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源2008年总第26期

 

紫柏大师简谱

戴继诚

 

  作者戴继诚,哲学博士,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系教师。

  案:本年谱以《紫柏尊者全集》(简称《全集》,《续藏经》第一辑第二编,第三十一套第四册、第五册)、《紫柏尊者别集》(简称《别集》,《续藏经》第一辑第二编,第三十二套第一册)。曹越主编《紫柏老人集》(简称《老人集》,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5年)。憨山德清《憨山老人梦游集》(简称《梦游集》,《续藏经》第一辑第二编,第三十二套第二、三、四、五册)。徐朔方笺校《汤显祖集》(一、二),中华书局,1962年。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中华书局,1959年)。朱国祯《涌幢小品》,中华书局,1959年。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及《明史》等相关材料整理而成。

  一、公元1542年,壬寅年,明世宗嘉靖二十一年。紫柏母梦异人授以附叶大鲜桃而有娠。
  ①憨山德清《全集·达观大师塔铭》(以下简称《塔铭》):师讳真可,字达观,晚号紫柏。门人称尊者,重法故也。其先句曲人,父沈连,季子,世居吴江太湖之摊缺。母梦异人授以附叶大鲜桃,寤而香满室,遂有娠。(《全集》卷首,第313页)
  不过,憨山德清《老人集·塔铭》中的相关记载与此稍异:……其先句曲人,父沈连,世居吴江太湖之滩缺,师其季子也。(《老人集》第842页)
  而陆符《紫柏大师传略》(以下简称《传略》)则云:世家吴江之摊缺,沈姓,父连,字季子,其先句曲人。(《别集》附录,第73页)
  比较三则资料,主要差别在对“季子”的诠释上。在古汉语中,“季子”是对兄弟辈中排行居次或最幼者的称谓,比如战国时苏秦在五兄弟中排行最小,所以字“季子”。《全集·塔铭》中的“季子”指称稍有模糊,既可认为是沈连,也可认为是紫柏;《老人集·塔铭》中则明确指称紫柏是“季子”,准此,可确定此“季子”实指紫柏,而非其父,《传略》把这一称谓误传或误刻成沈连“字季子”了。
  ②陆符《别集·传略》:师讳真可,达观其字也,晚自号紫柏。万历中,慈圣皇太后钦师道风,上亦雅知师,谓若此真可名一僧,师遂取以更其名云。(《别集》附录,第73页)

  二、公元1543年,癸卯年,明世宗嘉靖二十二年六月十二日,出生于江苏省吴江县,1岁。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师生于(嘉靖)癸卯六月十二日,世寿六十有一,法腊四十有奇。(《全集》卷首,第316页)
  ②陆符《别集·传略》:(紫柏)世家吴江之摊缺,沈姓,父连,字季子。其先句曲人。……若大师里氏,定为吴江。(《别集》附录,第75页)
  ③朱国祯《涌幢小品》卷二十八:和尚声满天下,诸贵人无不折节推重,却不知家族何处,自称曰吴江人。又曰:你辈到底晓得。(《涌幢小品》卷二十八,《达观始末》第673页)
  ④《东厂缉访妖书底簿》云:初三日,王之祯问,达观你是哪里人?为何造作妖书?达观回说:贫僧是苏州府吴江县人,自幼出家。(《别集》附录,第75页)
  ⑤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吴江异人》卷二十七:达观师,世所谓紫柏老人者,本吴江人,后讳言之。其聪明机辨,实宇内无两,晚游京师,慈圣太后及今上俱礼重之,卒于癸卯妖书株连及难。然其人自是异人,用能奔走天下,后来名宿如林,未有能及之者。(《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七,第688页)

  三、公元1547年,丁未年,明世宗嘉靖二十六年,5岁。遇异僧。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师生五岁,不语,时有异僧过其门,摩顶而谓其父曰:“此儿出家,当为天人师。”言讫,忽不见,师遂能语。先时见巨人迹下于庭,自是不复见。(《全集》卷首,第313页)
  ②陆符《别集·传略》:师生有异征,雄猛不可羁绁。稍长,志益大。(《别集》附录,第73页)

  四、公元1559年,己未年,明世宗嘉靖三十八年,17岁。出家于苏州云岩寺。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年十七,方仗剑远游塞上,行至苏州阊门,天大雨,不前,偶值虎丘僧明觉,相顾盼。觉壮其貌,知少年不群,心异之,因以伞蔽之,遂同归寺。具晚餐,欢甚相得。闻僧夜诵八十八佛名,师心大快悦。侵晨,入觉室曰:“吾两人有大宝,何以污在此中耶?”即解腰缠十余金授觉,令设斋,请薙发。遂礼觉为师,是夜即兀坐达旦。(《全集》卷首,第313-314页)
  ②陆符《别集·传略》:年十七,辞亲只行,愿立功名塞上,行至郡城枫桥,天大雨,不得前。虎丘僧明觉者过视,壮其貌,问知远行,因以盖接之归。具晚餐。夜卧闻僧诵八十八佛名号,心忽开悦。侵晨起,告觉愿出家。遂解腰缠治斋,觉即白众为祝发,因礼觉为师。(《别集》附录,第73页)

  五、公元1562年,壬戌年,明世宗嘉靖41年,20岁。从讲师授具足戒。
  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年二十,从讲师受具戒。尝至常熟,遇养斋翁,识为奇器。留月余。(《全集》卷首,第314页)而《老人集·塔铭》则具体说“养斋翁”是“相国严养斋翁”,但不详其人。

