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27页

火焰山下探寻“魔教”本山

晃华山

  新派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在青年读者中影响甚大,书中描述的魔教即是宋元时代的“明教”,更早在唐代则是摩尼教。小说作者金庸先生不仅是武侠小说名家,而且对宗教史也有研究。他说,摩尼教的本山是在西域大漠之中,昆仑山光明顶上,离东土十万八千里,当年只有唐僧西天取经才去过。
  摩尼教原不是中国的宗教,正如金庸先生所说,它在3世纪时创立于波斯,随后即向境外传播,向西传到西亚、北非和南欧,向东传到中亚和我国新疆,再传到中原,更远到东南沿海,成为当时的世界宗教。5世纪后由于各地政府的排挤而逐渐衰落。因它留存下来的经典、寺庙和其他遗物十分稀少,文献记载也很罕见,因而人们对摩尼教所知寥寥。
  进入本世纪以来,情况有了很大变化,本世纪初在新疆吐鲁番发掘出数千件摩尼教的经典残页,以及两个寺庙废墟;30年代在埃及发现了上千件摩尼教经典文书。这两次重大发现使摩尼教研究条件大为改观。用以书写这些经卷的大都是已不再使用的文字,经过几十年研究,人们对摩尼教的了解比以前增加了许多。不过由于出土的经典文书和寺庙废墟相当残破,因而提供的信息仍然支离破碎。
  笔者近十几年常去西部边埵探寻古代寺庙废墟和山中古刹,七年前开始寻觅摩尼教本山的踪迹。后来终于在吐鲁番火焰山的深邃峡谷中找到了不少摩尼教山中古刹。那高大雄伟的殿宇,那辉煌灿烂的壁画依然保存着昔日的风采。洞内外堆积成丘的沙土似乎在说千百年来的风尘依旧,有待人们去揭开。欣喜之中我致函金庸先生,告知这湮没千年的魔教本山终于初露真面。先生随即复信,对这一发现深表赞叹。
  金庸先生小说中的明教是晚期的明教,它的活动已与当时民间的反元起义汇合在一起。但是,最初的明教并不是这样。唐代初年(公元7世纪)明教由西域经商的胡人传到我国西部边陲的新疆,首先在唐政府所设的西州即吐鲁番流行。高宗时期再由这些胡人传到内地,在首都长安及内地商业都市逐渐流行。教徒起初大都是胡人,后来汉人信教的也日渐增多。从出土的古代经卷知道,其基本教义是“二宗三际”,二宗是指宇宙由明暗两个本源,即光明王国和黑暗王国组成。三际是指两个王国相互关系的三个阶段。初际是过去,两个王国相互隔离,没有来往。中际是现在,黑暗王国侵犯了光明王国,双方混战,人类即由此产生,人的身体中含有黑暗物质和光明分子。两个王国混战结束,经过一场末日大火,世界便进入后际。后际即将来,两个王国将再度分开,人类经过在月宫和日宫的洗炼即升入光明王国。
  摩尼教在唐代于中国内地虽然流行两百多年,但却没有留下任何遗迹。吐鲁番摩尼教石窟寺的发现多少弥补了这种缺憾。就拿上述二宗三际来说,吐鲁番摩尼寺恰好有一大幅壁画是图解这教义的。这幅画画在一座殿堂的正壁上,占去了全部正壁。图中是两株大树,主干交叉(画幅下部已脱落),右侧的大树枝叶茂密,结有果实;左侧的大树只有枯枝,看不见果实。在传统的佛教石窟中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题材的壁画,不禁要问,这大树和这整幅画是什么含义?我们试从出土的摩尼教经卷中去寻求解答。结果很快找到了答案。在摩尼教经写本的文字和插图中有不少这方面的描绘。摩尼教把光明王国比做生命树,它的枝叶繁茂,果实累累,充满生机,这象征光明王国繁荣昌盛飞欣欣向荣。同时摩尼教把黑暗王国比做死亡树,它的枝叶枯萎,不结实,实际上没有生命,这象征黑暗王国破败凋零,死气沉沉。根据这些描述,画幅上的这两株树正分别是象征光明王国和黑暗王国的生命树与死亡树。画幅上两株树的主干两次支叉,上下被分成三段,按出-上写本插图的解释,这三段自下向上分别表示三际。根据画中形象,我们将这幅画称为“生命树与死亡树交会图”,摩尼教的基本教义“二宗三际”正寓意其中。 
