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36页

 主持寄语

  在画上满满地题上许多字,是名画家黄老(永厚)的一大特色,乍看之下能让外行人晕头。这里他为青年画家胡颖州写的。读画感”也是如此,你看过后肯定会说,这都写的什么呀!可再看看,再看看……那味道就慢慢出来了。
  为文为画均须有意尤要有味,我冒昧道声:《佛教文化》“佛艺奇葩”失却此“味”久矣!在此拟借永厚老人以及一切曾受佛教文化熏陶又欲将自家酿得人生真味回报佛教文化之人士的如椽笔,讨回这一点“文化的味道”。胡颖州先生习山水,又长见人物、草虫,这里选登的两幅作品是其习禅心得。我希望读者将其与永厚老的奇文视为老树新花一体来读,画是新花,新稚可观,文是老树,有奇气耐读。
                                                                             向西 于故宫西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