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43页

介绍一部佛家“小史藏”

吴信如

  中国的传统文化,从内容上讲,实质就是儒释道三家综合一体的文化,也可说是一体三家圆融性的文化。其中儒家是本体,是固体的躯干;道家是本相,是液体的血脉;佛家是本用,是气体的精神。儒家是第一位的,是总根本的,血液、精神总是要适合本体躯干才起作用。但融合后的本体,若固有之,就是一个整体,综合圆融成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并不妨碍和破坏三家的个别性,同时又让三家独立而不妨碍和破坏一家的统一性。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质。这个特质也表现在三家的典籍文献上。三家,合自典籍的总汇,释家有大藏,道家有道藏,儒家没有儒藏,但四库的经部,实际就是儒藏。四部中的史集两部,基本上也可归属于儒藏。唯有子部,除道家外,还有其他各家。诸子百家,虽然很多很杂,如按太史公诸家均源出于道的观点,也可统算为道家。当然,这都是从宏观广义讲的。四库全书基本上是按正统儒家观点编辑的,故子部释道两家收书甚少。其编者言曰:“旧唐书以古无释家,遂并佛书于道家,颇乖名实。然惟诸家之书为二氏作者,而不录二氏之经典,则其义可从。今录二氏于子部,用阮孝绪例,不录经典,用刘晌例也。”《四库》收释家类十三部,三百十二卷,另收释家类存目十二部,一百一十七卷,皆附存目。《四库》收释家类书,甄别甚严,其所收十三部,大都为佛家史传类很有价值之著作。如《四库书目提要》言《弘明集》曰:“然六代道编,流传最古,梁以前名流著作,今无专集行世者,颇赖以存,终胜庸俗细流所撰述,就释言释,犹彼教中雅训之言也。”又如言《广弘明集》曰:“然道宣生隋唐之间,古书多未散佚,故坠简遗文,往往而在,如阮孝绪七录序文及其门目部份,儒家久已失传,隋志仅存其说,而此书第三卷内乃载其大纲,尚可推寻崖略,是亦体失求野之一端,不可谓无裨考证也。”诸如此类评语,几乎每著皆有。由此可见,即按《四库》正统儒家之偏见,此释家类十三部著作,作为释家有代表性的著作,亦不得不收也。何况这些著作的价值,实际上要远远超过《提要》所说,如《开元释教录》即现存佛藏最早的一部目录学,《宋高僧传》、《五灯会元》就是现存较完整的中国禅宗史,学术价值很大。现在释家文献编辑委员会从十三部中,影印十一部,共一七二卷,并新加圈点。诚如编委会简介所说:“这十一部著作从编年体和传记体以及笔记等体分别叙述了自佛教传入中国后,佛教思想文化发展与演变的过程,从中可以了解到原来佛教思想如何与我国固有的儒家道家思想融为一体,以及具有我国特色的中国佛教文化体系是如何形成的这些带根本性的大问题。”可以说,这部类书,就是一部佛家的小史藏,是从纯正儒家立场选出来的佛家史书,无论对佛教界、史学界、学术界、文化教育界都是必备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