  六、公元1565年,乙丑年,明世宗嘉靖44年,23岁。外出参访。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年二十,从讲师受具戒。……之嘉兴东塔寺,见僧书《华严经》,乃跪看良久,叹曰:“吾辈能此足矣!”遂之武塘景德寺,掩关三年。复回吴门。一日辞觉曰:“吾当去行脚诸方,历参知识,究明大事也。”遂策杖去。(《全集》卷首,第314页)
  ②陆符《别集·传略》:年二十,从讲师受具戒,掩关武唐景德寺三年,辞觉包腰参访。(《别集》附录,第73页)

  七、公元1573年,癸酉年,明世宗万历元年,31岁。至北京参访。
  ①紫柏真可《全集·祭法通寺徧融老师文》云:洎万历元年,北游燕京。谒暹法师于张家湾,谒礼法师于千佛寺,又访宝讲主于西方庵,末后参徧老于法通寺。(《全集》卷十四,第444页,下引紫柏著述,均不署名)
  ②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师至京师,参徧融大老。……时知识啸岩法主、暹理诸大老,师皆及门。(《全集》卷首,第314页)

  八、公元1574年,甲戌年,明神宗万历2年,32岁。归虎丘省明觉,与吴县傅光宅之子与阳明后学管东溟斗机锋。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去九年,复归虎丘省觉。乃之淞江掩关百日。之吴县,适聊城傅君光宅为县令,其子利根,命礼师,子不怿。子一日搦二花问师云:“是一是二?”师曰:“是一。”子开手曰:“此花是二。师何言一?”师曰:“我言其本,汝言其末。”子遂作礼。之天池,遇管公东溟,闻其语,深器之。师因拈蔷薇一蒂二花,问公,公曰:“此花同本生也。”师分为二,复问公,公无语。因罚斋一供,遂相与莫逆。(《全集》卷首,第314页)
  ②陆符《别集·传略》:时与知识啸岩、法主暹理诸公,参证所得。乃归省觉去,辞觉时已九年。(《别集》附录,第73页)

  九、公元1575年,乙亥年,明神宗万历3年,33岁。至少林参访不怿。南昌密藏道开归附。设巧计使明觉重新出家。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时上御极三年,大千润公开堂少林,师结友巢林、戒如辈往参叩。及至,见上堂讲公案,以口耳为心印,以帕子为真传。师耻之。叹曰:“西来意固如是邪?”遂不入众,寻即南还。至嘉禾,见太宰陆五台翁,心大相契。先是有密藏道开者,南昌人,弃青衿出家,披薙于南海,闻师风,往归之。师知为法器,留为侍者,凡百悉委之。(《全集》卷首,314页)
  ②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师先于嘉禾刻藏有成议,乃返吴门,省前得度师觉公。时觉已还俗,以医名,师闻之,意行度脱。时夜觉饭,盂忽堕地裂,其精诚所感如此。乃诈病于小舟中,命请觉眕视,觉至,见师。大惊惧,师涕泣曰:“尔何迷至此耶?今且柰何?”觉曰:“唯命是听。”师即命薙发,竟载去。觉惭服,愿执弟子礼,亲近之。(《全集》卷首,第314-315页)
  ③陆符《别集·传略》:先是,有南昌诸生出家补陀,曰密藏道开者。闻师风来归,师深器重,留为侍者。凡法门大事如复楞严寺、刻大藏、复化城,皆以属之。(《别集》附录,第73页)
  ④于元凯《密藏禅师遗稿序》:(道开)初见尊者(紫柏),对坐引古今、论性命,尊者不答。至三昼夜,尊者知其机锋已尽,始语之曰:“吾以汝为奇男子,乃含沸矢喷人耶?”师大惊悟,伏地叩头,流汗透体,从此追随杖履二十季。(《密藏禅师遗稿序》卷首,蓝吉富主编《大藏经补编》,第十四册,第349页,台北华宇出版社,1986年)
  案:陆光祖(1521-1597),号五台居士,字与绳,浙江平湖人。清彭绍升《居士传》说他“累迁吏部尚书。与绳公忠强直,练达掌故。先后居吏部,力持清议,推毂豪俊,不遗疏贱。”陆光祖对佛教信仰虔诚,好善乐施,与紫柏性情多有相投之处,是紫柏重要方外法友。

  十、公元1579年,己卯年,明神宗万历7年,37岁。发愿刻大藏经。
  ①《全集·刻藏缘起》:万历七年,予来自嵩少,挂锡清风泾上,去大云寺不甚远。寺有云谷老宿,乃空门白眉也。时本谷(“谷”疑为衍字,“本”指幻余法本,后为紫柏弟子)为云谷侍者。予访云谷于大云,复值本公在焉。既而及刻藏之举。……予曰:“小子何不大若是乎?但恐办心不真,真则何虑无成!且堂堂大明,反不若宋元之盛哉?……老汉虽不敏,敢为刻藏之旗鼓。”(《全集》卷十三,第427页)
  ②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念大藏卷帙重多,致遐方僻陬,有终不闻法名字者,欲刻方册,易为流通,普使见闻,作金刚种子,即有谤者,罪当自代。遂倡缘,时与太宰光祖陆公、司成梦祯冯公、廷尉同亨曾公、冏卿汝稷瞿公等议,各欢然,愿赞佐。命弟子密藏开公董其事。(《全集》卷首,第314页)

