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2004年总第22期)

敦煌遗书《金刚般若经义疏》卷二录文

方广锠


  [编者按]因作者的特别要求,故本文采用繁体字刊载。
  作者方广锠,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佛学院研究生导师。
  一、说 明
  敦煌遗书《金刚般若经义疏》卷二,原为俄国奥登堡探险队1914年在敦煌探险所得,现藏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圣彼得堡分所,编为Ф167号。图版公布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俄藏敦煌文献》第四册。俄罗斯所藏敦煌遗书大抵为残片,本号则长达1580厘米,较为少见。
  本遗书卷轴装,首残尾全。全卷共42纸,抄写758行,行字不等,大多为20至21字上下。首题残,有尾题,作“金刚般若经义疏卷二”。该卷前半部与后半部为行书,流畅隽美。中部有60余行为较拘束的楷书。故全卷应非一人所抄。尾部有长方形印章,印文为“净土寺藏经”,可知曾为敦煌净土寺所藏。通卷有断句及科分符号,有墨笔、朱笔、橙色、黄色校改。地脚偶有文字,大体为同行校改字之誊写。尾有音义及杂写。从总体风格看,应为8世纪写本。据俄国敦煌学家孟列夫著录,该卷纸色微黄,纸质很薄,厚薄不匀。这是8世纪敦煌地区抄写经论疏释时常用的纸张。
  该义疏逐句疏释鸠摩罗什译《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卷次标示为“卷二”,内容自“若卵生、若胎生”(《大正藏》第8卷第749页上栏第6行)疏释至“果报亦不可思议”(《大正藏》第8卷第751页上栏第7行)。由此看来,全义疏约为三卷。历代经录中,唯有《义天录》著录《金刚经义疏》一种,但为一卷本,与本文献显然无关。著录三卷本《金刚经疏》者有多种,与本文献的关系待考。本文献未为历代大藏经所收。
  本义疏提到唐中宗景龙元年(707)夏五月的一次宫内行道,从行文看,本义疏的作者应为参加此次行道的“明师”。疑为大福先寺主法明、天宫寺明晓、龙兴寺大德(后为福寿寺主)利明三人中之一人,详情待考。义疏称中宗为“孝和皇帝”,但没有提到唐玄宗《御注金刚》,则该义疏应撰写于唐睿宗时期或玄宗初年。
  录文依据《俄藏敦煌文献》发表的图版进行。“□”表示残字,一个“□”表示残缺一字。“□…□”表示残缺字数不清。“◇”表示虽不残缺,但无法辨认的字。缺字可补者用“[]”表示。衍字应删者用“<>”表示。原卷错字应予改正者,用“()”标示。“(?)”则表示录文无把握,仅供参考。
  本义疏引用《金刚经》原文时,往往有撮略等情。为避文繁,录文未一一订正。引文与《大正藏》本《金刚经》有两处较大的异文,值得研究者注意。原文依古代传统所进行的断句,也值得今人注意。本遗书重文号的用法、地脚校订文字的使用等,均为我们研究古代写经,提供新的资料。
  印度佛教传入中国后,怎样被中国人吸收融会,逐步成为中国佛教?这是一个大题目。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个题目的重要性,并在努力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在此,早期中国僧人撰写的大量关于印度佛教经论的疏释,具有无可替代的资料价值。然而,由于古代编纂经录与藏经的僧人的忽视,这批珍贵资料大都散佚在藏外,处于自生自灭的境地。赖有敦煌藏经洞的发现,不少经论疏释得以重见天日,这是中国佛教的幸事,是中国文化的幸事。也是笔者整理介绍这篇义疏的本意。
  二、录 文
  (首残)
  □□我□□□□□□一切□…□心生故名众生。以彼未舍□…□卵生等所度别句,别句有□…□畜鬼界,各具四生。天地□…□色者是依正差别。受□…□名为无色。若有想等,是境□…□无想无色,除有顶能取境相,皆名有想□…□果天,上有无想天。先在下界修无想定,欲界报尽,生彼天中。随下、中、上,寿命短长。穷满寿量,不过五百劫。受无心报,名为无想。于无想界有顶天处,心极昧劣,名非想非非想。无明利想有闇劣故。
  “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者,是灭度处,即(?)第一心诸究竟处,此第一故。灭烦恼业,度诸苦故。
  论说:涅槃略四种:一、自性清净涅槃。谓有菩萨,见一切法其性本寂,故名涅槃。二、有依余涅槃。谓有修者,残苦依在,名有余依;烦恼永寂,故名涅槃。三、无余依涅槃。谓诸无学,苦依永尽,名无余依;众苦永寂,故名涅槃。四、无住处涅槃。谓诸菩萨,修大智悲,轮回不染,名无住处;诸障永寂,故名涅槃。
  涅槃无异,证者有异。就证者数,有四涅槃。此言无余,意说第四。不同小学,趣入第三。入第三者,非究竟故。彼如化城,终可灭故。若尔,何故立无余名?得无住者,真无余故。由此《法花》身子有说:“若得作佛时,具三十二相。天人夜叉众,龙神等恭敬。是时乃可谓,永尽灭无余。”①故知无余是佛所证。不尔,不得名第一心。
  何以故?菩萨发此过愿义,无一切入无余故。卵生湿生、无想非想、下三恶趣,则无灭意。云何能令一切灭度?有三义故,此愿无过。一者,待时生难处者,待□难故。二者,成熟非难处者,令成熟故。三者,成熟度已成熟者,令解脱故。既有常心,愿非虚发,何不直说令涅槃?恐滥有余,非究竟故。不滥外道上界涅槃。彼虽无师,有时自得。若无余灭无自得者,是故菩萨愿令彼入。何不令得无上菩提?以二乘人爱灭度故。
  以何义故,名有余依?统说诸依,略有八种。一施设依,谓五趣蕴,依此施设,我有情等生类、种姓、名字、苦乐、长寿、寿量诸想等想故。二摄受依,谓摄父母、妻子、眷属、奴婢使等,为己有故。三住持依,谓四食事已生有情支持住故。四流转依,谓四识住、十二有支、四生、五趣、生老死等众苦依故。五障碍依,谓天魔等能与善法作障碍故。六苦恼依,欲界所有,令诸有情多忧苦故。七适悦依,谓诸静虑、等持、等至若定若生,多适悦故。八后边依,谓阿罗汉所有余蕴,由斯故说住最后身。言有余者,于八依中已离流转、障碍、所依,但有后边暂依食住。
  若尔,何得名为涅槃?应知涅槃是寂静义。有余依者,有四寂静,故名涅槃。一、苦寂静,谓阿罗汉诸漏永尽,有后诸苦,得不生故。二、或(惑)寂静,贪嗔痴等,得断对除,永不生故。三、业寂静,损恼他业,皆永尽故。四、舍寂静,于六恒住无间住故。谓眼见色,无喜无忧,安住上舍,正念正知。闻声、嗅香、尝味、觉触、知法亦尔。
  无余依中,有二种义。一、无依义,有余依处,所有残依,亦已灭故。彼适悦依,尚无依住,况苦恼依。二、无相义,谓证入者,真安乐住。无生无起,无作无为,是无漏界。常不思议,安乐解脱。永无退转,故名舍宅。洲诸归依,安隐清凉,毕竟解脱。甚深广大,无量无数。难可解了,名为“甚深”;其情宽博,名为“广大”;永无穷尽,名为“无量”;数不能数,名为“无数”。不可数在,有非有故;不可说色,及非色故。受想行识,类色应知。
  “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者,常心也。三世言之,即“无量”;十方求之,即“无边”;种类言之,即“无数”。胎卵湿化,各各如然。众生界无尽,菩萨愿亦然。为众生故,常住教化,故名常心。有常心者,亦是常身。
