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6月3日,一个代表全国各地区、各民族、各宗派佛教徒的联合组织——中国佛教协会宣告成立,实现了中国佛教三大语系、四众弟子空前的大团结,成就了中国佛教史上前所未有的奇勋。今年8月下旬,中国佛教协会将在北京举行八届二次理事会暨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周年纪念会,回顾总结六十年的光辉历程和宝贵经验,把握佛教发展的殊胜因缘和大好机遇,满怀信心规划中国佛教更加美好的未来。

当前位置: 光辉历程六十年

广致五洲今旧雨 护持万世太平花

——中国佛教协会对外交流事业六十年

 

  开展国际交流是中国佛教的一大优良传统。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年来,本着爱国爱教、和平友好的宗旨,积极开展对外友好交流工作,参加国际宗教和平组织,为进一步发展与世界各国佛教界的友好合作关系、增进与各国佛教徒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与友谊、树立新中国佛教的良好形象、促进祖国统一、维护世界和平,作出了积极和重要的贡献,成为一支不可替代的民间外交力量。

  一、参加国际组织、维护世界和平

  中国佛教协会首任会长圆瑛法师曾说过:“我们既为佛子,当作佛事。什么是佛事?保卫世界和平乃是最大的佛事。”指明“佛事”与“世事”的统一性。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之初,巨赞法师、赵朴初居士就曾代表中国佛教界致电日本世界和平主义者会议,表达了中国人民对世界和平的主张和愿望。1963年11月,中国佛教界发起召开亚洲十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佛教徒会议,会议谴责当时越南南方当局迫害佛教徒的罪行,共同发表了《告世界佛教徒书》,表达了广大亚洲佛教徒维护和平的愿望和决心。

  20世纪七十年代,随着世界格局和国际形势的变化,世界各宗教开始进行对话与合作,加强宗教在维护世界和平中的作用,“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和“亚洲宗教者和平会议”等国际宗教和平组织相继成立。

  “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简称“世宗和”,英文缩写WCRP)于1970年10月在日本京都召开第一次大会。中国虽因“文革”未能参加成立大会,但是赵朴初居士曾率领中国宗教代表团出席了1961年、1964年分别在日本京都和东京举行的世界宗教和平会议,积极参与了成立“世宗和”的酝酿筹备工作。“文革”结束后,赵朴初代会长于1979年8月率中国宗教代表团参加了在美国普林斯顿举行的“世宗和”第三届大会。中国宗教界重登世界宗教舞台备受关注,赵朴初居士在大会上当选为“世宗和”副主席。自第三次大会后,赵朴初会长以“世宗和”副主席和中国佛教领袖的身份,多次率团参加“世宗和”会议并作重要发言,表明中国宗教徒维护世界和平的愿望与决心。为了进一步加强与“世宗和”的交流与合作,中国于1986年6月在北京主办了“世宗和”国际理事会会议。赵朴初会长致欢迎词和闭幕词,并作了题为《通过工作和祈祷争取世界和平》的主题发言。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十世班禅大师也在大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会议通过了《致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各地区、国家和地方分会书》。国家副主席乌兰夫会见了来京出席“世宗和”国际理事会会议的各国宗教代表。“世宗和”国际理事会会议在北京召开,展示了中国改革开放后宗教恢复和发展的大好局面,促进了中国宗教徒与世界各国宗教徒的相互了解与友谊。

  1994年,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简称“中宗和”,英文缩写CCRP)成立,赵朴初会长当选为“中宗和”主席。赵朴初主席于1996年7月会见了来访的“世宗和”主席约翰·布伦司牧师和秘书长威廉·文德利先生。“世宗和”高级领导人的访华,加深了“世宗和”与中国的相互了解及“世宗和”对中国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立场的认识。

  “亚洲宗教者和平会议”(简称“亚宗和”,英文缩写ACRP)是“世宗和”在亚洲的姊妹组织。“亚宗和”于1976年11月在新加坡召开第一次大会并成立,中国宗教界因“文革”未能参加。“亚宗和”第二次大会于1981年11月在印度新德里举行,以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李荣熙为团长的中国宗教代表团应邀参加了大会。自第二次大会以来,中国佛教协会派代表参加了“亚宗和”的历次大会,利用“亚宗和”的多边宗教舞台,宣传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介绍中国佛教的情况,表明中国佛教界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立场。

