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14页

一花一世界

——读一本文集认识一个世界

谛 明

  我是在很偶然的机会读到《印光法师文钞》的。大约是91年4月的一天,我游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寺,寺内的游人不多,古刹一片清静的气氛。在新开辟的佛经流通处的玻璃柜里,放着很多新到的佛经和其他佛教书籍。其中有一套四册的《印光法师文钞》增广本,一套两册的《印光法师文钞》续编,都是由江苏苏州市灵岩山寺出版发行的。其中增广本四册是线装的,里面的纸白晰柔软,非常精美。两套书价格也比较便宜。于是我把这两套共六册的书全部买了下来。当时的想法,还不过是买回来“随便翻翻”。可是,当我回来读过几篇文章以后,真的有些爱不释手了。因为,这些文章的确太美了。
  我不料想在现代佛教界还会有这样典雅而醇厚的文章精品。“净土法门,其大无外,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九界众生舍此法,则上无以圆成佛道,十方诸佛离此法,则下无以普利群萌”、“净土法门,普被三根,实如来成始成终之妙道;弥陀誓愿,全收九界,示众生心作心是之洪猷”。读《印光法师文钞》,不能不被这样壮丽优美的文辞所倾倒。虽然我感到奇怪,现代文学史与思想史没有谁提到过印光大师的名字,但在他的文章中,我感到的是司马迁、韩愈散文中特有的那种博大雄奇和沉郁顿挫的风格,还有杜甫诗中所特有的忧愤感叹的情怀,以及“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壮丽气势。
  当然,真正吸引我的决不仅仅是印光大师独具魅力的文采。在他的文章中,最令人钦佩的,还是他知见的独到和透辟,以及他文章中所透露的那种“语默动静,无非教化”的人格魅力。读他的文章,使人感到有股股清泉直透人的心田。
  《印光法师文钞》中有这样几件记载使我对大师透辟独到的见识留下深刻的印象,并从中受到很深刻的教益。
  辛亥革命期间,当时上海出版的著名佛教杂志《佛学丛报》,关心社会现实问题,鼓吹民主共和,一度宣传排满思想。印光大师当时还是普陀山一位不知名的普通僧人,但是他不顾人微言轻,大胆驰书提出“清朝虽属满州,毕竟同一父母”,又指出“似宜推美共和,不必苛论前清”的主张,非常明确地提出国民革命应该超越狭隘的民族意识。从印光大师这一封《与<佛学丛报>书》中可以看出,他的民族观是非常进步的。
  弘一法师当初出家时,发愿刺血写经,首先写信征求印光大师的意见。印光大师在复书中,不仅告知刺血写经应该如何刺血,如何书写,而且着重示以重本舍未和重实相、舍外在形迹之道。这篇《复弘一师书》我反复地读过,不仅感到文辞的妙趣横生,更感到印光大师的见识与学风的超绝。
  当时在学术界享有盛名的高鹤年先生喜爱游历名山大川,并集其游历文字编成<<名山游历记》一市请印光大师为该书作序,印光大师在复书中写道:“居士诚可谓为法忘躯者也。然以光愚见,似乎可以止步歇休矣。纵欲广游,宜以神不须以身。弥陀三经,华严一部,当作游访路程;宴坐七宝池中,遍游华藏世界,神愈游而身逾健,念愈普而心愈一。其寂也,一念不可得,其照也,万德本俱足。寂照圆融,真俗不二,十世古今,现如当念;无边刹海,摄归自心。校彼披星戴月,冒雨冲风,临深渊而战兢,履危岩而惊怖者,不啻日劫相倍矣”。这段文字不仅写得优美,它也是印光大师生活态度的一种体现,“游身”不及“游神”,这种超凡脱俗的。旅游观”,在现代社会人们的物质生活条件有了明显改善、“旅游热”大兴的情况下不也值得借鉴吗?
  几年来,《印光法师文钞》成为我了解中国近现代社会、近现代思想史和佛教的基本教材。能够经常读读嚷印光法师文钞》中闪耀着智慧光芒的文章,我感到这是很大的幸福。作为一个生活工作在现代社会文化条件下的青年知识分子,精神上的养分比起任何其他物质上的享受都显得如此地不可或缺。工作生活得有倦意了,读几篇印光大师文章,顿然感到信心和勇气倍增。在忧患与思考之中得到这样的厚缘,这也许是我的幸运。
  所以,我对我研究的体会作了一些梳理,列出了一份初步研究的提纲,打算在工作之余,分列十几个专题逐一对这位大师的思想进行分析。现已初步完成了首篇《论印光法师的家庭教育思想》,在这篇论文中,我除了正面整理和论述了印光大师的社会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教育问题之外,同时也注意研究了印光大师所说的“光之说法,与一切法师不同”的具体内容。其他一些专题,如“印光大师的净土思想”、“印光大师的儒学观”、“印光大师的古文成就”等等,就有待于今后继续努力了。
  当我将写好的论文送交迎江寺住持皖峰法师征求意见,他抱病仔细阅读了全文,不仅给予热情的鼓励,而且主动提出由迎江寺出资将拙作予以付印。这使得我对《印光法师文钞》的研究,终于有了能同社会上更多的读者交流体会的机会。过去与佛教界没有任何联系,接触皖峰法师后使我感受到,在这个世界上,处处能够想到别人的还是这么多!也使我对于“现实中美的东西总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怀有更深的信念,而对于现实的这一点深切认识,不也是《印光法师文钞》所引发的吗?一花一世界,一本普通的文集使我认识了一个前所未知的世界!
  我们正在拥抱二十一世纪,正在创造着也许是人类从未有过的崭新的文化;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有幸参与这一壮丽的创造而自豪。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感到文化人对于二十一世纪的曙光,应该有更加广阔的胸怀,对于任何文化保持平等的、讨论的态度比任何历史时期都重要。因此,对于《印光法师文钞》这本也许在他人视为平常的书,在我看来,却独具魅力。我将以这样“平常”的著作研究为起点,去探寻先人的心路历程,同时,去观赏近现代中国社会发展的漪丽风光,又以此为起点,更深入地去追寻着我们正在信心百倍地创造的新文化的喜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