  “实无众生得灭度”者,是不到心,论言:如菩萨,自得涅槃,无别众生取。众生如我身。常心利益者,亦是二论,同一失也。显常勤义,可如所说。于得灭度,义则不然。岂可菩萨自有得耶?若自有得,即是我想者,即是憍慢者,不得涅槃。云何可言菩萨自得涅槃,无别众生取?应言众生无灭度者,有异生性,无涅槃故。得灭度者,则非众生。得圣性时,舍异生故。亦如嗔人,无得喜者心。若喜时,非嗔者故。
  一切诸法,性无住住,无得无失,乃名涅槃。涅槃无生,谁有得者?诸法无我,谁为灭者?一切众生,即菩提相,云何可得?本性寂灭,即涅槃相,不复更灭。菩萨未成佛,菩提为烦恼。自性清净,只为生死。菩萨如成佛,烦恼为菩提。自性清净,即无住处。亦如一阐提时,不信因果。故说阐提,无成佛者。及信因果,非一阐提。故说佛性,非阐提得。此中道理,当知亦然。众生不可不度,故言“灭度无量众生”。实义不可不知,故说“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住生死者,不得涅槃;得涅槃者,不住生死。凡圣体殊,无有凡夫得作圣者;生死体异,无有众生得灭度者。生死涅槃,互相无故。
  “何以故”,求其义也。
  “若菩萨有我相……非菩萨”者,到想见法,不自度故。尚不自度,何能度众生?不度众生,非菩萨也。
  “复次,须菩提”至“但应如是教住”者,答云何修行、亦降伏心、降伏悭慢、不住相故。
  于中有二:初、直陈行体,次、示益劝修。
  “应无所住行于布施”者,直陈行体也。若观受者,持戒、受戒,是住色相。若观讷钝辩才,是住声相。若见衣服、饮食、卧具、汤药可施不可施,是住香、味、触相。若观福田及非福田、时节、受所、丰俭等者,是住法相。不见施者、受者、财物,名不住相。若示云何行于布施,但以慈心,随法而施。应时给济,是真布施。又菩萨者,不著自身,身亦施故。不住报恩,不为摄他,令属己故。不住果报,不求当来,胜异熟故。不住名称,障大果故。又波罗蜜多有二种果。一者,未来;二者,现在。未来果者,行施得大富,持戒得好身,忍得大眷属,勤得大自在,定得不坏身,慧得根明利,于大众中有大声誉。现在果者,能得一切信敬供养,及现法涅槃。菩萨不求未来果,故名不住相。不求现在果,故名不住色声香味触法。不求敬养,是不住色声香味触。不求现法涅槃,是不住法。
  菩萨行一,乃有多种。无量摄法,六波罗蜜。何为修行,但言布施?论说:檀教摄于六也。初一,是财施,说资生者,即是财物。次二,无畏施,或不恼他,忍受他恼,令无畏故。三是法施,由精进故,求受法者,心无疲倦;由有定故,不贪信施,诸缘不动;由有智慧,心无染污,说无倒错。故说施言,即摄六度。摄六度故,亦具四摄。资生是布施摄,法是爱语摄,戒忍即是利行摄。先自修行,转为他说,即同事摄。但有六度,亦是无量。戒则是慈愍众生故,忍则是悲思疲苦故,施、勤即喜悦乐法故,定、惠是舍增爱断故。由斯一行,即摄万行。
  论意如(?)此,理未必然。声闻之人,先有三学。说戒定慧,彼不生欣,谓已所修。即大乘故,布施一行,彼未曾行。常受他施,不施他故。令教施他,是故偏说。声闻无嗔,然未修忍。为教彼故,说忍辱仙。声闻乐寂,曾未有勤。曰三恒沙,身命布施,千万亿劫,其福虽多,不如四句。为他说者,教修勤也。彼当受佛法,未为他说故。若能勤心,为他说□…□是菩萨。对闻法器,但是布施。
  示益劝修,有□…□结,此即正是。降伏施中,取相心故。法中有□…□谓真微释。
  “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相”[者],□…□也。如向所说,应如是布施。是布施对邪行也。断□…□不住于相,对正行也。离不◇故。
  “何以故”者,征句也。□…□故,不住相。
  “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者,□句也。乐福德者,闻不住相,恐无福故。喻中有两问答。
  “于意云何”,问所解也。先问东方,便于事也。西方尊者皆东南故。“可思量不”,问多少也。
  “不也,世尊”,是初答也。难思量故。
  南西北方,问答亦尔。
  “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是命也。空虚无边,此福亦尔。虚空无碍,不住亦然。虚空无尽,福亦无尽。虚空容受一切,福亦容受一切。虚空无相,不可说有少多;不住相施,谁得说有多少?故言“不住相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
  “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者,结劝也。劝诸声闻,依令教故。
  次下唯释“降伏其心”。降伏取相,疑生成故。于中有七:一、降伏佛相。二、降伏法相。三、降伏僧相。四、降伏正报相。五、降伏依报相。六、降伏胜身相。七、降伏染福相。即于相处,所有疑心降伏相已,疑心亦断。此第一降伏佛相,仍是答问。降伏余相,是第二文。于赞深中便降伏故。
  降伏佛相,文有三句:一、试问善现。二、善现实答。三、如来述成。
  难“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者,试问也。谓有言得如来色身,彼生疑云:若不住一切相,行布施者,云何得菩提,成就诸相好?为降伏彼,故作斯问。
  “不也,世尊。”善现实答也。
  “不可以身相见如来”者,相好是色身,非如来身故。如来者,是诸法如义,不可以肉眼见。
  “何以故”,善现曰(?)征。
  “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者,引佛先言,成佛今义。诸相随好,是顺俗说。“即非身相”者,非第一义,法身相故。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者,述成也。先遣俗,次入真。凡所有相,谓一切相。三十二相,是大人相;诸余相者,谓蒙报相。“皆是虚妄”者,以有为法,三相相故。如来身相,尚为虚妄;况一切相,非虚妄耶?安布众色,以为一相。非真实义,故说为虚。取相者,心取为妙相,故说为妄。此言遣俗。
  “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者,离有为相,是如来故。非肉眼见,唯慧眼见。慧眼见者,无法可见。无法可见,即见如来。但由见异,不由法异。“见诸相”者,但增妄想,不增法实。见相非相,但除妄想。不怀法相,能善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不动故。但除其病,不除法故。“则见如来”者,见相非相,即是如来。自是如来,何宜不见。
  次下第二,赞深劝信,便降伏法相。于中善现先问,示能降伏。“当知是人不于一二佛”下,示所降伏。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者,生疑也。前说“灭度无量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则住甚深。又说无住相布施等,则修行甚深。降伏其心中,不住相施。福德如虚空,即因甚深。不可身相见如来等,则果甚深。甚深法门,难解难入。“颇有得闻,生实信不”,“颇”者,疑难声。诸佛所师,所谓法也。佛今以智,言于法身。自下启上曰“言”;为对众生,宣佛法身曰“说”;“章”者,明也。以上所说,且有三章。即住修行及降伏心。“句”谓总列、标释等句。我今得闻,尚未能信。不审未来,颇有信不?为有受乐,言说法故。须如是发起深法,依本二问,还有二答。此是根本修多罗,正般若摄。以下皆是眷属修多罗,相从般若。
