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4期   第32页

赤子之心

  偶尔经过一所小学校,看见一位手提菜篮的母亲,正耐心地跟面前的胖儿子说话。忽然孩子把脚一跺,一扭头冲进了学校,慈母愣愣地望着校门,脸有戚戚焉。莫非这小家伙嫌母亲给的零用钱不够?或是母亲未为劣等的成绩签名?
  不由使我想到禅师们强调,发自内心的善念也能使我们挣脱小我的躯壳,打破自我的执著,而直达真如之境。我曾在禅学书里读到一则故事:韩伯俞的母亲性情暴躁,他小时候,常遭毒打,但他总是乐意接受,毫无怨言或哭泣。有一天,当他挨打时,却伤心痛哭,母亲大惊失色问道:“以前你受罚,都很高兴,今天为什么却哭了?吖白俞回答;“以前妈打我,我会感觉痛,所以知道妈很健康。但今天不觉得痛,因此担心妈体力衰弱,怎能不哭呢?”
  那位小朋友,如能体会送他上学后又急忙上菜市的母亲整天多么操劳辛苦,而他的任性又使母亲多么伤心的话,当他读到上面的故事,我想一定会懊悔的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