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4期   第5页

主持寄语

  从外在去看,中国佛教近百年来确实不像封建时代那般显赫,那般兴盛了。但若从骨于墓,从内在的精神去看,中国佛教却几乎是在进行着一场脱胎换骨的变化。从汉衰帝元寿元午(公元2年)算起,一千九百年间,何尝达到过近百年来对佛教如此之深刻的认识?世界范围的学术研究、思想交流、传椿发展,已显示出佛教恰好在最衰微的一刻正萌发出伸向更辉煌之未来的最富生命力的种子。
  弘一大师是这种子中的一粒。他虽已离去五十载,然而对他的怀念与景仰却在许多人心中与日俱增。本栏发表一篇较长的文字,表示我们的敬意。
  卞之于未名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