  十一、公元1585年,已酉年,明神宗万历十三年,43岁。在南京摄山劝化居士王肯堂研修唯识学。
  ①王肯堂《因明入正理论集解·自序》:万历乙酉仲秋,余与董玄宰(董其昌),侍紫柏大师于金陵之摄山中,日相与纵谈无生,且谓枯坐默照为邪禅,非深泛教海不可。一日于素庵法师阁上,得一小梵册,有喜色,手授余二人曰:“若欲深泛教海,则此其舟航维楫乎!”观之则《因明入正理论》。(王肯堂《因明入正理论·自序》,《卍新纂续藏经)》第五十三册,第917页)
  ②《全集·杂记》:达观道人,乙酉岁之伏牛山,道出滁阳。(《全集》卷二十二,第508页)
  案:王肯堂(1549--1613),自号樵子,又号“念西居士”,字宇泰,江苏金坛人。万历十七(1589)年进士,后选庶吉士,官至福建参政等职。王肯堂精于医道,并博通教乘,尤善唯识。有《唯识俗诠》、《唯识证义》、《因明入正理论集解》等著述。他的唯识学研究受益于紫柏的启发。

  十二、公元1586年,丙戌年,明神宗万历十四年,44岁。春宿于潭柘寺,夏六月馆于洪福寺,作《同开侍者、缪仲淳宿洪福寺(有序)》、《宿洪福寺怀古》等诗。七、八月间与憨山德清初次会面,欲复琬公塔院,未果。冬宿于潭柘山嘉福寺。
  ①《全集·法语》:万历丙戊春,皮毬道人(紫柏自称)由路南达燕山。距都城八十里,为古潭柘,幽绝胜天下,瓶锡因留之。隆冬未已,春风忽动,千山暖回,万壑冰消,则峨嵋之兴油然而生。(《全集》卷七,第375页)
  ②《全集·同开侍者缪仲淳宿洪福寺(有序)》:……洪福寺由唐讫我明,废兴不知凡几。其寺僧慈峰朝公,今复力举废坠。而贫衲与二三子阻雨得假信宿。朝公索诗题石,遂赋此以结三生之缘。时万历丙戌夏六月十有一日也。(《全集》卷二十五,第6页)
  ③憨山德清《全集·塔铭》云:师以刻藏因缘议既成,闻妙峰师建铁塔于芦牙,乃送经安置于塔中,且与计藏事。未偕,复之都门,乃访予于东海,时万历丙戌秋七月也。……师返都门,复潭柘古刹,乃决策西游峨嵋。(《全集》卷首,第315页)
  不过,憨山德清《老人集·塔铭》所述稍有不同:“师返都门,访石经山,礼隋琬公塔。念琬公虑三灾劫坏,正法澌灭,创刻石藏经,藏于岩洞,感其护法深心,泪如雨下。琬公塔已为归豪右,矢复之而未果。乃决策西游峨嵋。”(《老人集》第845页)没有言及复兴潭柘寺。
  ④《全集·烧爆竹(有序)》:魏光中居士,于万历十四年冬,参予于潭柘山嘉福寺。明年仲春,仍送别于此。(《全集》卷二十七,第20页)

  十三、公元1587-1589,丁亥年-己丑年,45-47岁,紫柏在峨眉山等地行脚参访,前后持续三年左右,在峨眉山时,结识禅僧善真。其间曾在曲阿、庐牙山等地结夏,在庐牙山与妙峰禅师有交往。
  ①《别集·送龙子归潭柘文》:岁在丁亥,我将礼普贤大士于峨嵋。……己丑,我始东还,结夏曲阿(今江苏丹阳)于观察(指于玉立,紫柏俗家弟子)别墅。(《别集》卷一,第48页)
  ②《全集·杂记》:予登峨嵋,往返几三年,以贪观山水,须发不暇剃除,遂成头陀焉。既至曲阿于观察北园,时比部为地主。常熟缪生(缪仲淳,紫柏俗家弟子),吴江周生(不详)并在。(《全集》卷二十二,第508页)
  ③《全集·杂记》:万历丁亥冬,余结制芦芽(指山西宁武芦芽山)。(《全集》卷二十二,第509页)
  ④《别集·祭了然关主人》:万历戊子八月,余挂锡五峰山中。(《别集》卷一,《祭了然关主人》,第53页)
  ⑤《全集·芦芽夜话记过》:……岁丁亥,予与芦芽妙师(指妙峰禅师),灯下偶及世故,不觉谈一二交游短处,既而思我非如来,安知无误?书此以记吾过。(《全集》卷二十一,第503页)
  案:妙峰,名福登,俗人姓续,别号妙峰,山西平阳人,晚明禅僧,与憨山友善,对振兴晚明佛教,尤其是五台山佛教颇多贡献。
  据《补续高僧传》卷十六载,紫柏参访峨眉山时,与禅僧善真有善。善真,字实相,南昌人,俗姓熊,参幻休常润不契,隐居峨眉,“紫柏尊者曰:‘真禅师持行高洁,与余意气相期,惜不得与之雅游,仅与峨眉一交,而失之。曾投一偈,冀续后缘,而今则已矣。世之君子,试读其乐志诸篇,可想而见也。’师住峨眉,卧云台时,达师曾会过访之,故及之云。”(《补续高僧传》卷十六,《续藏经》第一辑第二编乙,第七套,第二册第139页)

  十四、公元1589年,已丑年,明神宗万历十七年,47岁。方册藏(嘉兴藏)始刻于五台山紫霞谷妙德庵。四年后南移浙江余杭径山寂照庵。
  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嘉兴藏》)以万历己丑创刻于五台,属弟子如奇纲维之。居四年,以冰雪苦寒,复移于径山寂照庵。工既行,开公以病隐去。其事仍属奇(寒灰如奇,紫柏弟子),协弟子幻予本公(幻余法本,“余”也作“予”),本寻化,复请澹居铠公(澹居法铠,紫柏弟子)终其役。(《全集》卷首,第314页)