  “佛言(告)须菩提:莫作是说”者,止疑也。
  “如来灭后”,表不亲闻。“后五百岁”,表时极恶。“有持戒修福”者,明有善根。“于此章句”者,于法能信。
  何故须言“后五百岁”?由佛先说,有五五百。第一五百年,名正法时。出家者千万,不得解脱者一二。得真解脱,故是正法。第二五百年,即名象法。然是禅定牢固之时。出家者甚众,得圣者甚少。然多得定,亦似解脱。第三五百年,亦是象法。以有正行,似解脱故。然是多闻牢固之时。出家者千万,得圣者一二。多闻者甚众,得定者甚少。第四五百年,即名末法。唯有教法,多外修故。然乐修福,名塔寺牢固。修塔寺者,不退息故。第五五百年,末法时淹。行人渐恶,名斗诤牢固。以斗诤者,难和解故。今据极恶,故言第五。有持戒、修福者,信解固也。虽有佛性,是可见法。要因持戒,然后得见。信此经者,不久见性。故须持戒,能生信心。修福德者,即布施也。不住相布施,是所修故。
  “当知此(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者,出所降也。不可以少善根为因,能信是法。所降有四:一行、二理、三果、四教。
  “以(已)于无量百千万佛[所],种[诸]善根”者,即是无量善根为因,能信是法。又,种善根,是行法也。正解、正行,名之为善。从佛闻法,名种善根。闻法即能,为佛种故。正解行生,闻为根故。“百千万佛所,种诸善根”者,多遇善友,广闻法也。
  “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举少摄多。多者易见,少难见故。一向无疑,说为净信。“如来悉见”者,佛摄受也。一念尚蒙知见,况多念乎。如来常有,无功用智。虚空界内,所有众生,名身善恶,一切皆知。如来常有,无障碍眼。虚空界内,所有众生,色身善恶,一切皆见。如来亦有,无障碍耳。虚空界内,声之大小,善恶俱闻。“闻是章句”,在闻者身。彼自无声,不可说闻。言知已足,何用见为?若不言见,或者便谓:诸佛比知,非明了见。若尔,何不但言悉见?若不言知,或者便谓:是肉眼见,及相见。世有二语,故并言之。又于佛身,有二胜法。谓:奢摩他、毗钵舍那。虽此二道,常相应转。默(?)奢摩他,说之为知,性安静故。毗钵舍那,说之为见,性明利故。
  “得如是无量福德”者,闻法胜利也。以下释教理深故,以法深故,得福德多。
  “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者,四无我智,知我空也。
  “无法相,亦无非法相”者,四无法智,知法空也。无法者,教法施设。观知立者,皆是假相,无实法故。无相者,根境二取,妄情执著,无实相故。合二为文,说无法相。“亦无非法相”者,但无实性,非无法用。遮拨为无,故作此说。亦无非相者,作者不可得有作善恶相,受者不可得有受苦乐相。见有此说,恶空者,总拨为无。故说亦非无相。合二为文,故说亦无非法相矣。我、法二空,各有四相。合为八种,能对除遣(?)。
  “何以故”者,征说意也。
  “是诸众生,若心取相”者,已下八种,所对除相。外道凡夫,违上法空,第二智也。执能、所,生作受等故,则著我、人、众生、寿者。依此法执,生我执故。我相若(?)依,法相立故。我相者,见五阴差别,妄取一一是我相也。人相者,见身相续,三世不断,是名人相。故别经云:法无有人,前后际断故。众生相者,见一报住,命根不断,是众生相。受(寿)者相者,见命根断,复生六道,名受(寿)者相。言无我、人、众生、受(寿)者相者,了彼四相,非实有故。
  “若取法相”者,二乘小圣,违上法空,第一智也。计能、所,诠相属等相,说名、句、文、蕴、处等法。“即著我、人、众生、受(寿)者”者,亦是法执生我执义。法相常是我相依故。
  “何以故”者,重征起也。
  已释无法相,未释亦无非法相故。若取非法相者,是恶取空及增上慢。菩萨双牒,非法及非相也。俱是拨空,故二合说。“即著我、人、众生、受(寿)者”者,是依二拨,生我相也。有此八种,可对除相。故说前八,能对除道。
  “是故不应取法,<及取相故,>不应取非法”者,结后二空。不应取非法,及非相故。
  “以是义故,如来常说”下,引昔证今。“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指先教法,尚可应舍;何况非法,劝令解也。“法尚应舍”者,实智生故。“何况非法”者,理所不应故。缚筏元(原)欲济河,缚时预拟当舍。河既济已,是舍筏时。设法为度非法,设时预见舍时。非法既无,法亦非有。何故不说船喻,而说筏喻?经说:修道者如游走人,遇河伹可缚筏,无由造船。何故说彼,路遇一河?发心修道,始有烦恼。初闻佛说,遇便信故;不得正智,生见解故。未发心前,所有烦恼,是粗事或(惑),彼已舍故。
  次遣果法相,及教法相。谓有爱乐,成就智相法身。闻上所言,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便生疑念,而有意言:不应取非法,容可舍耶?不应取法,岂当息望?如来不取法,谁得菩提?众生不取法,佛为谁说?如来知已,发此句词。
  “须菩提,于意云何”者,审彼所解也。欲令善现发喝(?)义故。“如来得阿耨菩提耶”,审得果法,欲遣前疑。“有所说法耶”,审得教法,欲遣后疑,
  “须菩提言”下,正说也。“如我解佛意(义)”者,不敢自决,导佛意也。“无有定法名菩提”者,无住处。觉一切法故,菩提无住,住顺流,住法故。随义说者,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不观是菩提,离诸缘故。乃至微妙是菩提,诸法难知故。如《维摩经·弥勒章》。
  “说无有定法,名阿耨菩提”,云何可得?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又无得者,谁得菩提?
  “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者,处、时、根异,说法有异。何有定法,如来可说?又说法者,无法可说。说名、句、字,非色非心,无定法体,故不可说。说善恶因,苦乐果等,作受则有,不作则无,无有定法。云何可说?天亲论云:“但化非真佛,亦非说法者。”遮释迦化身说法,不取法也。不取法,非法故。无说离言者,化身不说离言法故。彼虽有释,亦未甚深。又本住法,辗转传来,无定住法,云何可说?若自所得,非佛说与。同闻一法,自得各异。何有定法,如来可说?
  次下征释,又有两种。初“何以故”,征以何故无得菩提,无法可说。
  “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者,是物释也。“不可取”者,释不得菩提。未现前法,不可取令现前;已现前法,不可取令久住;法不相知,不可取令属已。菩提即是,一切法数。法不可取,何有得时?“不可说”者,释无定法。如来可说,一切诸法,性本离言,法无名字,言语断故。言说一切法,实离文字故。不可说非法,有时是法,二空性故。不可说非非法,有处非法,无体相故。
  “所以者何”,是重征也。及以何义,不说非法非非法耶?
