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40页

 对于不思善不思恶之思考

石 秋

  有位退休教师在闲谈中说:“佛教是不是迷信,我不清楚,但佛教劝人多作善事,多积德,图个好报,对人对己都是有益的。”
  “不思善,不思恶。”我在一旁插了一句。
  在场的人都睁大眼睛望着我。还是那位退休教师先开口道:“不思恶,不作恶当然是对的,反过来就要思善、行善、劝人向善。你恶不思,善不思,是走中间路线?”
  他误解了。但要回答这个问题是极困难的,因为善恶双遣既违背了常人的逻辑,又似与传统道德规范相悖。于是,我反以一例问道:
  “如果前面有一个小孩不小心摔倒,如何作?”
  “当然是积点德,作点善事,去把他抱起来。”
  “成佛的人不是这样的。”
  “那他怎么办?难道走开,还是去踢一脚?”
  “把他抱起来。”
  “不也是抱起来吗?这有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你抱起来,是为了积善积德,是有目的的,是思善的结果。成佛善人,不思前后,不思善恶,没有索求,没有牵挂,就只是抱起来而已。”
  大家都若有所思。沉默了片刻,我接着说:“佛教是讲因果报应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里说的善,是相对于恶的替,是有条件的。但完整的善,是人本来具有的,是人的本性。见孩子摔倒,没有任何思考,只有抱起来,就是人的本性的表现。这样的善,是超脱于善恶的,是出自本心的。”
  其实,不思善,不思恶,是《坛经》里多次出现的话语。《坛经》就谈到惠明为了五祖弘忍所传衣钵追上惠能,惠能掷衣钵于石上,惠明提掇不动,反请惠能说法,惠能一开头就说:“屏息诸缘。 
  首先,在实践上,佛弟子要持戒。戒本身就是止恶行善的,是修行的必由之路,也是佛教所倡导的道德基础和行为准则。它对社会秩序的维护无疑是有积极作用的。《十善业道经》还具体谈到十善,即:一,不杀生。二,不与取(不伦、盗、强占)。三,不邪淫。四,不虚妄语(不说达到欺骗目的的话)。五,不杂秽语。六,不离间语。七,不粗恶语。八,不贪欲。九,不嗔恚(不对有情起伤害心)。十,不愚痴邪见(不否定因果,不否定圣贤,不否定前生后世)。
  与十善相反的就是十恶。止恶行善与“不思善恶”并不矛盾,前者是一种宗教实践,后者是宗教修行要达到的思想境界,是一种认识上的飞跃,再用以指导行动。两者用一句话概括:在止恶行善的修行中逐渐步圆满光明的佛土。
  其二,佛教的善恶观是以慈悲为其础的。慈悲,梵文Maitr—karumd的意译。慈,即利乐有情,悲,即拔除苦难。《大智度论》卷廿七谓“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慈悲是佛道之根本”。佛教倡导的慈悲,与仁爱、兼爱、博爱等各家道义不完全相同,因为它弃绝一切等级的和功利的思考,是内在的、乎等的、自由的、圆满的。因而,在慈悲基础上的善恶观更体现了佛教入世的、济世度人的进取精神和博大胸怀。
  其三,佛教作为宗教,尽管其生存和发展与时代脉博息息相关,但它抑恶扬善的方式不是采用暴力,而是和平的、内审的、觉悟的形式。它直指入的灵魂,并让人得到根本的解脱。正因如此,它的善恶观不仅超越了一切等级、阶级的是非道德标准,而且超越了时空,在善恶的相对中找到了善的绝对的归宿。
  那么,看见孩子跌倒了,若为积德而抱起来,是自私的,若为行善而去抱起来,是有条件的,都是虚妄情识的表现,尽管如此,它仍属“众生缘慈悲”,或凡夫的慈悲,只是行善时心有挂碍,不得自由。如果证得诸法无我,心无牵挂,对生死流转中的一切有情产生慈悲而去抱起来,那就是“法缘慈悲”,亦即觉者的慈悲。“不思善,不思恶”,离一切差别,证得一切法空而去抱起来,才是“无所缘慈悲”,即佛的慈悲。
  善与恶、天堂与地狱一一既是行为的出发点,也是行为的归宿,无人为你事先安排,都是由自己选择的。当今之世,时见善男信女在佛菩萨前供香,祈保平安,灭祸消灾,而能做到“不思善恶抱起来”的人却不多。如今佛教不能满足于寺院香火的兴旺,而应利用一切时宜宣传教义,普度众生,让更多的人去“抱起来”或“被抱起来”,才是无尽恒沙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