  十五、公元1590年,庚寅年,明神宗万历十八年,48岁。初会汤显祖于南刑部邹元标舍。结夏于南京栖霞山栖霞寺。
  ①《全集·湖州府弁山圆证寺募四万八千弥陀缘起》:余万历庚寅岁,结夏于留都摄山栖霞寺,以七月旬有二日。(《全集》卷十三,第430页)
  ②汤显祖《汤显祖诗文集》卷十四:予庚午(1570年)秋举,赴谢总裁参加余姚张共岳。晚过池上,照影搔首,坠一莲簪,题壁而去。庚寅(1590年)达观禅师过予于南比部邹南皋郎舍中,曰:“吾望子久矣”。因诵前诗,三十(应为二十年)年事也。师为作《馆壁君记》,甚奇。(徐朔方笺校《汤显祖诗文集》,第549页)
  案:邹元标(1551——1624),字尔瞻,号南皋,江西吉水人。明万历五年进士,东林党魁之一,与赵南星、顾宪成号为“三君”,与紫柏,汤显祖等友善。

  十六、公元1591年,辛卯年,明神宗万历十九年,49岁。有《鹏沙弥塔铭(有序)》、《募修天池寺山门疏》、《跋石刻〈圆觉经〉》等撰述,书写《法华经》、《楞严经》二经毕。有开示浣禅人语。
  ①《全集·鹏沙弥塔铭(有序)》卷二十二:鹏子少为书生,含毫弄举子业,及学为古文诗赋,精阴阳谶纬之术,皆臻其奥。又以宿业现行,复知归敬大法,既而游学燕京。触世感怀,遂决薙染。……于万历辛卯年十一月望日访道人于妙德庵中,遂克初志。(《全集》卷二十二,第512页)
  ②《别集·募修天池寺山门疏》:吴门佛国山天池寺,迴峰抱寂,碧水常流,雅称禅栖,境实稀有。……惟山门凋落,未得英檀。道人聊为倡二十人缘,人乞银二两,完兹胜事。……万历辛卯四月二十八日。紫柏道人题于天池莲花楼中。(《别集》卷一,第52页)
  ③《全集·经龛画八部神记》卷十四:万历辛卯,予写《法华》、《楞严》二经毕。(《全集》卷十四,第441页)
  ④《别集·跋石刻法界观》卷一:华严法界观,辞旨冲漠,大经广雅,囊括尽矣。丹阳贺生学仁,欣然石刻印行,达观道人一语因书语之,时万历辛卯四月二十一日也。(《别集》卷一,第50页)
  ⑤《别集·跋石刻〈圆觉经〉》此神通大光明藏,我释迦如来入之,乃说此经,十二大士入之,则能酬酢精辨,如瓶泄水,了无滞沚。丹阳贺上舍,喜《圆觉经》,刻石流通之,乞予一语为之嚆矢,时万历辛卯年四月下旬一日也。(《别集》卷一,第50页)
  ⑥《全集·浣上人》卷四:万历辛卯仲秋三日,达观老汉被业风吹到一处,名曰华严庵。庵前有流水,庵背有青山,青山与流水,广长舌相寒。(《全集》卷四,第351页)

  十七、公元1592年,壬辰年,明神宗万历二十年,50岁。春天在方山谒李长者(李通玄)遗像。复房山云居山琬公塔院。与憨山第二次见面。
  ①《全集·谒方山李长者还定襄道中(有序)》:余慕唐李长者有年数矣,而以参学未暇一访遗踪。万历壬辰,发春三日,自清凉山携开江彩三子,特礼觐之。既而挥鞭还清凉。春雪缤纷,千山裹玉,逆思长者音容笑貌,恨不与之同生,得事巾拂。(《全集》卷二十七,第19页)
  ②《全集·觉林字说》卷二十一:万历壬辰,春王正月,甲子日。自清凉山携诸法侣,谒晋阳方山(即太原寿阳方山土龛)李长者遗像,还道青石村,休于宽师禅房。(《全集》卷二十一,第505页)
  ③《全集·房山县天开骨香庵记》:万历壬申(案:应为壬辰年,因明万历年间无壬申年)五月十九日,涿鹿山云居东观音寺住持明亮等,以修补石经山雷音窟中三世佛座下地面石,石下有一石函。……是室之建,有年数矣,而未得名。俟舍利灵骨,并光照临,始得名焉。予与二三子,皆得信宿舍利光中,又得忍庵慈公昆季为香饭主人,何幸如之。……予以‘骨香’名此庵者,了知一切众生初无常性,以其随顺无明而六道星陈。若不随顺,谁骨非香?(《全集》卷十四,第440页)
  ④憨山德清《全集·塔铭》:至石经山,晋琬公虑三灾坏劫,正法浸灭,乃石刻藏经安于岩穴,师见而感之。时琬公塔院被力者侵,师志复之。启石室佛座下,得函贮佛舍利若干。出时,光烛岩壑。适圣母闻师至,命近侍陈儒致斋供,特赐予紫伽黎。师让之,谢曰:“自惭贫骨难披紫,施与高人福更增。”因请佛舍利入内,供三日,出帑金重藏於石窟。师重二事,思得予作记。适予闻师西游回,即驰至京,候於上方兜率院。师拉予游,观石经,遂记之。(《全集》卷首,第315页)
  ⑤憨山德清《梦游集·大都明因寺常住碑记》:“万历壬辰秋,余随缘王城,会达观禅师于大慈寿(寺)。”(《梦游集》,卷二十二,第263页)
  ⑥憨山德清《梦游集·憨山老人自序年谱》:二十年壬辰,予年四十七。是年秋七月,予至京访达观禅师于上方。晋时有琬公,虑三灾坏劫无佛法,乃刻石经藏石室,其塔院为僧所卖,师赎之,欲得予作记。(《梦游集》卷五十四,第482页)

