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4期   第9页

主持寄语

  前些日于,医科大学的博士生班邀我去举办了一次佛学讲座。从事医学科学的莘莘学于对佛学的兴趣毫不逊于从事人文科学的孳孳学人。课后我与两位博士交谈起来,发现除了探索技术知识之外,只要是生活在世间的人们,都有对于人生终极价值的深切关注,都在寻求一种大智慧。
  后来又有一位年轻的学生问我,若想了解佛学,读哪种书最好?我想了想,讲了两种,但她都认为不易理解。当时我只好默然。事后想想,我为什么不请她读读《智慧法轮》这个专栏呢?其实,系统全面的学习固然好,但若是在无意之中慢慢熏习,点点滴滴地吸收,其中的长进倒也未必就小!譬如夏日的暴雨来势虽猛,然而“卷地风来忽散去,望湖楼下水如天”,有可能只是雨过圪皮湿罢了;倒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毛声”的毛毛雨反能催出个“花重锦官城”的春晓来。
  本期有者年居士对虐杀众生的抨击,屯有青年硕士对“我”字渊源的考证,还有学府读书人的断想。对于他仔‘的思考您是怎么思考的?希望在本栏中能见到对思考的思考。
  谦人于中南海东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