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1页

《佛教文化》呼唤——佛教文化人

何 云

  《佛教文化》期刊在前任主编王志远先生。主持的两年多里,筚路褴褛,开启了一条宽阔的办刊道路,在当今林立的期刊中独树一帜,生机勃勃。越来越壮大的读者群就是明证。
  但是,接下宋究竟如何办?相信这是广大读者和我这个新任主编一样非常关注的问题。在这里,有两个具体的答案,一是保持和发扬刊物通过艰苦摸索已经形成的好传统,比如讲究个性、针对性,重视可读性,同时保持富有生机的书卷气;二是加强与读者的联系,注意听取来自读者的意见和建议,在广大读者的帮助之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如何“更进一步”?在这里,我有一些不太成熟的构想提出宋与大家相商,这就是:办好一份期刊,倡扬一种文化人格——《佛教文化》呼唤佛教文化人!
  这种“文化人。首先绝不是一种职业,与学历文凭,与社会地位等等都无关,这只是一种独特的人格。
  本刊创办人赵朴老早在八十年代就倡导并多次强调“宗教是文化”的观点,这绝不是指茶余饭后充作谈资的某种闲雅“文化”,而是向人们提示着一个极其重要的方向:宗教是文化,一切文化最终都归结为人格,弘扬佛教文化就是弘扬佛教文化人格!那么。究竟什么是佛教文化人格?太虚法师那首流布天下的名偈,可以说是一种再恰当不过的注解:“仰止惟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一个人,以佛陀智慧为依止,将这一份伟大又平常的智慧贯注在自己的人格修养、生活阅历当中,人格完;成之时方为成佛之日,这种“文化人”还能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或一种衣食所系的世俗职业么?所以,我们这里所说的“佛教文化人”,首先是指最广大意义上的自觉自愿地以佛陀智慧宋“文化”自己、修炼人格的人们,而不局限子任何职业意义上的“文化人”,甚至与是在家还是出家都没有直接关涉。为.最广大的对佛教文化产;生兴趣和发愿学佛69人们提供园地,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本刊基本的宗旨。当然,这里确实还存在一种狭义的“佛教文化人”,即佛教界的文化人以及文化界的佛教知识份子,如果说他们与前述广义的“佛教文化人”相比有何特殊之处的话,那恐怕就是一份特殊的责任——以大无畏的精神,为弘扬正信佛教而鼓与呼,为光大优秀传统文化而鼓与呼,为净化社会人心、建设精神文明而鼓与呼!
  当今时代倡扬佛教文化人格,更有其全球性的时代背景。最新一期《参考消息》在头版头条报道:“文化批评新浪潮席卷西方国家一十人们认为西方个人主义文化最后自己毁了自己。”那篇报道说:“在英国,工党新领袖把集体主义概念放到了该党的纲领中心位置。在法国,?保守的议会多数提出了一个又一个保护传统的法律草案。”而据美国著名的《新闻周刊》说,在美国“进行道义上的十字军东征早就成了一种全国无法摆脱的想法”。现在所不同的只是,当西方人四处去找寻这种“道义上的”救命之方时,我们已经和正在从容地恢复与自己优秀传统文化的血肉联系,而且事实上,在包括儒、佛、道在内的所有传统文化领域中,佛教文化的弘扬和光大,已经走在前列。越来越多的人们会通过自己不懈精进来印证一个平实又崇高的信念——“我们不仅应当致力子我们国土的庄严,而且应当致力于它的精神庄严!”(请见本期第8页)成长于这样一个大时代,是千百载难逢之缘,为此,《佛教文化》愿意千百遍地宋呼唤——属子我们时代的佛教文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