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源1995年第3期

闲  情

  我们看电视、报纸、杂志,常看到有记者问名人说:“请问你休闲的时候做些什么?”
  答案有时候是:“我休闲时逛街、看电影。”
  有时候是:“我游泳、打网球。”
  有时候是:“我在家里陪陪父母妻子”。
  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当然也有一些是支支吾吾的:“我……看看书呀,看看电视呀!……到郊外走走呀!……有时间去旅行到处看看呀!”
  我看到这样的访问,总觉得那不是“休闲”,而是“忙得不得了”,因为对我来说,休闲是什么都不做,才能算是休闲,即使脑子里面想,也是负担。
  我平时喜欢散步,那时差不多只是散步,什么都不想,所以走一趟下来,流几滴汗,心像空了一般。我有一位写小说的朋友也爱散步,他散步是为了构思小说,所以一趟走下来可能三四个小时,一路上什么也没看见,有一次还撞了电杆,回家后满头大汗,愁眉苦脸,因为小说里的结并未因散步解开,人反而焦虑了。
  ——这样的散步不是“休闲”,是“休命”,比工作时还累。
  以散步为例,有人游泳游到腹痛三日不能弯腰,这不是休闲,有人逛街到两腿红肿,这也不是休闲,有人看电视看到泪流满面,这更不是休闲,有人参加国内的旅行团,十四天旅行十个国家,这尤其不是休闲,是拼命!
  因为休息不一定闲,而闲的时候也不一定能休息。
  有一次一个记者来访问,临走时回马一枪问我:“你休闲时做些什么?”
  “什么也不做。”我说,顿时两个僵在那里,我只好补充说明:“我不用心去做什么。”
  其实,休闲主要的是在心情,不在时间和形式,只要保有几分闲情,再忙的时候也能减少焦虑,没事做时不至于无所适从。“不用心”就是“不着心”,不为一个念头操心,不被一个焦躁留住,念来念转,身心自在,这才是闲情,有闲情的人休闲才有用,没有闲情则休闲何益?对于那些一天不工作就坐立不安的人,休闲正是一种折磨,而彻夜打麻将的人下桌之时/总比上班还累!
  闲情的境界、中国的禅宗讲得最透彻,像“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竹密无防水过,山高不碍云飞”;“不雨花犹落,无风絮自飞”,“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这些境界都是闲情。
  我们总以为老人才有闲情,其实不然,有闲情的人不易老,我们总以为休假时才有闲情,也不然,没有闲情的人,他的心灵永不休假,我们总以为富人才有闲情,更不然,多一张钞票的人就少一分闲情。
  名利是闲情的世仇,潇洒是闲情的好友,无碍才是闲情永远的伴侣!
  (台湾)林清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