  十八、公元1593年,癸已年,明神宗万历二十一年,51岁。春季挂锡燕山碧云寺,睹诸祖道影。中秋与陆五台游浙江当湖之积庆庵,建议修复之。在金陵与周汝登相会。
  ①《全集·书鹤林勒那问二十二祖公案后》:岁在万历癸巳春,予客燕山碧云寺,灯下读《佛祖通感(应为“载”)》,至此不觉掩卷而叹,且覆而思之。(《全集》卷十五,第452页)
  ②《全集·读石壁经碑跋》卷十五:万历岁在癸巳春,余挂锡燕山碧云柳树庵,应华亭徐太仆琰之请也。(《全集》卷十五,第455页)
  ③《全集·沐浴碧云禅房睹罗什道影》:万历岁在癸巳春,信宿碧云寺。辱云庄禅丈为予设浴,既而庆睹什师道影于其禅室,再拜稽首。(《全集》卷十九,第489页)
  ④《全集·积庆庵缘起》:万历癸巳中秋,达观道人以问疾毗耶,维舟当湖,既而太宰陆居士(指陆光祖,晚明著名宰官居士,与紫柏友善)疾少差,亦放舟顾道人于案山之阳。案山距积庆不十里许。(《全集》卷十三,第429页)
  ⑤《全集·示道开》:万历岁在癸巳,春三月十有一日,夕阳在峰,炉烟凝翠,虚堂若镜,心眸澄渟。时开郎趋入肃拜而立,斋头有身根说法,眼根听受;舌根说法,耳根见纳之语。予不觉舍然大喜曰:吾子可谓知言矣,因援笔书此,以广其义焉。(《全集》卷四,第351页)
  ⑥周汝登《紫柏大师像赞》卷首:“予晤师在癸巳岁,金陵贺氏园中,为驾部郎时,乃予请见,固有年矣。”(《全集》卷首,第312页)

  十九、公元1594年,甲午年,明神宗万历二十二年,52岁。在庐山养病百日。四月在东梵川书《东梵川说》一文。
  ①《全集·忏荐牛麂疏》:万历甲午八月之初,挂搭匡庐,忽构疟疾,寒热交楚,神识煎惶,将百日有余。幻质憔悴,气力衰微。(全集》卷十三,第434页)
  ②《别集·东梵川说》卷一:王维别墅,谓之辋川者,以所标其人也。渠尝曰:一兴微尘念,横有朝露身。如是观阴界,何方置我人。”余每深味斯旨,则不觉身心都遗,所谓卓然而独存者。……万历二十二年四月初三日达观可道人书于东梵川白云西阁。(《别集》卷一,第53页)

  二十、公元1595年,已未年,明神宗万历二十三年,53岁。憨山法难,紫柏单身赴曹溪礼禅宗祖庭。本年有《宿石钟思并序》之作。十一月,候憨山于南京下关旅泊庵,并嘱托后事于他。四遇(实为三遇)汤显祖。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师与予计,修我朝《传灯录》。予约师,往浚曹溪,以开法脉。师先至匡山以待,时癸巳秋七月也。越三年乙未,予初以供奉圣母赐大藏经,建海印寺成。适以别缘触圣怒,诏逮清下狱,鞫无他辞,送法司拟罪,蒙恩免死,遣戍雷阳,毁其寺。时师匡山闻报,为予许诵《法华经》百部,冀祐不死,即往探曹溪回,将赴都不(应为“下”)救予。闻予将南放,遂待于江浒。是年十一月,方会师于下关旅泊庵。师执予手叹曰:“公以死荷负大法。古人为法,有程婴、公孙杵臼之心。我何人哉!公不生还,吾不有生日。”予慰之再三。濒行,师嘱曰:“吾他日即先公死,后事属公。”遂长别。(《全集》卷首,第315页)
  ②憨山《梦游集·憨山老人自序年谱》:二十三年乙未,予年五十。春正月,予从京师回海上,即罹难。……初与达观师于石经山,因思禅门寥落,谓曹溪,禅源也,必源头壅阏,乃志同往以浚之。达师先往候于匡山,予被难时,师正居天池,闻报大惊曰:“憨公已矣,则曹溪之愿未了也。”师遂先至曹溪,回至聊城。闻予将出,遂回金陵以待。予至,则相别于江中旅泊庵中。师意欲力为白其枉,予曰:“君父之命,臣子之事,无异也,况定业乎?师幸勿言。”临岐把臂曰:“在天池闻师难,即对佛许诵《法华经》百部,以保无虞,我之心,师之舌也。”予唯唯谢别,师为作《逐客说》。(《梦游集》卷五十三,第483页)
  ③《全集·宿石钟寺(并序)》:已未三月,紫柏道人有曹溪之役。偕二三子信宿湖口石钟寺,寺据山之胜,才一登之,万有尽洗。夫浮生聚散,不殊沤花,惟达人真观,视聚为散,视散为聚,怨歌不废,而思本无邪。(《全集》卷十九,第482页)
  ④《全集·与汤显祖》:及寸虚(汤显祖法名)上疏后,客瘴海,野人每有徐闻(时寸虚方谪徐闻尉—原注)之心,然有心而未遂。至买舟绝钱塘,道龙游,访寸虚于遂昌。……此四遇也。(《全集》卷二十三,第520页)

