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4期   第9页

大补大养说猴脑

卢守中


  人人都希望“不死”而谁也免不了一死。不能免死,所以只能在延生上打主意。目前的医药、卫生、科学都是在延寿长生上想办法。
  医药,食品养生常在补养上打主意,研究补养身体的食品药物。有一种“直接补养论”或者叫作“直接补益”,就是以动物性食品直接补益人体。动物之心补益人心,动物之肝补益人肝,动物之脑补益人脑,动物之血补益人血,……如此等等。这就是人作吃众生肉的一种根据。
  这种直接补益的方式往往造成了虐食(虐而食之)的后果。杀而食之已经是够残忍的了,增加虐待的新花样,在残忍之上更加残忍,实在是令人见之怵目、言之惊心。
  在过去广东、广西有一种“猴脑筵”,就是非常残忍的特殊名贵筵席。(一般人是吃不起的)杀猴取脑倒也可以说是寻常之事,而这个“猴脑筵”却是另有一番“巧思”。
  吃猴脑筵用的是特制的圆桌,桌子的中心部位另有一个制作精巧的桌心。吃的是活猴,而且是早己训练好的活猴。大家围桌而坐,每人面前是一个手碟,一把匙子、一个酒杯。活猴很机灵、很驯顺,不加捆绑,倒也很招人喜爱的,很好玩。大家坐定以后,小猴子端走热酒壶,给每一位客人倒上一杯热酒。斟酒己毕,它就掀开桌子中心的活木板,自动跳进圆心的凹槽里去,两边的活木板便落下来。活木板的圆心部位是个圆孔,正卡在猴脖子的部位。猴头正好露出桌面以外,翻着眼睛瞧着客人们,在等待着赏赐。这是多次训练立下的规矩。每次训练到这个节股眼儿上,都有最好吃的食品送上口,作为对它的嘉奖赏赐。今天它又以聪明知礼的风度、伶俐懂事的动作向客人们献忠心表演了一番,自以为又有丰盛可口的食品可以享受了。
  小猴子啊!你太天真了。
  是时候了。大师傅来了,把桌子圆心的机关调节了一下。猴子的脑袋给卡的死死的,一动也不能动了。这是猴子过去一直也没有吃过的苦头。它开始觉得今天似乎情况不大妙了,但为时已晚。
  这时大师傅拿出一把特制的精光闪亮的铁钩子,一下子搭在猴脑壳的边缘上,手捺桌子的圆心,但听狠的一声,猴子的天灵盖便被整个掀了下来。猴子脑袋像个毛茸茸的小罐,白花花的满罐的白脑浆子呈现在大家面前。大师傅的这一手做的是真叫干净利索漂亮,赢得了大家的喝采。而猴子则痛苦地尖叫、瞪眼、呲牙,桌面下的四肢乱踢蹬。“坏了!坏了!这次可坏了!”
  客人们看到猴子的惨痛模样和动作,很开心,很有趣。大家同时举起小匙子,伸向猴子的脑罐子,你一勺、我一勺的舀来热乎乎的脑浆子,就着猴子给斟下的热酒,一口一口地品尝着健身补脑的名贵珍品。(猴子万万没有想到,人家杀它,喝它的脑浆子,而自己还给人家斟酒助兴。)这种豪华名贵的场面,不知大家听了看了以后会有什么感想?
  名贵、豪华、开心、有趣、机巧、欺骗、残忍,暴虐、享受、健体、补脑……可谓集人间科学智慧之大成了。然而……杀众生吃众生的肉,这已经是顺理成章天经地义的事了,合理合法,受到保护、受到赞扬。而像“猴脑筵”这类作法,未免太过份了吧?
  在佛诫中,有十种动物是不许弟子们吃的,其中就有猴猿之属。它和人同属于灵长类。而以此种欺骗残忍的手段来吃它,就更是太过份了。而出此过份行动、参加此种过份行动的人,是根本不相信有因果的,倒不必拿因果论来说服其心。我们只拿一些浅近的道理、常见的事实来评评吧。
  我们应该承认“直接补益”即吃众生肉以补益人的肉体有扩大范围的趋向。“人吃动物、动物吃动物、动物吃人、人吃人”这四种情况都是有的,都是“直接补益论”的实践者。
  心法有情,而有情之中藏无情。“直接补益论”以人类的“营养延生”为目的,所以它是发于有情之心,具有慈悲之意。而对于动物来说就是非常残忍了,是为无情。心法总是生生不息的,总是发展扩大的,总是花样翻新的,什么奇特的事情都可能翻出来。吃动物的肉吃顺口了,吃絮烦了,也会有异想天开的想要吃吃人肉是什么味道了。(这就是心法界的扩大发展。)
  “人吃人”,这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事!这的确是令人听了肉眺心惊的。但是它在当今世界上虽然少有,但也是时有所闻的。
  在战争年代,虐待俘虏,活取心肝人脑是常有的事。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寇集体屠杀犹太人600多万,竟设立杀人工厂,吃人心人肝人肉作为“直接补益”。中日战争时期,日本的XX大将是负责进攻我山西、陕西一路的总指挥,他有一种头疼的宿疾,常常发作。也不知是哪个缺德献了一个偏方,说吃活人脑子可以治好他的病。于是这杀人魔王捉住我抗日军民,动不动就活取人脑来吃,数中不知有多少人的脑浆被他活取活吃了。以活人脑补活脑,惨绝人寰。
  世界上发生的这些骇人听闻的事件,确实发人深思况且吃众生肉从科学的角度来分析研究,是有益也有损而且据科学的研究证明是损大于益,对于“延生”来说并有决定性的作用。细想起来,何苦取此灭慈悲善心的行呢?
  不念众生苦,此心非良知。
  彼苦我心乐,自揣意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