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4期   第38页

“渡海观音” 飘然下凡

——访北京珐琅厂总工艺师李新民

川 禾


  “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这恐怕是自古以来中国民间百姓生活的一种写照吧?!
  人们信仰观世音,渴望在感情上得到寄托,摆脱恐惧,获得力量。我们爱戴观世音,因为她救苦求难,普度众生。
  近日,一尊全国(不!应该说全世界)最大的景泰蓝观音像,经过5个月的“修炼”,飘然下凡,横空出世。
  这尊身高2。Q3米,被称为“渡海观音”的菩萨像,是北京珐琅厂高级工艺美术师李新民经过6年的构思完成的。
  当我开门见山地问及已到天命之年的李先生为什么想起要塑造这尊观音像时,他笑了笑,然后慢慢地拿起一张观音的照片,轻声说道:“这算是我与佛教的缘份吧!我是学习雕塑的,从学校毕业到现在,已经30年了。虽然我变动过多种工作,但我的心底总感到有一种冲动,这种不甘寂寞的心理,使我在6年前,萌发了一定要塑造一尊绝世空前的景泰蓝菩萨像的想法。”说到这里,李总提高了嗓门,动情地接着说:“菩萨是成佛前的尊者,是普渡众生的觉者。人们在寺庙中巡礼时,都会情不自禁地被观音菩萨的高尚美所吸引。她的圣容是那样的永恒,让入拜后,顿感崇高,肃然起敬。我一有机会,就到寺庙里走走,经常地从心中感应佛法的灵气。我想,凡从事佛教艺术创作的艺术家们,必须要有一种虔诚的信念,这样,才能通晓佛的灵性,先造于心,后造于手,以佛的崇高和优美,打动观者,挽救人们在精神上的萎迷和道德上的堕落,使人的精神境界得到升华。这就是我创作这尊‘渡海观音’的初衷。”
  我细细地品味着李总的话,看着从不同角度拍下的观音照片,我的心陶醉了。
  这尊“渡海观音”是仿明代泥塑风格设计的,脸部吸收了唐代龙门石窟卢舍那佛的造形特点,雍容大度。在艺术处理上,强调了雕塑的动势,体积感和整体感,特别是衣纹的处理,在保留体积感的基础上,又加上金线,更加突出了中国艺术的特色。花丝、玉石,木雕等技法的结合,更显得华贵富丽。忽然,我感到菩萨正飘然而来。她身着蓝灰色掐丝竹叶的珐琅披风,右手执东陵石雕成的玉柳挂花丝拂尘,左手托着一钵青石净瓶,冠嵌一尊玉佛,脚踏莲花,在红木雕成的海波上迎风矗立。
  看到我拿着观音照片出神,李总不无遗憾地说:“今天,你只能见到这些照片了,几天前她已经到了香港。”我真有点恨自己误了时间,看来,还是未得机遇。不过我想,让海外游子们共享这民族的精粹;让菩萨的灵光,普照五洲大地,四海洪涛,不也是一种善果吗?
  怀素
  内心皓洁
  除却黄汤
  四大皆空
  虽得草圣三昧
  可惜小僧太穷
  吾且种纸
  种得芭蕉万株
  随时备用
  怀素:长沙僧人,嗜酒,善草书,世传有草书千字文。
  按:蓝海文先生。本名蓝田,国际桂冠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