  在几个摩尼窟中还画有另外的题材,如“七重宝树明使图”,图中画横七列竖七行宝树(生命树);树冠里和树下花蕾中画身着白衣的明使,这种画同样也画在了正壁上,供教徒礼拜。按照摩尼教的教义,通过向生命树礼拜忏悔,便可保存身体中的光明分子,以便将来升入光明王国。此外,摩尼窟中还有其他题材的壁画。
  出土写本称摩尼寺由五个殿堂组成,即经图堂、斋讲堂、礼忏堂、教授堂和病僧堂,吐鲁番典型的摩尼寺正是由这五个殿堂组成,其中礼忏堂居中,规模大,结构复杂,绘有壁画,该堂供教徒环绕礼拜,唱赞诗和忏悔。其他四堂分列左右,斋讲堂壁画有上述“生命树与死亡韦树交会图”,还有“宝树果园图”等,教徒可在其中斋戒讲习。教授堂中画有“葡萄园图”,该图象征摩尼教团,表明本寺有一个教团。按壁画中的摩尼寺形象,上下应有五层,如五层楼房,高大而雄伟。现在看到的吐鲁番典型摩尼寺,其形象正是如此。
  吐鲁番现存最早的摩尼寺约建于7世纪中叶及其以后,壁画有穿彩条纹大衣的施主像,有联珠圈纹饰带、日月宫图和各种内容的故事画,还有突厥文、汉文榜题。这表明当时摩尼教的信徒主要来自西亚波斯和中亚粟特,以及当地讲突厥语的民族,可能也有少数汉人。榜题用汉文是因为唐西州政府设在这里,主要流行汉语,突厥语民族虽然讲本族语,但书写都用汉文。到9世纪中叶,原在蒙古的回鹘人有一部分迁到吐鲁番,建立了高昌回鹘王国。回鹘人在漠北时即已,奉摩尼教为国教,一到吐鲁番,他们便新建了一批规模宏大的摩尼寺,此后摩尼教的信徒大都是回鹘人。到唐末五代时期,摩尼教势力达到鼎盛,规模超过原已流行的佛教,高昌地区成了当时世界摩尼教中心。自10世纪末北宋使臣造访高昌之后,高昌王转向排斥摩尼教?不少摩尼寺遭封闭而被改建为佛寺,于是摩尼教开始衰落。 14世纪伊斯兰教传入,摩尼教遂绝迹。我国内地的摩尼教在唐末五代以后逐渐向东南转移,宋元时期在浙江福建最为流行,由于和西域摩尼教联系渐少,因而摩尼教的中国特色越来越强烈,有的与道教和佛教结合,有的与民间社团结合,直到明代初年才逐渐消失。
  摩尼教在创立之初即意图广泛传播,建成世界规模的宗教。为此,摩尼教在三方面有所准备。首先是语言,它把本教经典翻译成待传地通用文字,并选拔了掌握这些语言的传教大师。其次,编绘了纯图画的教义图典,并在各种文字的经典中绘制精美的教义彩色插图,这就便于在不识字的下层群众中传教。第三是在它的教义、仪式中吸收待传地宗教的内容,以使其不被当地原有宗教所排斥。创教人摩尼在世时,摩尼教先在波斯传播,不久便随征战向境外传播,摩尼本人身体力行,在以上几方面都有所作为。在向西传播时,摩尼教经典译成了叙利亚文、希腊文和古埃及文,并吸收了基督教的教义。如说耶稣是光明王国派到人间的使者,亚当和夏娃是人类的祖先等等。在向东方传播时,摩尼教经典由阿拉美文先后被译成多种文字,如中波斯文、帕提亚文、粟特文、突厥文、回鹘文和汉文。随着传播地域日益向东,摩尼教经典中吸收佛教的成分越来越多。在中亚摩尼教势力强大的地区,佛经也吸收了摩尼教的一些内容,如早期中亚人撰述的弥勒经。摩尼教传入中国西域和内地后,中文摩尼教经典中佛教内容更多,就连摩尼教创教人也被称作佛教中的“摩尼光佛”,其他诸神和明使,也都被冠以佛名,如夷数佛(即耶稣)、净水佛、先意佛。摩尼教经典中还称摩尼教与佛教是同一来源。凡此种种,举不胜举。当摩尼教在中国内地一度被禁时。皇帝在诏书中即指称摩尼教“妄称佛教”,欺瞒百姓。本世纪初敦煌发现的中译摩尼教经典当初未被识别出,就是因为其中包含的佛家思想和语汇太多。与此相似,吐鲁番的摩尼寺多年来未被识别出,一个原因是初期人们对摩尼教所知甚少,不了解摩尼寺应是什么形象;另一个原因,是摩尼寺壁画有不少和佛教相似的形式。不过,吐鲁番摩尼寺的主体内容仍是摩尼教所独有的,如同汉译的摩尼教经卷一样,绝不会完全混同于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