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4期   第18页

峨嵋山楹联中的佛教与人生

马书田


  楹联是中国传统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支奇葩,而寺院楹联则以其鲜明的宗教色彩独树一帜。寺院楹联虽为小品,但其短小精炼,小中见大,寓意深刻,蕴味无穷。一幅好的楹联,胜过一篇长文。不少佛教楹联涉及了宗教与人生这个题目。
  宗教离不开人生。人类的一切文化结晶,说到底,都是在探讨人生。佛门讲功德,谈果报,便是在探讨人生。人们活在世上,人人都有个“人生”问题。这个最普通而又最长久的题目,人类已经探讨了几千年,并将永远探讨下去。
  峨嵋山作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以其崇高的佛教地位,“秀甲天下”的绰约风姿,富丽堂皇的梵宇琳宫,吸引了历代无数高僧大德、文人仕宦,并留有大量诗文书画,仅楹联即有千余幅,其中不乏精品佳作,虽时过境迁,但内中所含丰富内容与深刻哲理是永远有生命力的,对追求“人生真谛”的人们颇有启迪。正所谓
  一粒米中藏世界;
  半边锅内煮乾坤!(洪椿坪饭堂联)
  众多佳联中,突出体现了淡泊名利、触景开悟、自识本性、清净安心这一主题思想境界。
  天地几闲身,试问名利场中,那有此清凉世界?
  光阴如过客,每到山水佳处,更莫负潇洒胸怀。
  (华严顶初殿联)
  此联为今人廖成之先生所题。联中意思通达晓畅,针砭时弊。追求功名富贵,是无数人终生奋斗的最大目标。其实,人们拼命追求的不过是浮名、虚名,最终是水中捞月、烟云过眼。更多的人一生忙于积蓄财物,无止无休。这些人在“名利场’中苦争苦斗,烦恼缠身,疲惫不堪,何曾有一天的“闲身”?何曾领略过没有烦恼的“清凉世界”?何曾真正地享受了人生?一个人的价值决不与其地位、财富等值,在物欲横流的现实生活中,人们心中不能缺少一块“净土”。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为功名所累而丢掉了“本色”。于右任先生有感于此,曾书赠一联给报国寺方丈果玲长老:
  立身苦被浮名累;
  涉世无如本色难。
  据说此联还有一段来历。清末御史赵熙多次登临峨眉,与果玲过从甚密,曾赋诗书赠果玲:“老来问法到南能,国家怆凉感几兴。独向明月弹绿绮,峨眉山下一诗僧。”把他视为知音,果玲殊感荣幸,将其置于客堂。1935年,于右任先生来此游览,见诗后即手书上联。
  追逐浮名即追求虚荣,虚荣是虚幻不实的东西,但世人常为其所诱而迷乱不能自拔。故不为功名利禄所动,保持自身质朴自然的真面目(本色)实在难能。这正是禅宗顿悟途径的根本要求:“自识本性,自性自度”。
  自识本性,自性自度的关键在于一个“悟”字。“悟”了,便可随缘接物,物我一如,心无拘役,自在常乐。息心所一联(今人刘东父先生撰书)即表达了这种体验:
  万籁无声心自息;
  一身非我物同春。
  许多在现实生活中“翻过跟头来的”(《红楼梦》第二回语)悟道者,常常能触景开悟,获得解脱。这在峨眉楹联中也有突出反映。作者们在自我中观照世界和人生的真谛;一山一水,无非妙道;行住坐卧,皆为道场。报国寺内五观堂有门联曰:  
  溪声便是广长舌;
  山色岂非清净身?
  此联出于苏东坡的一首诗偈。据(五灯会元》卷十七载,东坡因夜宿庐山东林寺,与照觉和尚论无情话,有省。黎明而献偈曰:
  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
  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似人。
  广长舌为佛陀三十二妙相之一,世尊“出广长舌,放无量光”,“说诚实言”(《法华经·如来神力品》、《阿弥陀经》),在参禅者看来,汩汩的溪声就像佛陀说法讲经,是最动听最真实的声音;秀丽的山色如同佛身清净光明,超凡人圣,一尘不染,溪声、山色,佛门谓之“无情”,此偈含义,即“无情说法”,“见性成佛”。禅宗认为,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在开悟者眼中,都是“无上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