  “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者,重释也。有为有四,无为亦然。一、世俗有为:谓立家、立国,种种功德(?)。诸所作事,皆名有为。贤圣于此得家名。二、世间有为:谓或业苦,或业能为,苦所为故。贤圣已得,出三离染,依欲断修。三、诸净得解脱,名三安立有为②。四谛等是观行者,行安立相故。贤圣不由彼相差别,依自断证,得差别名。四、圣教施设,名为有为。圣者所证,非所施设。彼自悟处,离二相故。无为法者,即无染著。无相智为体者,不通名色,离言性也。离言法性,即真如故。别计真如,是无为者,未得圣智故也。彼非世智,共知有故。又无作用,如眼等故。此文以上,未说无为。自下皆依,无为而说。以上赞深。
  次下劝学,说福得(德)多,令传学故。先立例,次类成。于立例中,如来先问,善现随答。
  “须菩提,于意云何”,问所解也。“若人以满三千七宝布施”者,立事例也。“满三千”者,所施多也。言“七宝”者,施物胜也。金银、琉璃、车渠、马(玛)瑙、珊瑚、虎魄(琥珀),是七宝也。“所德(得)福德,宁为多不”,正是问称。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以解答也。
  “何以故”者,责多义也。
  “是福德即非福德性③”者,以布施福,不趣菩提,无实性故。是故如来,说福德多者,随顺世间,说为多故。又若能知,福非福者,福德乃多。非福德者,无边际故。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者,校量显胜,福德多也。于此经中,有二法行,能趣菩提,其福胜彼。一者受持,二为他说。“乃至四句偈”者,极少为言。每诠一义,以为一句。四句相续,名为一偈。于上所说,随在何文。下至四句等,为二偈、三、四、五等。一偈即胜,何况尽能。言胜彼者,缘前七宝布施福也。
  “何以故”者,征也。征以何故,言说法身。行二法行,乃能胜彼,福智相耶。
  “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菩提皆从此经出”者,为法了因、智生因也。以果胜故,得福德胜。由证此果,得成佛故。闻此经已,成无上道,平等智故。前说无定法,佛可得菩提。今说佛菩提,皆从此经出。二言有异,其义云何?前为遣拂(?),依胜义说。此劝弘经,依世俗说。世俗说佛,从经生故。为遮此见,故次说言:
  “所为佛法者,即非佛法”。佛及菩提,皆是佛法。以随俗说,非真佛法故。行理果教,皆是法相。是故想说,降伏法相,相依想现。但降伏相,相亦尽故。亦已降伏,有生成心。说无定法,可得菩提。亦无定法,是可说故。中宗孝和皇帝于景龙元年夏五月,命诸大德入内行道。至十五日,忽出问云:“金刚经云说,‘一切诸佛,皆从此经出’者,此经在佛先。佛在经先。若经先者,未有佛时,谁说此经?若佛先者,则未有经,佛从何出?请诸大德,释此小疑。”时有兴善寺礼寺主、荆州景禅师、奖法师、俊禅师、齐州静三藏、荐福上座、法藏师等一十五人。余人先承问辞,便共观已,还奏上曰:“圣智深远,非愚僧敢言。请问明师,或能起者。”上乃取问,回与明看。明时奏曰:“圣人此问,从来未闻。问而不云,先圣有诫;无言不酬,书已有教。记(既)蒙垂问,敢不尽心。一切诸经,皆有二体。一者是教,即名句文。二者是义,即理行果。若论议(义)经,经先佛后。诸佛所师,所谓法也。以法常(?)故,诸佛亦常(?)。若论教经,佛先经后。故说佛出,方转法轮。今言‘诸佛从此经出’者,由证空理,得成佛也。辄以愚漏(陋),遮对圣言。轻繁(烦)视听,复深战阡。”上时大悦,复问云:“最初成佛者,是谁所教授?”明时对曰:“无最初佛,曰无始故。设有初佛者,从众生学。一切众生,各有自然智。互不相学,不成种种。唯有菩萨,乃能遍学一切众生智,成佛一切种智。亦如有人,问于孔子:‘学有师乎?’孔子答言:‘文武之道,不堕于地。贤者识其大,不贤识其小。’夫子上亦何常师之有乎?众人各有一长,夫子遍学,而成备善。众生各有一解,菩萨学而成佛智人。”上又大悦,谓众人言:“不有明师,此问谁答。”令因述作,聊记所言。不欲显其已能,但为留其圣问。
  次下第三,降僧相,以不可取、不可说故。有四问答,四果别故。四道果者,是僧数故。皆是佛问,须菩提答。
  “须菩提,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是第一问。虽断与(?)或(惑),得非想定,能发五通,不名为圣。以彼皆有颠倒见故。若断诸见,证断界已,得名圣人。已离四到(倒),得同生故。最初入取,名须陀洹。须陀洹者,是西方语。此名“逆流”,不顺生死故;亦名上流,上上增进故;亦名预流,得预圣道,顺法流故。此名入流,流有两种:一谓圣道,二为涅槃。此人得道,向涅槃故。但是此道,则离我见。故问能念,“我得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以理直答也。以离我见,亦无我慢、增上慢过,不能生念,“我得果”故。
  “何以故”者,善现自征。
  “须陀洹人,名为入流”者,译语解义也。“而无所入”者,我见灭已,无能入心。无我智生,便无所入。以无我者,离我所故。智愿即果,无能、所故。“不入色、声、香、味、触、法”者,不入下界也。色香等性,彼根所行。取者五根,于境转故。圣者圣智,知圣法故。但离尘相,名为不入。见妍蚩者,是色尘也。能生爱恚,取舍垢故。闻毁誉者,是声尘也。能生喜怒,顺违垢故。嗅香尝味,觉触之时,有可意相、不可意相,是三尘也。能生爱著,增背相(?)故。意识若缘亲疏、恩怨、善恶、苦乐、男女等形,生住灭相,乃名法尘。能生分别、取舍等故。入见道时,得法眼净。远尘离垢,故言不入。“是名须陀洹”者,结体成名。不念我得,乃真得故。
  “斯陀含<人>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是第二问。得初果已,不能进断而命终者,名极七返。有进断三、四品,然后命终者,三、二生家,皆初果摄,更不别得。先见道时,于诸见或(惑)得断果已,于欲修或(惑)进断六品。或世俗道,先伏六品,令得入圣,并斯陀含。
  “不也,世尊”,即正答也。
  “何以故”者,征其义也。
  “斯陀含名一往来”者,译[语]释义也。但断六品,名薄贪嗔。有命终者,名一往来。人中天上,一返往来,入无余故。“而实无往来”者,除增上慢,无往来想。无有少法,能从此世,转至他世。即生即灭,无去来故。亦无少法,能从此处,转至他处。才生即灭,无动义故。说往来者,则续增上慢也。如来说者,世流布相,然非颠到(倒)。众生于此起执著相,乃名颠到(倒)。须菩提闻此经已,离颠到(倒)相,知无往来。“是名斯陀含”者,结德成名。
  “阿那含能作是念不”者,第三问也。若一来、若一向,总名斯陀含。若得须陀洹,进断六品;若有先修世间断道,六品已敬(尽);闻法悟道者,皆是斯陀含,更不别得。已断欲界,修断九品,名阿那含。故为斯问。
  “不也,世尊”,是正答也。
  “何以故”,征。
  “名为不来”者,译语释义也。更不重受臭身、虫身、食身、毒身,更不还来欲界受身,亦不还来廿五有,故名不来。“而实无来”者,非但随俗更不还来;于胜义中,若来已,更不来。一切诸法,实无有来。“是名阿那含”者,从实立名,名阿那含。
  “阿罗汉能作是念不”,是第四问。欲现无色身,证皆那含,更不别得。是故但问阿罗汉人。
  “不也,世尊”,直答。
  “何以故”下释,释中先解,后用已证。
  “实无有法,名阿罗汉”者,西方唤阿罗汉,此云“无生”。我生已尽,不受后有故。亦名无著,离三界欲,无所染故。亦名无贼,已能永害烦恼贼故。但于名色,离生死过,实无别法,名阿罗汉。
  “若阿罗汉作是念”者,番显也。若念我得,即是我见。得阿罗汉,是我所见。有我见者,即为著我。有我所见,即为著人、众生、寿者。诸所摄受,皆众生故。三相不断,往当取生人、受者故。
  “佛说我得无诤三昧,……最为第一”者,用色证也。世流布想,佛说我得。是不动智,依第四禅,缘他欲界,未生事或(惑),护今不生,名无诤定。欲界烦恼,是诤性故。“三昧”者,是西方语。此名“等持”。平等持心,一境性故。“最第一”者,于无诤者,无等胜故。“是第一离欲”者,阿罗汉中无等等故。三界事或(惑),总名为欲,断三界或(惑),名离欲性。是故弥勒立三圣性:初离见或(惑),但名断性。次离修或(惑),名为离性。得苦尽时,名为灭性。非唯离欲,<欲>而得离欲名。
  “我不作是念”者,称佛所说也。但有证智,无妄念故。
