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16页

千金难买是安祥

文溪 行方

  七月的北京,骄阳似火。第三届中国国际合唱节更以如火如荼的热情,为这座古老的城市添了几笔浓浓的暖色。然而,在这涌动的万丈红尘中,却有一股清泉在汨汨流动,给人们送去爽意。
  7月18日晚8时,北京“首都宾馆”内的一场聚会别开生面。《佛教文化》期刊社的全体同仁和部分读者朋友,充满喜悦地等待着。不一会儿,台湾安祥合唱团的几十位团员们也兴冲冲赶到了,他们刚刚结束了在北京音乐厅“国际合唱节”上的表演,即提前退席而来。这场早已约定的联欢晚会,却并未特意作任何事先的节目编排,一切都 自然和谐地向前发生发展着,处处随缘,处处可人。双方的主持人一一陈维沧团长和王志远主编现场串讲,妙语连珠,整场晚会气氛活跃,内容紧凑,华章迭出。
  首先由王志远先生向大家介绍出场的,并非座中的耆宿大德或专业歌唱家,而是一位年仅lo岁的小姑娘。只见这位来自山城重庆的名叫曦曦的小姑娘,落落大方地走到话筒前轻轻地作一个合十,稍一凝眸,字正腔圆、既清脆又沉稳的一串经文就从她的小嘴里淌了出来:“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原本还有点喧闹的大厅立刻静了下来,兴奋的人们都略带些惊奇地看着这位小姑娘。待到她将《心经》和《普门品》偈颂的最后一个字背诵完毕,大厅里立刻爆发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这等小小年纪就能如此虔敬准确地吟诵佛经,在当今大陆上实不多见!正当大家兴致高涨之际,一阵悦耳的丝竹之声,从大厅另一侧响起来,原来是中外名人安祥合唱团团长刘海桃等几位歌唱家已经在那里整装站好,神情庄重地手捧歌本,开始演唱了。演唱的还是《心经》,但与方才童声朗诵相比,听来却是别一番感受。四部重唱将经文反复吟唱,忽缓忽急,忽轻忽重,忽分忽合,仿佛有一只看不钧的手将智慧之窗一一打开,带给人们无限的回味。尤其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段咏唱得更是淋漓尽致,正如王志远曲终评说的那样:“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一时间听众几乎都沉醉其中,以至于演唱结束,大家才仿佛醒过神来,向艺术家们报以真减和充满感谢的掌声。这时,一位来自闽南佛学院的年轻法师正兴登场了,他所演唱的一曲深沉有力的《赞佛曲》似乎成为刚才人们听《心经》合唱时那种欢喜赞叹心情的最佳注解:“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这与其说是对觉者佛陀的赞美,勿宁说是对于佛所说人生大智慧的发自内心的亲近与感激!
  歌唱(包括合唱)究竟与佛教有何关系?为何佛经一经谱曲演唱出来,就有如此不同的特殊感染力?这是人人心中皆有,却又未能问清楚,答明白的一个问题。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吴立民先生应主持人之邀,向大家作了一番及时的“开示”,他说:“佛教认为,声音能够通法界,通音为小悟,了生死为大觉悟,合唱在佛教中是被看得很重要的。最初佛说法时,听众有问题要请教,请教之后豁然贯通明白,都要用齐声合唱来表达自己的感慨和赞叹。”他指出保持和发扬这个传统对于佛教很重要,并且当场垂范,用饱满有力的声音演唱了一曲《宝庄严》,来表达自己对于台湾安祥合唱团重新恢复和发扬这一优良传统赞叹不已的心情。
  晚会至此,气氛活跃又不失庄严,群情振奋又平和安祥,无论是演唱者、讲演者,还是听众,一种喜悦、安祥的心情都回荡在胸间,写在脸庞上,连宾馆供应茶水的小姐们都觉得新鲜,完全没有通常宾馆歌厅晚会所有的那种火爆、浮躁。这究竟是何故?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的李家振先生一语道出了其中奥妙:“干金难买安祥,万般难得禅!”此语既出,满堂响起会意的笑声和掌声。何以干金难买安祥?李先生拈出四字:时人心态无非“有求皆苦”,求坏事固然苦,求好事也不容易,到头宋发现,求安祥最难。他对于台湾的朋友们克服各种困难,“以音声事佛”,努力从事净化社会人心的工作表示由衷的钦敬,同时,对于佛教音乐远远落后于天主教、基督教音乐的历史和现状,坦陈自己的担忧,认为在此一点上尤需海峡两岸音乐家和佛乐爱好者们共同努力改进。
  不知不觉间。晚会已进行了将近两小时,分别的时刻将要来临了,一种惜别的氛围在大厅里弥漫开来,这时,李玉川——一位专程从北京远郊起来的《佛教文化》热心读者,站了起来,顿时一个浑厚深沉的男中音通过话筒传到了每个人的心上:“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这不是弘一大师填词的名曲么?人们情不自禁地跟着击掌、合唱:“问君此去几何还?”一曲《送别》未能了尽大家的别意,又一位《幸福之道》的真诚读者殷先生走上来做了发自肺腑的陈述,他盛赞“安祥禅”对他的启迪,也感谢《佛教文化》介绍了耘云先生,使他仿佛也去先生家中做了一次客。就要分手了,台湾安祥合唱团的全体团员纷纷离座,重新整队,一如几小时之前在北京音乐厅舞台上那般庄严、安祥,缓缓地唱了起来:“安祥是法界的慧日,幸福的泉源,众生的希望。愿人安祥,国安祥,世界安祥……”。
  次日凌晨,台湾的朋友们就要赶赴西安了,但是依依惜别的心情使人们忘了时间的紧迫,在厅内外,甚至连电梯口旁也聚集着三三两两、互留通讯地址的人们。一位安祥合唱团的小姐为了给诵经的小姑娘曦曦送上一点小礼物,一直追到大厅外,追到广场上。……
  外面的世界依旧是灯红酒绿,红尘万丈,可从这里四下散去的人们,心灵是何等的喜悦而又安祥啊!
  据专家们研究,战后日本经济之所以迅速复苏起飞,其中第五大原因就是——合唱,是合唱的普及唤回了那个民族的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精神。时至今日,卡拉OK式的发泄、自娱已经远远不足以振奋某些颓废的国人,那么,合唱呢?比如说,合唱加上安祥禅这样的对于崇高精神的追求,是否有希望成为振作我们这个民族精神面貌的某种重要成因呢?
  愿人安祥,愿国安祥,愿世界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