  二十一、公元1596年,丙申年,明神宗万历24年。54岁。挂锡王肯堂“诫闲”堂。有《丙申三月将结夏示麟朗二三子(并序)》一诗。有《丙申三月将结夏示朗麟二三子(并序)》一文。
  ①《别集·破地狱偈》卷四:万历丙申,紫柏尊者挂锡余诫闲堂。……(王宇泰笔麈)。(《别集》卷四,第72页)
  ②《全集·丙申三月将结夏示朗麟二三子(并序)》:浮生闪电,聚首难逢。苟不究竟向上机缘,则结夏之所,何适而不可哉?奚必远峰泉而傍城隍耶?故说偈见志:“透则自应同结夏,若还不透夏难同。一枝藤杖横肩上,又入千峰与万峰。”(《全集》卷十九,第485页)

  二十二、公元1597年,丁酉年,明神宗万历25年,55岁。有悟境出现。
  《全集·微笑庵记》卷十四:万历丁酉于吴江观音大士像前,偶阅《大宝积经·兜率天授记品》,触着我释伽如来微笑光剑。是时也,但觉根外无境,境外无根,根境各不相到,直得一切凡圣窝窟,不踢自翻。(《全集》卷十四,第439页)

  二十三、公元1598年-1599年,戊戌年-已亥年,明神宗万历26-27年,56-57岁。1598年三月,登武当山玄武庙。与陆光祖相遇于台山。1598年于华严寺结夏,后还洵阳(九江)悼念故友匡石。1598年12月初五遇(四遇)汤显祖于临川。入京救助吴宝秀。
  ①《全集·法语》:万历戊戌三月初二日,停舟于襄河之岸。适有二邻船,皆进武当山香者,自暮达旦,焚香诵经似若不辍。(《全集》卷二,第339页)
  《全集》卷二十七有一系列与陆光祖有关的诗歌,如《陆太宰以宝带施清凉,赋此赠之》、《清凉山怀陆太宰》、《早春谒方山李长者,还清凉招陆太宰,特赋此二绝》、《清凉山怀陆太宰》等。
  ②《全集·长松馆记》:往年抱疟松云间,来慈(邢懋颙,紫柏俗家弟子)偕其弟匡石(邢懋学,紫柏俗家弟子),多方调治。予性不耐服药,复恣情所爽口者,故疟鬼得肆焉,既而予疟稍瘳,遂有曹溪之役。曹溪还,复偿牢山之盟,奄忽三易寒暑。至戊戌,结夏襄之隆东华严寺时,庐岳黄龙潭名修洁者,赍来慈书至,则匡石已有净土之游矣。叹息久之,于是复还浔阳,一悼匡石,淹留累日。(《全集》卷十四,第440页)
  ③《全集·礼石门圆明禅师文》:万历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予自庐山归宗寺挈开显寿公与吴门朗驱乌来临川,于二十九日黄昏舟次筠溪石门寺西南隅者。(《全集》卷十四,第443页)
  案:在1598-1599年之间,汤显祖写了许多与紫柏有关的诗歌,反映了二者间的密切关系。如《达公忽至》、《已亥发春送达公访白云石门,过盱吊明德(指罗近溪)夫子》,《江中见月怀达公》、《离达老苦》等之作。

  二十四、公元1600年,庚子年,明神宗万历28年,58岁。为救助南康太守吴宝修而滞留京师。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庚子,上以三殿工,下榷矿税令,中使者驻湖口,南康守吴宝秀不奉令,劾奏被逮,其夫人哀愤缳死。师时在匡山,闻之曰:“时事至此,倘阉人杀良二千石及其妻,其如世道何!”遂策杖越都门。(《全集》卷首,第315-316页)
  ②陆符《别集·传略》:上以三殿工,开矿税。中使辈出,有李道者,初奏南康守吴宝秀抗旨,逮治,其夫人哀愤投缳死。师闻之曰:“良二千石为民请命死,其妻自且不免,时事至此乎!”遂入都门营救。以毗舍半偈令诵十万当出狱,吴持至八万,上意解得末减。师因喟然曰:“憨山不归,我出世一大负;矿税不止,我救世一大负;传灯未续,我慧命一大负。释此三负,当不复游王舍城矣。门弟子皆知都下侧目师,相继奉书劝出,开侍者刺血具书隐去。(案:道开隐去时间可能早于庚子年)(《别集》附录,第73-74页)

  二十五、公元1601年,辛丑年,明神宗万历29年,59岁。滞留京师,曾暂住明因寺,夜梦僧负罗汉像待售。
  ①刘侗 、于奕正《帝京景物略》:正阳门外,三里河东之明因寺,乃行僧乐居之。万历二十九年,紫柏大师自五台来,夜梦十六僧,请挂瓶钵。亭午,有负巨轴售者,轴十六,贯休所画罗汉也。轴轴展视,面面若旧曾识,夜请挂瓶钵者僧俱是也。师叹异购之,各系以赞,传寺中。(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卷三,第103页,北京古籍出版社,1982年)
  ②陶望龄《紫柏大师像赞》:……余久向紫柏师,辛丑入都,而师住西山,忻然欲以瓣香见之。会同学数友皆短师,心疑而止。后读其遗言,审其生平,真证密行,深慈高节,一时丛林踞师席者诚罕其比。(《全集》卷首,第312-313页)