  “若我作是念,……世尊则不说”者,佛如实知,无妄语故。自念我得阿罗汉道,即未离欲,非阿兰那行。阿兰那行者,寂静行也。照五蕰空,是闲寂故。“实无所行”者,离一切相故。阿罗汉中,有时解脱、不时解脱,有慧解脱,有俱解脱。又有退法、思法、护法、住法。必升进,住不动,皆阿罗汉,故不别说。
  次下第四,降伏正报相,为(?)对少闻,生喜足故。说然灯佛,以广所闻。复有疑者,有意言云:“若一切法,皆不可取、不可说者,云何如来于然灯佛取菩提记?然灯佛与世尊记耶?”为降伏彼。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者,问所解也。
  “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得”者,以解仰答也。大经中说,然灯佛前,已曾供养七万五千佛,又供八万、九万,六千、七千,不得授记。何以故?以有所得故。至然灯佛乃蒙授记,何以故?以无所得故。有所得者,有我相也。有我相者,不能为众生受苦忍恶,不堪授佛记。布发泥中,是无我相。言于法者,于自身中,十八界法,无所得者。十八界中,求其定主,竟不可得。又言“于法无所得”者,于言说中,无实智故。真实法身,无得记者。诸法性相,无住住故。前念已灭,后念未生,现在不住,于何时法而得受(授)记?为从如生,得授记邪(耶)?为从如灭,得授记邪(耶)?若从如生得授记者,如无有生;若从如灭得授记者,如无有灭。一切众生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众圣贤亦如也。然灯佛所,为于何法,得授记邪(耶)?是故于法实无所得。
  次下第五,降伏依报相。为离小小攀缘,作念修故。庄严佛土,是大攀缘。复有疑者,窃作念言:“比闻菩萨,庄严佛土,成就众生。若一切法不可取者,云何佛土可庄严邪(耶)?”为遣此疑,故应发[问]。
  “‘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不也,世尊’”者,以意正答也。
  “何以故”下,自征自释。
  “庄严佛土”者,为取形相,计为清净。摄为我所,安置众生也。“则非庄严”者,取相妄说,非实严故。“是名庄严”者,不依形相,不计我有,但依实体,名真庄严。以其心净故。
  “是故须菩提,菩萨应如是生清净心”者,教真庄严也。“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者,若住诸尘,非净心故。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者,不取下尘界无所住。无所住者,心自净也。
  次下第六,降伏胜身相。为自见身胜,则舍离众生故。复有疑者,作是念言:“正报、依报,两果皆无。云何说佛证得广大报身受乐?”为遣此疑,依喻审问。
  “譬如人身,如须弥山王,……是身为大不”,有阿修罗身,亦如山故。又说佛身如须弥山王,映蔽一切诸来众故。
  “须菩提言:‘甚大,世尊’”,是领答也。修罗大身,即非法故。须弥在海,蔽诸山故。
  “何以”下,释成大义。
  “佛说非身是大身”者,须弥山王无分别故。不自取身,以为大身,身乃真大。天龙神等,依住受乐。捉岚猛风,所不能动。佛身亦尔,心无分别。不取自身,以为大身,法身亦大。一切众生,依法受乐。世问八法,不能动故。诸是身者,有我、我所,故非大身。诸非身者,无我、我所,是名大身。一切诸法,皆无我所,即一身故。
  次下第七,降伏染福相。以财布施,是有漏故。更说胜校量,表持福胜。令闻经者,离外道之论故。先说施福多,次校量法胜。前已说竟,何宜更说,义差别故。前说满一三千,今说满多三千故。何不前文,即为多说?渐化众生,令悟入故。
  “如恒河中所有④沙数,如是沙等恒河”者,取一河内所有诸沙,以沙计河,一沙一河,河为甚多。“于意云何”,问彼所解。“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者,多恒河中所有沙数,皆如本河。如是诸河沙,可说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是略答也。
  “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者,是释答也。
  “我今实言告汝”者,令信解也。福多难信,恐生疑故。“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者,谓发大乘心。“乐行布施”者,是施主胜。“以七宝”者,所施物贵。“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界”者,施贵物多。“以用布施”者,起行胜也。“得福多不”者,问彼所解。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者,是领答。
  “佛告须菩提”下,是校量胜。“若善男子、善女人”,亦取发心向大乘者,为利他故,名为善人。“于此经”者,为法胜也,于此经中得福多故。“乃至受持四句偈”者,极少为言。四句尚胜,何况尽能。“为他说”者,事业胜也。但自受持,法流不广;为他说者,流布(布)广故。“为此福德胜前福”者,正较量也。胜有四种:一摄胜福,二堪受供养,三难作能作,四能生胜想。前福德者,摄受胜福也。施非菩提因,法得菩提故。
  “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当知此处……应供养”者,堪受敬养也。言“随说”者,不简趣生之胜劣也。生信解者,是说经处。依信解者,正法转故。“当知此处”,是闻经者。“一切世间”者,但是众生,众生类也。“天”,谓欲、色、无色诸天,是趣生胜。“人”,谓四洲所有诸人,是修进胜。“阿修罗”等,八部诸神能护持故。“皆应供养”彼闻法者。彼闻法者,有出世法,堪受世闲妙供养故,所以偏说。
  “如塔庙”者,类令解也。西方本音,名窣堵波。传者讹略,为云塔也。谓就中言,名为胜处。庙者,[犭*(白巳)]也,是此中言;塔是砖、瓦、泥土等物,胜者所居;皆应供养。庙是胶、柒(漆)、布、木、蜜、余材等,有尊者相,即应恭敬。彼有经者,亦与彼同。虽是或业所感苦身,然此经者,是佛法身,法身所居,可谓塔也。彼身即是高胜处故。虽有余业烦恼漏身,闻此经已,即有有智相。有智相者,可谓庙也。法身、智身,皆是佛身。故应供养,如佛塔庙。
  “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者,难作能作也。此一部经,尽能受持者,文义具也。尽能读诵者,得总持也。
  “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法”者,于彼四句,此为胜故。又有般若胜于前之五度,故名第一希有之法。受持此经,则有般若,在彼身中,故名成就第一之法。
  “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若尊重弟子”者,能生胜想也。受持、读诵此经典者,即是经典所在处也。两论皆说,外器为处,亦未可也。不看经中,当知是人,亦疏谬也。法由人弘,人是法处。“则为有佛”者,已下佛种故。“若尊重弟子”者,真菩萨故。三乘弟子,菩萨为尊。所以法施胜财施也。以受法者,应供养故,即成尊重。受财施者,不堪供养,乃益卑贱故。又受法者,习智慧身。受财施者,生烦恼身。如是已释赞深生信。
  次下第三,当释立名劝学。
  须菩提先为两问。“当何名此经”者,问前所说经之总名。“我等云何奉持”者,问得名已,受持规范。
  “是经名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者,答前问也。义如先释。无著有云:如画金刚,两头宽,中央狭者,乃戏言也。“以是名字,汝当奉持”者,答后问也。此是略答。
  “所以者何”下,征得广释。
  “佛说般若波罗蜜”者,名句味也,言佛说故。“则非般若波罗蜜”者,遮取著也。依名言取,非实智故。所以不言是名般若波罗蜜者。“于意云何”下四问,显示是金刚义,即是般若波罗蜜故。第一“于意云何”,破说法相。第二“于意云何”,破世间微尘相。第三“于意云何”,破三十二见如来相。“若善男子、善女人”下,破有身命懈怠相。无说法者,空断相也。
  “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是第一问。
