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9页

禅定漫谈(五)

禅定三大法系

吴 明

 

  四禅即四禅定,又叫四静虑。分别简介如下:
  甲.初禅
  初禅,或称觉观俱禅、有觉有观三昧、圣说法定。

  (一)三界

  为了说明四禅的内涵,首先必须明确佛教的时空观。佛教用三世说明时间,用三界说明空间。
  三世,又作三际,去来今、去来现、已今当。世是迁流的意思,乃过去世(过去、前世、前生、前际)、现在世(现在、现世、现生、中际)、与未来世(未来、来世、来生、当来、后际)的总称。也有以现在之一刹那为中心,及其前后称为三世的。或以劫为单位,贤劫为现在,以此而建立三世。说法很多,兹不赘述。
  三界,指众生所居的欲界、色界、无色界。这是迷妄的有情在生灭变化中流转,依其境界所分的三个空间,系迷于生死轮回等生存界(即有)的分类,所以又叫三有生死。
  一、欲界:即具有淫欲、情欲、色欲、食欲等有情所居的世界。欲指爱欲,特别是食欲(物质之欲)淫欲(男女之欲)二欲,所谓“食色,性也。”欲界有情,各有五蕴(色、受、想、行、识)组织而成的物质身体,对二欲特别旺盛,是物质的世界。上至第六他化自在天,中包括人界之四大洲,下至无间地狱等二十处,四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都在里面。因是男女参居,多诸染欲,故称欲界。
  二、色界:色有变碍和示现二义,指有形质障碍而又能转变破坏的意思。这是远离欲界淫食二欲而仍具有清净色质等有情所居之世界。此界在欲界之上,无有欲染,亦无女形,其众生皆由化生,一切均殊妙精好,即仍有殊妙的物质身体和国土宫室,以其尚有色质,故称色界。此界依禅定的深浅粗妙而分四级,称四禅天,即初禅天、第二禅天、第三禅天、第四禅天,凡有十八天。
  三、无色界:此界居于色界之上,无身体国土宫室,唯有受、想、行、识四心而无物质之有情所住之世界。此界无一物质之物,全然脱去物质束缚,纯是精神独立的当体,没有境界处所,唯以心识位于深妙的禅定,故称无色界。此界依禅定的胜劣而分为四处,即识无边处、空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此四处名四空天,即识无边处天、空无边 天、无所有处天、非想非非想处天,又称四无色、四空处。三界可细分为二十五有,其与九地之关系列表如下(见表1):
  以上佛教关于三世三界的时空观,从禅定上来说,就要联系我们自己身体来体会。人之一身,就具足三界,具有六道。联系前面讲的人体层次,就可以体会到它的内涵了。从现前来说,当体就是空间,气息就是时间,当体气息的表现就如实反映了人体在三世三界的实际境界。所以修禅定的人,要特别注意当体的空间和当下的时间。

  (二)气息

  为了说明四禅的修法,还要正确理解气息的联系和区别以及修证初禅的前行法。
  气功、息道与定功、丹功,是有联系而又有区别的。气功是在一呼一吸上做功夫,而息道是在呼吸的转折上做工夫,即呼转变为吸或吸转变为呼之间的一停上做工夫。气功主要是在十二经络上发生作用,息道主要是在奇经八脉上发生作用。气功在生活力(即维持生活的上行气、下行气、平行气、遍行气)上做工夫,息道则在生命力(即命根气)上做工夫。真正讲气功的是儒家,佛家或道家都是通过修息道然后做定功或丹功。气功是前行法,定功丹功是主体功。息道是由前行法过渡到主体功中间的基本功法。儒家是气功系统,道家是丹功系统,佛家是定功系统。

  气功,主体做在水谷之精气和天空之空气上。如果说,真气是先天气;那末,水谷精气,呼吸空气,便是后天气。因为先天气有耗散,必待后天气做补充,这就是新陈代谢的作用,气功全是在这种作用上做工夫。
  息道则不然,息道完全做在真气上。譬如婴儿在母胎中,在胎中九、十个月内也是有生活的,也是有呼吸有饮食的。到了出生的时候,回的一声,口.鼻呼吸外天气,逐渐饮食,又吸收了后天水谷精气,这些后天气,影响他的思想(识)、身温(暖)、身体的发育(息),息暖识三,是谓命根。按藏密甚深内义来解释,就是他的命根气。息道就是从这生命的本源上做工夫。由息道而成定,由定中改造身心,由欲界而色界,由色界而无色界、乃至不离三界,不着三界。这样,就是所谓在生活中了生死,完全由息道功夫做起。
  欲界的欲,从息道下手时,就要呵五欲(色声香味触),呵去了后天气上色声香味触,呵去五欲,身体改变了,于是先天气上的生活欲,便是志愿。心之所之谓之志,本来誓愿谓之愿。儒家讲立志,佛家讲发愿。欲之与愿,本体是一,质量有别。欲是染污的,愿是清净的;欲是无明的,愿是觉悟的,欲是有我的,愿是利他的。所以做息道,要身心清净,眼不视外色,耳不听外音,乃至鼻息声,一切清净,只有真气一团,心也是清清静静的,只此一团真气,如《内经》所云:“怡淡虚无,真气从之”。做息道工夫的人,只要清心,气自然真,真气才是息,清心便是道,这就叫息道。关于修禅的必要条件,应有的准备和必须注意的事项,在《释禅波罗密多》、《释禅波罗密次第法门》、《摩诃止观》等论著中,都有很详细的论述,可以参阅,兹不赘。