  二十六、公元1602年,壬寅年,明神宗万历30年,60岁。有“天台昆岩郑居士”问法于紫柏,紫柏于癸卯年(1603年)有回复。仍滞留京师,有《自题》诗一首,语含预谶。该年闰二月,李贽在通州被抓,三月,御史康丕扬疏责紫柏。
  ①《全集·问本亭》:天台昆岩郑居士万历壬寅冬,曾问“清净本然”之旨于紫柏道人。(《全集》卷二十一,第502页)
  ②《明神宗实录》:(达观)狡黠善变,工于笼术,动作大气魄,以动士大夫。……况数年以来,遍历吴越,究其主念,总在京师。始而丹阳、金坛,归于燕;继而由五台、留都,再都于燕;终由真定、五台卒于燕。……昨逮李贽,往在留都,曾与 此奴并时倡议,而今一经被逮,一在漏网,恐亦勿以服贽心者,望并置于法,追赃遣解,严谕厂卫,五城查明党众,尽行驱逐。(《明神宗实录》卷三七0)
  ③于润甫有《大师自题》:这个阿师,心直口快。走遍天下,圜中自在。万历壬寅夏日,题于赫山会延庆寺之慈标,明年癸卯冬,果圆寂圜中,前知其明验云。弟子三炬盥手拜书。(《全集》卷首,第312页)
  ④《别集·东厂缉访妖书底簿》云:“沈令誉供,系吴江县人。先年在籍投拜,被参问绞监。故僧人达观为师,万历三十年六月,以行医来京。比达观先已在京,朝夕相往计议,救拔德清张本。”(《别集》附录,第75页)

  二十七、公元1603年,癸卯年,明神宗万历31年,61岁。“妖书事件”爆发,紫柏于十一月二十九日在西山潭柘寺为锦衣卫所抓。同年十二月十七日凌晨坐化狱中。该年有与冯梦祯书札多封。
  ①《别集·东厂缉访妖书底簿》:万历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申时,东厂番役李泰等报到,僧人达观,由崇文门内观音寺起身,骑坐黑驴一头,带徒僧两人,俗人一名,到于北安门外,观音庵住歇。五鼓出阜成门,去迄。十二月初一,办事李继祖等,访得达观在西山潭柘寺潜住,西司办事吴应斗拏获,锦衣卫候审。(《别集》附录,第75页)
  ②《全集·十一月二十九日被逮别潭柘寺偈》:寒潭古柘映青莲,野老经行三十年。留偈别来冲雪去,欲乘爽气破重玄。(《全集》卷首,第320页)
  紫柏狱中有《腊月十一日司审被杖偈》、《十四日闻拟罪偈》、《十五日法司定罪说偈》、《腊月初五日从锦衣卫过刑部偈》、《十六日临化说偈》等偈作,“手致江南诸法属等,各各自宜坚持信心。老朽休矣,不得载见,特此为别。付与小道人持执示览。护持三宝,楞严径山刻藏事,可行则行,不可则止。癸卯年十二月十六日。”(《全集》卷首,第320-321页)
  ③憨山德清《全集·塔铭》:及金吾讯鞫,以“三负”事对,绝无他辞,送司寇。……言讫,端坐安然而逝。……时癸卯十二月十七日也。师生于癸卯六月十二日,世寿六十有一,法腊四十有奇。(《全集》卷首,第316页)
  ④陆符《别集·传略》:子夜,犹口授十余偈。黎明索姜汤漱齿,就地坐。诵毗卢遮那佛数声,闭目不语。御史曹学程,先以言事系狱,闻师状趋至,望见则大呼:“师好去!”师复张目微睇,启手扶两足跏趺以逝。时万历癸卯十二月十七日也。师生于嘉靖癸卯六月十二日,世寿六十有一,法腊四十有奇。师报逝,待命六日,坐风露中,颜色不少改,遗命毋龛敛,周以垒埋葬慈慧寺土坎中。(《别集》附录,第74页)
  ⑤朱国祯《涌幢小品》:和尚被执,为曹郎中所挞,创甚。叹曰:“驻不得矣!”即狱中说偈,理襟,敛手而逝。尸不仆,首微敧,有笑容。盖存时只夜坐,不贴身卧席者已三十余年矣。(《涌幢小品》卷二十八,第674页)
  ⑥《别集·与冯开之共十六首》:万历三十年十一月初七日,始得展手示,徐读之,备悉先生并江南法侣,深护智愿之心,即土木偶人亦必知感,况贫道耶?……自密藏去后,贫道与先生疏阔以来,先生得闻药石之言罕矣。……癸卯三月初七日。(《别集》卷三,第63页)
  案:冯梦祯,字开之,号具区,又号真实居士,浙江秀水人(今嘉兴人)万历五年(1577)会试第一,官编修,曾为南京国子监祭酒。他为官有气节,且信佛甚笃,与紫柏友善,为其身边大护法之一。
  案:“妖书事件”是晚明政坛风云变换的一个缩影。明神宗朱翊钧钟爱郑贵妃所生朱常洵,欲立其为太子,但无正当理由废恭妃王氏所生长子朱常洛。于是,在册立太子问题上,一拖再拖,引起群臣不满。万历二十九年,在无奈之下,常洛被立为太子,常洵为福王。此为“争国本”事件。万历三十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清早,有人在内阁大学士朱赓门前发现了一本名为《续忧危竑议》的揭帖,指责郑贵妃欲废常洛而立福王,该书假托“郑福成”为问答。“郑福成”即郑妃之子福王朱常洵当成之意。书中称,神宗册立东宫(太子)实为不得已之举,他日必以“福王”易之。用朱赓为内阁大臣,是因“赓”与“更”同音,寓更易之意。时人称其“词极诡妄”,故谓“妖书”。此书虽短,但鼓动性大,在京师引起轰动,神宗下令严查造书者,紫柏因此遭人陷害。

