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源1995年第3期

无知是可怕的

怀  进

  不久,北京的中央戏剧学院上演了一部名叫《思凡》的话剧。据悉该剧是反映佛教出家人生活的,特殊的内容加上特殊的身份,对我似乎产生了莫大的吸引力,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也曾前往剧场一睹其“风采”。
  该剧讲述的是一位因家贫又有病魔缠身、自幼被送出家的佛门尼师,思念凡尘,以至无法压抑情欲的内心挣扎的故事。但通过编导等人的添油加酷,该剧完完全全成了一幕肆意丑化佛门僧尼形象的闹剧!其实佛教向来介导“无神”论,强调理智与道德,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当今的中国大陆,信仰佛教的人不多,误解佛教的人倒是多如牛毛,在这些人的头脑中,往往认为宗教部属“怪力乱神”,是“迷信”,他们见到佛教的出家人宛若“天外来客”一般!既然误解严重,一般人也就不可能以尊重的心态来看待僧尼。由此可见,该剧的上演对佛教的负面影响不啻雪上加霜了!
  众所周知,由于佛教中的出家人是禁欲的。于是乎一般人便认为佛教不仅视情欲为罪恶,而且是“束缚和违背人性”的,果真如此吗?回答是否定的。佛教把男女情欲的本能看作是正常的人性需求,并不避讳这方面的问题,在家学佛者皆有权利过正常的婚姻生活,佛教的戒律只要求他们不可拈花惹草或红杏出墙,以免造成夫妻反目、家庭破碎的悲剧。另一方面,出家僧尼禁欲,是为了修道,因为男女情欲会阻碍修道的进程,在二者不可兼得的情况下,出家人舍情欲而取修道。这是为了达到修持上的喜乐而选择性地放弃情爱。出家人不结婚,是为了禁绝情欲的方便。但如果一个人无法超越情欲,进而屈服情欲者,当然也可以自由选择“在家”身分,其手续也相当简便,我国宪法第36条不是明明写着“宗教信仰自由吗”?不知是编导无知,还是故意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佛教可从不箝制任何人的意志,出家是要超越俗世的烦恼,跨越“人性”达到“圣性”!这是一种自我要求,也是一种升华和转化!一般人总以为出家人是用勉强压抑的方式处理情欲的本能,其实并非如此。据医学界证实,压抑本能,极易造成心理变态,佛教僧尼需要有比世俗人更健康的心理,因为变态心理障碍修道的力量并不亚于正当情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佛教僧尼如何禁欲的呢?那是透过一定的渐进修持工夫,在修持中得到了深度禅定与高度智慧结合后的轻安妙乐,这种经验传于身心,比男女欲乐更醇厚而持恒。有了这种轻安妙乐,自然淡泊情欲,不必出自勉强。但是在《思凡》一剧中,由于编导根本不了解佛教如何看待情欲的问题,才会如此丑化它!
  更有甚者,如最近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部电视连续剧《武则天》,里面有一段描写武则天出家为尼的戏,据历史史实记载:武则天十四岁时,唐太宗李世民召入宫为才人。太宗死后,武则天曾入感业寺为尼,唐高宗即位,复召入宫。但在该戏中,编导为了商业利益,竟然置历史史实于九霄云外,随意虚构,夸张,诋毁佛教,丑化僧尼,在该剧中,编导们除了把武则天入寺为尼描绘成一个“同性恋者的猎物”、把感业寺的尼师描绘成一些不通人性、不尽人情凶神恶煞的“巫婆”式的人物外,竟然还把对佛教信仰极度虔诚的唐高宗皇帝与出家为尼的武氏在神圣而庄严的佛教殿堂发生性关系!!!编导的这一“发明创造”真可谓是千古绝唱!内容极其荒诞、曲调极其低落,淫荡之风甚浓!可以说编导无知到了什么地步,那么这出戏的表演也就荒唐到了什么地步!
  我想,作为影视圈的文艺工作者,均应本着良知,应大力宣倡真善美,为社会提供更上乘的精神食粮,来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绝不该为了商业利益而泯灭良知,以恶为善,以丑为美,颠倒黑白,因自己的无知而导致众人的愚昧!在此,我忽然记起台湾一位著名学者说过这样一句话:“无知是可怕的,而不彻底的知尤更可怕!”是啊,如果一些貌似真理的东西在人们头脑中根深蒂固,那么真理便会很难被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