  “须菩提言”,是第一答。“如来无所说”者,正说法时,无能所故。夫说法者,无说无示。其听法者,无闻无得。但以方便,晓悟众生。实无有法,如来可说。此破说、听、能、所等相,故名金刚。
  “三千大千,微尘多不”,是第二问。三千大千,名一佛刹,故就为问。“所有微尘”者,凡夫妄计,有微尘成;佛说微尘,为除影象假想,分析至不可析,假说微尘。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是第二答。然是失旨,故须如来重自正说。
  “诸微尘”者,取彼所解。“如来说非微尘”者,示现正义。外道所计,本无自性。假想分析,便非实尘。以分影象,不析质故。直看外境,复非微尘。贪嗔等相,乃是实尘。境不污心,尘相污故。“是名微尘”者。贪嗔等相,为尘污时,微尘污时,微难识故。
  “如来说世界非世界”者,凡夫妄计,计细成尘。尘非细成,亦非世界。诸析法者,析粗为细。所析影象,亦非世界。若依佛说,外器非世,无界分故。众生是世,外界计故。如来所知,乃真世界。故就结言:“是名世界。”此破微尘及世界名相,故名金刚。
  “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是第三问。最可敬者,所谓如来。观如来者,<多观如来者>多观妙相。能破此相,实是金刚。故问可以见如来不。
  “不也”,直答。
  “何以[故]”下释。不敢自决,引佛言成。“如来说卅二相,即是非相”。卅二相,是轮王相,非如来故。又说诸相,皆是虚妄。虚妄相者,非如来故。“是名卅二相”者,知卅二是俗相也。又知诸相非相,则是如来。如来无相,乃是实相。能破此相,故名金刚。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身命布施”者,破我、我所,有身命相。最可爱者,所谓身命。身命尚施,知复何悭。恒河沙等多身命多,当应布施,况今一身。由此亦能除懒惰意及懈怠想。知身非身,命是假命,放舍身命,住众生用。恒沙众生,皆恣彼意,可谓曰“施恒沙身命”。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者,破无说法空断相也。虽知诸相非相,然佛圣教仍可受持。为人解说受持即法身久住,解说利乐众生,远离二边,甚为多福。
  次下第四,领解修行。于中有二:初,善现领劝(解);后,如来述劝。
  “须菩提闻说是经”者,简昔曾闻,显希有也。“深解义趣”者,善于句义,得意趣也。对治无失,向大果故。“涕泪悲泣”者,喜极故悲。自鼻曰涕,自眼曰泪,情思曰悲,含啼曰泣。“而白佛言”者,情发于中,不能不言。“希有,世尊”者,从昔以来,未曾闻故。“佛说如是甚深经[典]”者,是希有也。从甚深智之所发故。“经”谓法戒,“典”为正当。“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者,未闻而闻,成希有也。闻、思、修慧,具名慧眼。依教解者,说之为闻。此是领解。
  次下劝修。初劝当时,次劝后世。“若复有人,得闻是经”者,劝当时也。“信心清净”者,于正闻时,信无疑故。“则生实相”者,于思修时,如实解故。“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者,得法利也。三慧所成,皆名功德。依难闻法,得希有名。
  “是实相者”,信心清净之所生也。“则是非相”者,无相实相,非言说等所有相也。“是故如来说名实相”者,有巧方便,显示彼故。
  “我今得闻……,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者,判令为易也。已得慧眼,亲从佛闻,理在不疑,有何难处。
  “若当来世……第一希有”者,断后为难也。“若当来世”者,现前无佛也。“后五百岁”者,人无慧眼也。“其有众生”者,谓有持戒及修福也。“得闻是经”者,展转传闻也。“信解受持”者,信文、解义、得念总持也。“是人则为第一希有”者,于难信解处时,能信解故。
  “何以故”下,有三征释。“此人无我”等相者,于极颠到(倒),时能离四到(倒)故。
  “所以者何”,第二征也。征何所以?无我等相,第一希有。
  “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受(寿)者相,即是非相”者,以彼到(倒)相,非真实故。
  “何以故”者,第三征。“离一切相,则名[诸]佛”者,离诸到(倒)相,即实相故。二乘但能离四见到(倒),未得名为离一切相。菩萨但能离四心到(倒),亦未得名离一切相。如来能离四种相到(倒),乃得名为离一切相。“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受(寿)者相”者,离相到(倒)也。以一切相,皆依想现,离一切相者,想不现也。是故说言:“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
  次佛述劝,文有三节。一、离道劝,学此经者,离众道故。二、得利劝,学此经者,得大利故。三、灭罪劝,学此经者,灭业障故。初中有二:先劝即会,后劝当来。劝即会中,教离六道。一、于初闻时,离惊怖道。二、于闻法已,离著教道。三、于修行时,离嗔恼道。四、于传法时,离取相道。五、于佛所说,离不信道。六、于行施时,离障遵道。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者,仰是述词。以须菩提领解修行,皆与般若共相应故。
  “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希有”者,离惊怖道也。有惊怖者,心便退屈,障精进故。今所闻经,同昔未有,恐是非处,心惧故惊。不断疑心,不敢趣入。有疑虑故,一向故怖。无修证时,心碍故畏。能无此三,甚为希有。又有解者:世尊往昔向于声闻,我说有有法,及有空法。今于此经,闻无有法,故惊。闻无空法,故怖。于思量时,有无二理,不能相应,故畏。能无此三,甚为怖(希)有。更别释者:于三自性,先曾闻解。今闻相无自性性,故惊。生无自性性,故怖。第一义无自性性,故畏。若闻此经,入三无性,不惊怖畏,甚为希有。虽作此释,义或难□。“□□□(何以故)”下,文不可入故。别论有说,惊怖有五。皆是二乘,闻大故起。一、诳惊怖,将非如来欺诳我等,说空法耶?二、多事惊怖,云何令我行施等耶?三、疑惊怖,将非魔作佛,恼乱我心耶?四、损惊怖,先所修作,是虚损耶?五堕惊怖,不取一切法,非恶取空耶?不惊怖者,亦有五也。一、解佛所说,但空名相,不空实事,则如来不诳。二、知依福智,二资粮满,得大菩提,不怖□□。□(三)、信佛真语、实语、如语,巧方便说,疑问自除。四、知佛先说,令我断障。解佛今说,令我成德。故令甚益,功无损失。五、知不取法,不取非法。不受福德,非不受菩提。受与不取,非恶取空故。于此经闻时不惊,信佛语故;思持不怖,深解义故;修时不畏,见如来故。当知是人甚为希有。
  “何以故?……如来说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者,第二,□□(于闻)法已,离著教道也。次第修行,施为第一,劝修不住诸相施故。究竟最胜般若第一,经说般若波罗蜜故。常(?)说六种,佛为第一。离一切相,则名佛故。“如来说第一波罗蜜”者,显此法门,胜一切法门故。“非第一波罗蜜”者,谓此修多罗,但是法门,非波罗蜜故。“是名第一波罗蜜”者,显示此法门,□□波罗蜜因故,又是无量诸佛说故。此经所说,义异文故。寻文得义,是第一故。
  “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者,第三,于修行时,离嗔恼道也。由闻此经,解苦无苦,有实谛故。实谛法中,无忍者故。“忍辱波罗蜜”者,众所谓也。如来说忍辱波罗蜜,欲断所疑也。众生舍身,有苦行果。谓闻经者,有苦、行苦。如来所说无恚恼相、无我人相、无□……□(众生忍,无众生)忍⑤,则非忍辱波罗蜜多。
  “何以故”,征其义也。