  二十八、公元1604年,甲辰年,明神宗万历32年。紫柏肉身不坏,弟子奉送南归。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次春夏,霖雨及秋,陆长公西源,欲致师肉身南还,启之安然不动。……至京口、金沙、曲阿诸弟子,乃奉归径山,供寂照庵。以刻藏因缘,且推沈中丞重建大殿,乃师遗命。以师临终有偈云:“怪来双径为双树,贝叶如云日自屯。”以是故耳,时甲辰秋九月也。(《全集》卷首,第316页)
  ②陆符《别集·传略》:次年春夏,霖雨及秋,众忧淹渍久,令田侍者鸣诸当事,得请归龛。启识端然如生,见者悲踊,如佛复出。传听来观,奔动几下。龛归江南,途中尚多求启视瞻礼者。江南弟子议卓塔地,持未决。适《圜中录》刻成,寄至,中有“怪来双径为双树”语,遂定议归径山。(《别集》附录,第74页)

  二十九、公元1615年,乙卯年,明神宗万历43年。与紫柏有交往的官吏朱国祯礼紫柏塔,知内有水,与缪仲淳、澹居法铠等合议,议改葬文殊台,卜定荼毗时日。
  ①憨山德清《全集·塔铭》:越十一年乙卯,弟子先葬师全身于双径山后,适朱司成文宁公国祯礼师塔,知有水,亟嘱弟子法铠启之,果如言,复移龛至开山。乃与俗弟子缪希雍谋得五峰内,大慧塔后,开山第二代之左,曰文殊台,卜于丙辰十一月十九日荼毗,二十三日归灵骨塔于此。(《全集》卷首,第316页)
  ②朱国祯《涌幢小品》:龛归径山,有内臣某,穴龛摸其顶,奇之,舍五百金助葬。初遗命塔于五峰之内,有竞者,伺其徒法铠入蜀,塔于外。缪仲淳先生见而惊曰:“浸杀和尚矣”。会余亦至,议合,而急发之,浸者三尺,启龛,流血水凡三昼夜,可见尸尚未坏。(《涌幢小品》卷二十八,第674页)
  ③憨山德清《梦游集·径山化城寺澹居铠公塔铭》:乙卯春,(澹居法铠)同直指若谷徐公出蜀。是年秋,还径山,大师灵龛已入土。司成文宁朱公礼师塔,按形家言,知地有水,议改葬。公与师护法弟子仲淳缪公,行求善地,改卜于鹏抟峰之阳。(《梦游集》卷二十九,第309页)

  三十、公元1616年,丙辰年,明神宗万历44年。憨山主持紫柏荼毗仪式。
  憨山德清《梦游集·自序年谱》:四十四年,丙辰,予年七十一。……长至月望至寂照,十九日,为达大师作茶毗佛事。先为文以祭之,预定是日无爽,识者异之。二十五日,手拾灵骨,藏于文殊台,弟子法铠随建塔。予为塔上之铭,以尽生平法门之义焉,遂留度岁。(《梦游集》卷五十四,第487页)

  三十一、公元1620年,庚申年,明光宗泰昌元年。顾大韶校定《紫柏集》。
  顾大韶《别集·跋紫柏尊者全集》:忆万历(应为泰昌)庚申岁,达老之徒澹居铠公,持《紫柏集》见示。予为校定二十卷,铠公携往庐山,今其本存亡不可知,然料难再睹矣。此金坛于氏所刻,不知谁所删定,较予所定本,似有遗漏。……顾大韶又识。(《别集》附录,第76页)

  三十二、公元1621年,辛酉年,明熹宗天启元年。憨山校阅《紫柏老人集》。
  憨山德清《全集·紫柏老人集序》:师初往来于金沙曲阿之间,与于、王、贺氏诸君子大有夙缘,所闻最多。如庵居士于公执侍甚谨,得片言如宝,只字不遗。凡随师杖屦者,必搜而得之。师每至匡庐,必主于江州孝廉邢君来慈长松馆,多有所说。师化后,并属弟子仲櫜、润甫,结集成帙。予久沈瘴海,适为师了末后因缘,之双径。先过金沙之东禅,二公以予与师为法门深契,故出其稿,稽首请校而梓之。……昔觉范禅师,妙悟超绝,语工典则,其所著述,自自之曰《文字禅》,故予题之曰:《紫柏老人集》,盖非堕于俗数也。观者当具金刚正眼,视之于言外,则思过半矣。时天启元年岁在辛酉春王上元日书于匡山五乳峰下木石庵中。(《全集》卷首,第310页)

  三十三、公元1660年。庚子年,清世祖顺治十七年。钱谦益辑《紫柏尊者别集》。
  钱谦益《别集·紫柏尊者别集序》卷一:金坛刻《紫柏尊者全集》,已行藂林。此外有钱启忠《集钞》四卷,陆符《心要》四卷。按指禅师携吴江周氏藏本,乃尊者中年之作,白衣弟子缪仲淳、周季华、周子介,执侍左右,手自缮写者。余为会萃诸本,取《全集》所未载者,排为四卷,名为《紫柏别集》。……岁在庚子,十一月长至后七日,来复之日。虞山白衣私淑弟子,蒙叟钱谦益,焚香肃拜谨序。(《别集》,第4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