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12页

 绿茵场  菩提场

张文良

  第十五届世界杯足球赛降下了帷幕,但绿茵场上各路英豪的出色表演,仍是无数球迷的热门话题。萨连科的帽子戏法,克林斯曼的金色轰炸,斯托契科夫的百步穿杨,罗马里奥的桑巴舞步,莫不让人津津乐道,回味无穷。不过,给人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恐怕是另一位伟大的球星——罗伯特·巴乔。正是巴乔,在意大利队最困难、最危险的关头,一次次挽救了意大利,把意大利队带到了冠亚军的决赛场。在对尼日利亚队的比赛中,还有两分钟,意大利队这一老牌劲旅,就要被尼日利亚这一新军所淘汰,好个巴乔,接到队友的传球,在对方球门前人丛中,将球射进网窝,又在力口时赛中射中一个点球,战胜了风头甚猛的尼日利亚队。有人戏称,意大利队已踏上回程飞机,是巴乔把他们拉了回来。在与西班牙队争夺半决赛权的比赛中,又是巴乔,在终场前十分钟,射入致胜的一球,气走了气冲斗牛的“斗牛士”。巴乔在这届世界杯赛最辉煌的时刻,出现在与保加利亚队比赛的上半时。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他以两个美妙绝伦的入球,让世人领略了世界最佳球星的天才球艺。让人惊奇的是,巴乔自始至终带伤上阵,他腿上厚厚的绑带和下场时一拐一拐的身影,与场上矫健的雄姿和。象雷达探测仪一般准确”的射门,形成强烈的反差。他在本届杯赛的表现,不仅给人们带来美妙的享受,更给千千万万球迷以心灵的震撼。
  不过,让许多球迷感到惊奇的是,他们心目中的偶像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本来意大利是天主教国家,并没有佛教传统和佛教文化背景,而且在一些人的心目中,佛教徒或隐遁离世,或与世无争,似乎很难将球场上骁勇异常的巴乔与作为佛教徒的巴乔联系起来。但巴乔确实是信仰笃诚的佛教徒,而且巴乔之为巴乔,也是与其佛教信仰分不开的。
  在人才辈出、竞争激烈的意大利足坛,巴乔应该说是幸运儿。他自小就显露出非凡的足球天赋,18岁加入家乡的丙级队踢球,一年后即被甲级队佛罗伦萨队相中,在甲级联赛中渐露头角。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赛前,他以1500万美元的历史性高价转会意大利著名的尤文图斯队。如此高的转会费的确让人瞠目,但巴乔很快就以其球场上的卓越表现,向世人证明他完全是“物有所值”。就在上届意大利世界杯赛上,他单骑闯关,射入捷克队的一球,直到现在还常常被人们提起。在1992—1993赛季,巴乔一人踢进21个球,不仅荣登意大利甲级联赛射手榜首,而且被法国足球杂志评为“欧州足球先生”,被英国足球杂志评为“世界足球先生”,同时被国际足联评为“世界最佳足球运动员”。可以说,一位足球运动员所能期盼的一切,他都得到了。
  但荣誉的花环从来都是荆棘编织的,在巴乔看似幸运的背后,也有着常人难以体味的艰辛和不幸。在他18岁那年的一场比赛中,他的右膝十字韧带遭受重创。这次重伤,几乎断送他的足球生命。后到法国开刀治疗,休息了整整一个赛季。在代表佛罗伦萨参加第一场甲级联赛时,他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他只好再赴法国治伤休养。在日益商业化的足球比赛中,球会老板是以商业眼光来看待球员的。不管什么原因,不能上场比赛,就意味着被淘汰的命运。巴乔作为刚出道不久的新手,虽极具天赋,但无情的伤病,时刻威胁着他在球场上的命运,这对于视足球为生命的巴乔来说,在这一时期精神的苦闷、心情的压抑是完全可以想见的。就在此时.巴乔开始信奉佛教。在一次电视专题采访中,巴乔说出了自己信仰这一东方宗教的原因,他说:“当年(1986年)我效力佛罗伦萨队时,刚好受了一次严重的腿伤,我需要一种比天主教更加深入玄妙的东西,而佛教令我能够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思想,因此我开始信奉佛教。”
  应该说,巴乔的受伤只是一种偶然性机缘,他到佛教中寻找精神归宿,除了其根性气禀外,还有更深刻的原因。体育原本是人类的一种游戏,借以调节人的身心,展示人类的力量、健美和勇敢顽强的美好品德。但随着体育的职业化和商业化,现代的体育已越来越具有功利色彩,体育已不是轻松的游戏而成为不断突破人的力量、技巧、忍耐力极限的苦行。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其职业化、商业化已达到空前的高度。球员的场上表现,不仅关系着个人的身价、地位,而且直接关系着球队、球会、赞助商,甚至赌博集团的利益。著名球星往往能左右一支球队的命运,所以他们在场上场下所承受的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这种压力使得许多球星不得不带伤上场,也使有些球星变得暴躁、粗野。还有的球星甚至吸毒、嫖妓,从不道德的生活中寻找精神安慰,缓解在球场上带来的压力。就在这届世界杯赛上,有吸毒前科的球星马拉多纳,再次吸毒,被逐出世界杯,千千万万爱戴他的球迷在痛恨失望之余,对此表示大惑不解。