  (三)欲界定

    初禅的前行,有“粗住”、“细住”、“欲界定”、“未到定”,其正禅具有“八触”、“十功德”。
  修四禅定,一般都是从息道上的数息入手,然后随息,止息,息住。其要点是,行者安坐,端身摄心。
  第一、推开尾闾(包括舌抵上聘)。
  第二、视鼻端白(内视)。
  第三、安那般那(持出入息,数入不数出,数出不数入)。
  调息还是气功范围上的事。
  呼吸出入运行的是气,呼吸中间转换的一停息是息。做气功的要点固然在呼吸的规律上施为,但其呼后转吸之一息和吸后转呼之一息,实为要点之要点,规律之规律。所以调息之后的六妙门,数息、随息、止息、观息、还息、净息,都是息道上的事。调息之后,从数息开始,进而随息,心息相依,使主持呼吸的呼吸神经中枢和主持意念的思维神经中枢协调平衡一致,那就是大脑最佳平衡状态,既不是亢进兴奋态,也不是收缩压抑态,而是平衡休息态。在这种状态下,人身的各种内分泌、激素等等就会自然调整平衡,道家所谓还精补脑,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进行的。数息随息之后进入止息住息,使息调到呼吸微细不觉有出入之气,所谓内气不出,外气不入,身心安和,只有清净自在的感觉,这便是息住,这就是入定的基础。修禅定的人,正是从这种息住上起修的。从此入定出定,得止得观,止观双运而成正定。关于如来禅包括四禅八定的具体修法,我们将在后面《息法研究》等篇章中还将论述。此处只提一个大要。
  如上所述,行人息住之后,即能入定,但这是最初或入门的禅定,禅门称之为欲。在得欲界定时,还要经历“粗住”、“细住”两个小阶段。行者于止定后,觉此心路泯然澄净,安稳,蹋蹋而入,心渐虚凝,不复缘处,其心在绿而不驰散。这叫“粗住”。由此心后,其心泯泯转细,胜前,这叫做“细住”。
  在此粗住和细住将得时,必有持身法起,就是发生“持身”现象。此法发生时,身心自然正直,坐不疲倦,如物持身。假若是良好的持身现象,但微微扶助身力而已。假若是粗恶的持身现象,就表现出坚、急、劲、强,其征候是,宋的时候则苦其坚强,就是身体僵硬,不柔软;去的时候则反而宽缓困人,就是出定时反而缓解,这就说明身心与定还不相应。这绝不是好的方法。正确的作法是:心既细已,于觉心自然明净,与定相应,定法持心,任运不动,以浅入深,或经一坐无分散意,所以说此为欲界定,入此定时欲界报身未尽故。
  《摩诃止观》卷九论欲界定说:
  “若好持法,持粗细住,无宽急遇,或一两时,或一两日,或一两月,稍觉深细。豁尔心地作一分开明,身如云如影,澄然明净,与定法相应,持心不动,怀抱净除,爽爽清冷,随复空净,而犹见身心之相,未有支林(定内)功德,是名欲界定。“成论”名此十善相应心,闪闪烁烁,不应久住。今言欲“界”定,坏弱不牢,称为闪烁,非定如灯焰也,又称为电火者。彼论云…七依外更有定,发无漏不?答云:有。欲界定能发无漏,无漏发时(极为快)疾,倏如电光,若不发无漏,住时则久。“遗教”云;若见电光,暂得见道。如阿难策心不发,放心取枕,即入电光,电光亦是金刚,金刚不孤,因欲界入无漏,无漏发疾,譬以电光,非欲界定,得此名也。住欲界定,或经年月,定法持心,无懈无痛,连日不出,亦可得也。从是,心后泯然一转,虚豁不见欲界定中身首衣服床铺,犹如虚空,安稳。身是事障,事障未来,障去身空,未来得发,是名未到地相。无所知人,得此定谓是无生忍,性障犹在,(尚)未入初禅,岂得谬称无生定耶?”
  这段话,说明以下三个关键性的问题:
  (一)、欲界定是有漏禅,但“欲界定能发无漏,无漏发时,极为快疾,倏如电光。”这就更加证明了世间根本味禅是一切禅之根本,欲界定亦能发悟,趋入无漏。
  (二)、“无漏发时,倏如电光。”与祖师禅所说参禅得了“入”处时产生“旱地白牛”(即白色光明),即初步开发顿悟的景象很相像,发悟皆是预期不到,突然自来的,其疾速如电光闪烁,“若见电光,暂得见到。”
  (三)、由于行者所修禅定观法不尽相同,其境界与觉受并不完全一样。禅定中所见“虚空”相有多种多样,并不是所有的虚空相就是般若的无生法忍境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