  “如我昔为歌利王”下,列事证也。如来过去行菩萨时,城外林中修慈三昧。时有国王,名歌利罗,于春三月众花敷时,与诸采女出城游戏。诸女舍王,至忍辱所。即以慈心,而为说法。王寻后至,问忍辱言:“汝得阿罗汉耶?”答言:“未得。”又问:“汝得阿□□(那含)⑥耶?”答言:“未得。”王即怒言:“汝未离欲,云何自在,观我采女?”忍辱答言:“我虽观女,都无欲心。”王复又言:“诸仙断谷服气,尚有欲心。况汝少年,云何无欲?”忍辱报言:“无欲不由断谷服气。有戒慧者,即无欲心。”王复难言:“汝若有戒,云何毁他?”忍辱报言:“有嫉恚者,乃名破戒。我无嫉恚,云何破戒?”王复问言:“何名为戒?”忍辱答言:“忍名为戒。”王即报言:“我今试汝,知所忍不?”即劓其鼻,及割其耳。忍辱于时,容颜不改。诸臣谏言:“此是大人。愿王莫损。”王语臣言:“汝云何知此是大人?”诸臣白王:“见受苦时,颜色不异。”王即报言:“我当更试,知有嗔不。”尔时即更截手足,损已舍去。由忍辱仙常修慈故,四大天王常随守护。四大天王为忍辱故,起大风雨,飞砂雨石。歌利罗王以怖畏故,却来皈依,请受忏悔。忍辱报言:“我无嗔心,何须乞喜。”王言:“云何得知无嗔?”忍辱报言:“我云无嗔,还似无贪。”即发愿言:“我于汝有嗔心者,使我此身永为残缺。若我于汝无嗔心者,令我此身平复如故。”言以(已)平复。今引昔事,用成所说,“我于尔时”者,世流布语。“无我等相”者,离执著言。照见五蕰皆空,一一无我。观王等蕰,亦无主宰,是无众生。无众生故,不见嗔怒害我者相。无我相故,不见有苦、受害者相。以空无相,故无嗔害。
  “何以故”下,重征番释。
  “若有我相,……应生嗔恨”者,取自、他相,有能、所害者,著相凡夫,有烦恼故。前言割截者,割耳劓鼻,俱名为割;刖足截手,并为名截。又节节支解者,刖足截手,各于节节,分四支(肢)故。割耳劓鼻,并于支解,解彼身分,令相离故。有我想者,应生嗔恨。不生嗔恨,知无我想。以此番显,显上顺成。
  “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者,为明多劫。久闻此经,以曾多劫,堪忍众苦。汝等今日,得闻此经。当于来世,堪忍众苦。虚空界中,众生遍满。但有众生,则有恼害。不可令他,无恼害意。但须修已,无嗔□□(恚心)。故列此文,以为永试。
  “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菩提心”者,第四,于传法时,离取相道也。前文已说,离一切相,则名诸佛。此文又说,离一切相,发菩提心,即是菩萨。转相劝发。虽复化众生,不住众生相。《解脱经》云:“一切者,名为生死;非一切者,为佛法僧及正解脱。”又说:“一切法者,无常、无乐、无我、无净;非一切法,是常、是乐、是我、是净。”
  色声香味触法,皆是生死。故说“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住六尘者,起或(惑)业故。有或(惑)业者,当受苦故。
  “应生无所住心”者,一切诸法,性无住,住无住,无住乃是真住。是真住者,即心自住,实无所住。
  “若心有住,则为非住”者,不知外性非性。不是自觉,圣智住故。
  “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者,引佛正言,以为法也。
  “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者,妄想颠到,非实相故。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者,所执我、人相无性故,但随妄情而施设故。不知实恒(相)遍无离者,是正趣生;不知如来施设依者,是二无我。
  “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至“无实无虚”,第五,于佛所说,离不信道也。论有四语,无“不诳”故。此经语五,有彼四故。天亲解云:说佛菩提名真语者,如来菩提性真实故。说小乘法名实语者,苦等四谛是谛实故。说大乘法名如语者,即真如故。一切受(授)记名无异语,记去来今无错谬故。无著依于二谛染净,释此四语:真语者,为显世谛相。实语者,为显世谛修行有烦恼相、及清净相。如语者,为显第一义谛相。不异语者,为显第一义修行有烦恼相、及清净相。论□□尔,未可全依。于此经中,无正信故。佛说真语等,欲令信是经。不证今经,便为诞(?)说;应依此经,说令解故。说我、众生、人、受(寿)者相,当知是妄。佛说无我、无人、众生、寿者相,依真智说,故名真语。说有众生得灭度者,彼依相续前后假说。佛说灭度无量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依无二性,说一实语。无二之性,则是实性,故是实语。计我财物,施与众生,或有增益。计无众生,不行施等,或有损减。如来今说,是福德性,即非福德,离曾(增)益道;是名福德,是名庄严等,则无损减道。称理言之,离有离无,故名如语。说度众生,则非众生,是名众生。说福德性,则非福德,是名福德。说庄严佛土,即非庄严,是名庄严。说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说忍辱,非忍辱,是名忍辱。说实相,即非实相,是名实相。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说微尘,非微尘,是名微尘等。始终不异,名无异语者。说无胜利,名为诳语。施身施命,不如此经,有大利益,不名诳语。迦叶难言:“将非如来,欲令众生,入于地狱?”如来答言:“我于众生,皆生子想。何缘当诳如子想者,令堕地狱?”故知说无实利,则名诳语。如来昔说小乘是令脱苦,今说大乘乃名得乐。亦如长者,宅内说三,且令免害。出宅等赐,始令游戏。以上所说,是真实如。不诳、不异,理宜生信。
  “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者,善分别自心。现知外性非性,于法实无所得,故言无实。离生住灭,见得自觉,知善法乐,于内有证,故言无虚。两论皆言:言说之中无异义故,能为实义作胜因故,经云所得无实无虚,彼解说法有实有虚。言不及义,亦可丑也。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则无所见”者,第六,于行施时,离障遵道也。先说所除障,后出能断道。此即为初。带相而行,皆名住法。意识所缘,是法尘故。“如人入闇,则无所见”,喻说障也。闇有二种:一者无目。日光中闇,彼失眼有(?),得此闇名。二者日没。眼前黑闇,彼虽有目,得此闇名。住法行施,亦是二闇:一无慧眼。虽闻此经,有佛日出。彼无慧目,则无所见。二佛日没。不住于相,是般若经,可名日出。彼住于法,与经相违,佛日于彼,可名为没。彼具二闇,故名无所见。
  “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者,出能断道也。心不住法,而行布施,是真道体。“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喻说断道也。明亦二种:一者有目,闇中少见故。二者日出,令见遂明故。菩萨亦尔。一曰有慧眼。未闻此经,少见无相。二遇佛日出。般若光中,见种种故。
  已上六文,教离六道。是劝即会,令学此经。次下预劝,未伐(法)弘经。
  “当来之世”,示弘时也。“有善男……”,善男、善女出弘经者,摄受正法,成熟众生,乃可名为善男、善女。以彼未成就慈善根故,能于此经受持读诵者,弘法行也。言“于此经”,简昔所说。“受”谓听闻,“持”谓忆念,“读”者执文求义,“诵”者背本温文。书写解说,皆弘经行。文观自学,且说四门。“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见”者,佛无碍智,悬摄受也。“佛智悉知是人”,佛生死智,如实知故。“佛慧悉见是人”,佛圣慧智,明了现故。“是人皆成无量无边功德”者,以利诱也。长短言之则无量,佛智不能知分斋故。大小言之则无边,如来不能限内外也。
  次下第二,得利劝。文有四利:一得多福。二向胜乘。三当重住。四可尊贵。得多福者,以胜校量。
  “若善男女”,谓乐福者。寅、卯、晨(辰),名曰初分;巳、午、未,名曰中分;申、酉、戌,名曰后分。各以恒河沙,等其数多也。“身命布施”者,所施重也。“无量百千万亿劫”者,时分长也。此乐福宜多。问:“何处得有尔所身命施?”答:“假设为言,示应语也。”又经所说,未必要以自身布施。自身于彼,无胜用故。应知即以彼身布施,彼于自身,有重爱故。饥者须食,施食即施命。彼不得食,失身命故。寒者须衣,施衣即施命。彼得衣已,得身命故。应死者须救,救令不死,即施身命。彼不蒙救,失身命故。持戒而不煞,施一切命。梵行、软语、无贪嗔等,皆是布施众生身命。菩萨方便,不可思议。何必损身,自断其命,然后成就菩萨施耶?
