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4期   第30页

法云心语

  我曾以古德之语自勉:「安得读尽古今书,行遍天下路,受尽人间苦,使我猛觉悟!」
  确实,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特殊而苦难深重的时代。我虽出身于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之家,然业重障深,命途多舛,中学卒业,即逢丧乱,十载颠沛,家破人亡,孤苦飘零,是伟大佛法真理给了我生活的力量和勇气。当年为了糊口而整日辛勤工作,只有深夜挑灯苦读,焚膏继晷,终以自学同等学历考上研究生,后获历史学硕士学位。正当被誉为自学成才的典范,登上大学讲坛任讲师时,虽说不上功成名遂,但一般人认为正在得意之时,为何忽然远托异域,披缁出家?
  原因无他,一是自幼对人生的苦难体会甚深,在人间丧失了一切亲人,对生命无常的深切感悟。另外亦对世间荣华虚名的厌倦,无论什么财富、头衔、地位、名利皆不过:世间荣华三更梦,百年富贵草头霜。
  由于八十年代初,适逢大陆恢复宗教信仰政策,四川比丘尼大德隆莲法师发心创办全国第一所尼众佛学院,蒙她老厚爱,委托我协助筹备工作及义务讲课,将近三年时光,除了去大学教课,我便常住寺里,学习过僧团生活。
  有幸研读大乘经典,「自从一读楞严后,不看世间糟粕书。」与佛教长久的默契,经那样强烈的心灵震撼,我所一直渴求解脱,希望寻觅一条福泽众生的道路,原来道路即在目前。我决志出家,献身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