  就是在充满着光荣和梦想,也充斥着沉沦和迷惘的绿茵场,罗伯特·巴乔选择了佛教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这是他的智慧,也是他的幸运,因为他选择这一东方古老的宗教,就意味着他选择了对道德神圣的认同,选择了内心的宁静和安祥,也选择了对世间苦难的直面与承受。
  为了解佛法的真谛,巴乔曾专程赴日本,向池田大作先生请教。池田大作是享有崇高威望的政治家、宗教家和摄影家,对真善美的信念和追求,是其人生的信条。他的摄影作品,尤其是他所钟爱的莲花,曾被认为是最能体现其高洁品性的经典之作。池田大作先生对人生是苦的阐释,给了巴乔承受苦难的信心和勇气,而池田大作先生慈悲救世的博爱胸怀,宁静淡泊的超然气质,也使巴乔窥见了超脱苦难的解脱之路。
  在这之后,巴乔以全新的精神面貌出现在甲级联赛中,细心的观众也许已从中央电视台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的现场直播中发现,巴乔左臂上的队长袖标上有一个大大的中文“忍”字。佛教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只有忍得常人所不堪忍受的痛苦和磨难,才有望修成正果,获得辉煌。巴乔在回顾这种精神历程时,深有感触地说,“当你年轻时受到打击,你会从中学到许多东西,尤其是懂得珍惜你已经拥有的一切。”
  巴乔转会尤文图斯队后,并非一帆风顺,很长一个时期里,佛罗伦萨球迷和尤文图斯球迷都不接受他,他自己也觉得愧对发现他、裁培他的佛罗伦萨队,内心倍受煎熬。但巴乔凭其强大的精神力量走出了感情沼泽,而且球艺也磨砺得更加炉火纯青。他效力尤文图斯队四年,已为该队射入68个球,超过了原效力该队的一代球星普拉蒂尼。在本届世界杯赛前,“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就说,“我现在想的是在美国举行的世界杯,我想着一个名字——巴乔。”
  在这届世界杯小组赛中,巴乔受脚伤困扰,表现并不好,在与挪威队的比赛中,甚至被教练换下场。对象巴乔这样有名气的运动员来说,这无疑是对其自尊心的沉重打击。巴乔后来也说,“我当时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小组赛三场比赛,巴乔一球未进,这自然招致了意大利舆论界的齐声“讨伐”。但巴乔没有被“骂杀”,他自信地说,“我将在意大利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刻,挽救意大利。”果然,在进入复赛的三场比赛中,他场场进球,且每一个球都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踢进的。为此,他付出了超常的代价。由于意大利队中场不活跃,传球缺少创造性和预见性,作为前锋的巴乔不得不不停地跑动找球。在与保加利亚队比赛结束后,他体力耗尽,下场时,他右手捂着受伤的右腿,左手无力地举起,向欢呼的球迷致意,教练萨基称,“他的这个动作,我将终生难忘。”
  巴乔在场上的表现,感动了所有的人,教练萨基毫不掩饰对巴乔的赞赏,“巴乔太伟大了!他的腿伤得很厉害,但他战胜了伤痛,战胜了自我,从而也战胜了强劲的对手。”本届杯赛金球奖获得者萨连科称,“巴乔是这届杯赛最杰出的队员,是能够改变比赛局势的唯一一名球员。”在意大利队战胜保加利亚,进入决赛后,整个意大利沸腾起来,几乎所有的人都挥舞着旗帜,喊着“意大利,意大利”巴乔,巴乔”。意大利舆论界也有了180度大转弯,称巴乔为苦海众生的救世主,“是目前世界上能够把意大利团结成一个人的圣人。”面对如潮的好评,巴乔依然平静,“我不认为自己是任何人的救星,我只是做好份内事而已。”
  巴乔虽然训练和比赛紧张,但坚持每天静坐习定,上场比赛前,念诵经文,以保持精神的宁静。长期的佛学熏陶和修练,使得外形俊朗、气质飘逸的巴乔,更添几分超凡脱俗的气度,有入形容他如。圣女柯蒂诺二世”般清纯、圣洁,如一部意大利浪漫歌剧般让人陶醉。的确,巴乔热爱生活,关心家庭,为人厚道,富有慈悲情怀。当有人问他最想把进球献给谁时,他深情地说,我把世界杯上自己所有的进球,献给自己的队友——在病床上与白血病搏斗的尤文图斯队后卫福尔图纳。闻者莫不感动。
  在世界杯赛前,巴乔曾动情地说,“我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世界杯冠亚军决赛的第89分钟,为意大利队射进了致胜的一球。”这梦虽没有实现,但他向世人展示了迷人的风采。是真佛子自风流,四年后的法国世界杯还在等着巴乔,预祝他好梦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