  “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者,以最劣慧,比最大福,尚能为胜。何况书写、为人解说者,有最胜惠,可为比耶?先未有本,依言而著曰“书”。先已有本,依本转抄曰“写”。“受持读诵”,文如上释。“为人解说”者,依本宣传曰“说”,开阐意义曰“解”。“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者,若广别说,穷劫不尽。故巧方便,要略言之。不可以识识,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言说。分别显示,名“不可思议”;不可权衡,称知轻重,不可以度量,量知短长,不可以斛升,量知多故。不可称量寻求,知其分齐,名“无边功德”。
  “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者,向胜乘也。声闻独觉,是小乘者,不闻此经。有渐悟者,回心向大,是发大者。佛乃为说顿悟菩萨,先是大乘,然为众生。住生死者,不闻此经。有求如来,最上乘者,尔乃为说。
  “若有人能受持”等者,即以上利,劝行法行。“悉知见”等,义同前释。
  “如是人等,则为荷担如来菩提”者,当重任也。如理天下,是天子事。委任大臣,臣荷重住,荷负天子天下事故。阿耨菩提是如来事。付嘱菩萨,菩萨即荷如来重担,荷负如来十佛事故。
  “何以”下,释。“若乐小法”者,谓二乘人,则于此经不能听受,及自读诵。耽三昧乐,不乐言说。故迦叶有言:“世尊往昔说法既久,我时在坐,身体疲懈,但念无常、苦、空、无我,嘿然而住。”故知乐小法者,不能听受。尚不欲闻,况能读诵。有“著我见……受(寿)者见”者,为诸外道,不能读诵、为人解说。彼有我、人、众生等见。佛能解说无我等经,彼常所说非佛经故。
  “在在处处,若有此经”者,得尊贵也。随何时分,说为“在在”。各于当时,在现在故。随何方域,说为“处处”。各依方面,处所处故。“若有此经”者,受持、读诵、书写、解说,皆名有经。彼摄受经,为已有故。“一切世间天人……所应供养”者,以财敬供说法法师,法师即以正行供养所说法者。“当知此处则是塔”者,高胜可尊也。“皆应恭敬,作礼围绕”者,“恭”犹勤也,“敬”犹重也。作礼示有敬心,围绕情无舍离。“以诸花香而散其处”者,花则光色鲜荣,见者悦豫;香则美气氲馥,闻者安乐。以财表敬,莫此为先。
  次下释灭罪劝。先劝即会,次劝末代。
  “若善男、善女,受持此经,为人轻贱”者,出所灭罪,叙众生疑也。或有男女,读诵此经,不蒙敬重,却被轻贱。浅识闻见,多生疑网(惘):“若使此经是希有法,在在处处但有此经,一切天人应供养者,何为此人为他轻贱?”为断此疑,须说是人。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遭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由学此经,灭业障故。诸所作业,略有二种:一者定受,二不定受。不定受中,有业时定而根不定,或转重令轻,转轻令重。有业根定而时不定,遇缘即受,不遇不受。有业时根二俱不定,缘会即受,不会不受。于时定中,更有三种:一顺现受,二顺生受,三顺后受。
  时不定业,亦有三种。或有重业,可作轻受。或有轻业,可作重受。非一切人,有此转义;唯愚兴智,是转业人。愚者恶业,转轻令重:转现受业,作生受业;应人中受,转地狱受。智者恶业,转重为轻:转生受业,作现受业;应地狱受,转人中受。
  问:“何等业名重?何等业名轻?”答:“身口意作,名为重业。有身非口,有口非身,名为中业。唯意作者,名为轻业。”又一义解:业前方便、作根本业、及业后起三时有心,名为重业。一时无心,即名中业。二时无心,乃名轻业。又有义解:尽受作则重,多时则中,少时作则轻。又有义解:具分作者重,多分作者中,少分作者轻。又有义解:重境作者重,中境作者中,劣境作者轻。又有义解:重心作者重,中心作者中,轻心作者轻。
  又问:“作何等善,转重令轻?作何等恶,转轻为重?”“作已能悔,转重令轻。作已不悔,转轻令重。”又有义解:供养三宝,转重令轻。不敬三宝,转轻为重。又有义解:读诵大乘,转重令轻。毁谤大乘,转轻令重。又有义解:敬事法师,转重令轻。轻慢法师,转轻令重。又有义解:修身、修戒、修心、修慧,转重令轻。若有不修身心戒慧,转轻令重。今此文中,所说转者,是后报业。经说是人,先世罪故,先世作业,今世未受,应堕恶道,乃是后身。后身对先世,是后报故。今此经中,说能转法,是能转法,是学大乘。经说受持、读此经故。亦是修慧,读诵此经,是慧学故。“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灭业果也。何徒灭罪,亦能生善。无上正等觉者,即是最胜平等智慧。学此经者,定能得之。此经本从最胜智起,依经智兴,说经同智。智从经生,故说为“得”。
  次劝末代,有四句经。一、念昔多福。二、以经校量。三、将护彼意。四、劝彼令知。
  “我念过去……无空过”者,念昔多福也。诸宿住智,皆随念行。言“过去”者,曾于现世,过已灭入。“无量阿僧祇”者,数阿僧祇至无量故。“于然灯佛前”者,于是中间,说然灯故。“得值……那由他”者,逢佛多也。“那”者,多也。“那由他”言,当此该数,更至八百四千万亿。“皆悉供养”者,四事百一,供而养之。“皆悉承事”者,三业一体,承而事之。“无空过”者,精勤无间,不虚度也。
  “若复有人,……所不能及”者,以经校量也。“若复有人”者,欲以比已,随是何人。“于末后世”者,简今正化,取末法时。“能持此经”者,意弘此经,闲(简)余经也。“所得功德”者,取持经福而为校量。“于我供养诸佛功德”者,比佛功德,持经者胜。取持经福,一为百分。彼供佛福,不及其一。分为千分、及万亿分,亦不及一。乃至算数,亦不及一。“譬喻所不能及”者,无胜受法,可为喻故。
  “若善男女于末后世……狐疑不信”者,将护彼意也。佛若具说末世受持所得功德,明佛与佛,乃能具知,亦能具说。但恐人闻,心则狂乱,狐疑不信。护有损故,不说大利。“狂”谓痴狂,不了义故。“乱”谓散乱,名言或(惑)故。“狐疑”则不能趣入,“不信”则取秽浊心。
  “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者,劝彼令知也。佛说此经,欲以一切诸佛功德,施与一切学法众生。如是深经,时乃说之。甚深难得,名“不可思议”。一切诸佛所有果报,持此经者皆已得之。难得能得,名“不可思议”。譬如王子,册作储君。得册书已,一切皆得。天下万姓,皆我有故。佛说此经,为发大乘、最上乘者,持此经已,一切皆得。十方众生,诸佛正法,皆我有故。
  金刚般若经义疏卷第二
  ①引文参见《妙法莲花经》卷二,《大正藏》第9卷,第11页上栏。
  ②旁注“见修学”三字。
  ③“非福德性”,《大正藏》本作“非复福性”。参见《大正藏》第8卷,第749页中栏。
  ④“所有”,《大正藏》本作“所所”。参见《大正藏》第8卷,第749页下栏。
  ⑤原卷此处残缺,作“无々□□々忍々”,且从残剩的笔画看,第一个残字应为“众”。考虑到《金刚经》原文相关文字作“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故拟补为“无众生忍,无众生忍”。但尚缺失有关“寿者”的文字。待考。
  ⑥此处原卷残缺二字。按,《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称:“歌利,此云极恶。佛昔作仙山中修道。王猎疲寝,妃共礼仙。王问得四果?皆答不得。王怒割截。”(参见《大正藏》第33卷,第163页上栏)故拟补作“那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