  除参加“世宗和”、“亚宗和”的活动外,中国佛教协会领导人还多次参加其它国际宗教和平会议。中国宗教界于2000年8月组团参加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宗教和精神领袖世界和平千年大会”,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嘉木样·洛桑久美·图丹却吉尼玛活佛、圣辉法师参加代表团访美,圣辉法师在闭幕式上代表中国佛教徒祝福世界和平。“世界宗教领导人和平峰会”于2002年6月在泰国曼谷举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刀述仁居士、副秘书长学诚法师参加。“亚洲佛教徒争取和平会议”第十届大会(简称“亚佛和”,英文缩写ABCP)于2003年2月在老挝举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学诚法师率中国佛教代表团应邀参加大会开幕式。

  “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简称“世佛联”,英文缩写WFB)于1950年在锡兰(今斯里兰卡)成立。第一届世界佛教徒大会在锡兰召开时,当时曾有在锡兰留学的中国僧人参加会议,因此中国被认为是“世佛联”的创始国之一。中国佛教协会于1954年致电祝贺第三届世界佛教徒大会在缅甸仰光召开,与“世佛联”开始往来。第四届世界佛教徒大会于1956年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召开,喜饶嘉措会长、赵朴初秘书长率团参加大会,这是中国佛教协会第一次参加“世佛联”大会。代表团受到热烈欢迎与各方关注,体现了具有二千年历史的中国佛教的巨大影响。中国佛教协会于1961年组团参加了在柬埔寨金边举行的“世佛联”第六届大会。因第六届大会没有更正该组织在第四、第五届大会上出现的严重政治错误,中国佛教协会暂时中断了与“世佛联”的联系。“世佛联”第十四届大会于1984年7月在斯里兰卡科伦坡召开,应斯里兰卡总统贾亚瓦德纳和“世佛联”斯里兰卡地区中心的邀请,在斯方承诺妥善处理“世佛联”存在的严重政治问题的前提下,赵朴初会长率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席大会。在该次大会上,赵朴初居士当选为“世佛联”副主席。此后,中国佛教协会恢复了与“世佛联”的友好合作关系。“世佛联”第十五届大会于1986年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召开,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班禅大师率全国人大代表团访问尼泊尔并参加第十五届大会开幕典礼,班禅大师宣读了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的贺词,赵朴初会长以特别顾问身份同行,中国佛教协会派出以贡唐仓活佛为团长的代表团出席大会。此次大会由于班禅大师、赵朴初会长的出席,使国际佛教界对中国藏传佛教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中国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立场有了更深的认识。中国佛教协会于2001年邀请以潘·瓦那密提主席为团长的“世佛联”高级领导人代表团访华,加强了“世佛联”对中国佛教现状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了解。2002年12月,“世佛联”在马来西亚召开第22届大会,为了表彰中国佛教界为世界佛教徒友好联谊作出的积极贡献,大会授予已故赵朴初会长(原任“世佛联”第一副主席)最高荣誉奖章,并一致推举中国佛教协会提出的人选继任“世佛联”第一副主席职务。

  二、中韩日三国佛教的“黄金纽带”关系

  佛教传入中国三百多年后,逐渐由中国传播到韩国、日本等周边国家,从而使中国成为北传佛教的中心。一千六百多年来,佛教已经成为中、韩、日三国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和纽带。

  新中国成立后,三国佛教界突破重重阻力,友好交往不断,不仅重续了三国人民千载的殊胜因缘,而且赋予了更为积极的时代意义,这种关系被赵朴初会长形象地誉为“黄金纽带”。

  1、与朝鲜的佛教交往

  公元四世纪后期,中国佛教传入朝鲜。七世纪中叶,新罗统一朝鲜半岛后,不少新罗僧人入唐求法,中国佛教华严、法相和净土等宗派相继传入新罗,盛行于社会各阶层。

  六十年代的朝鲜战争使得朝鲜半岛分裂为朝鲜和韩国,中国与朝鲜半岛的佛教交往,也就分成了中朝与中韩两个部分。

  就中朝佛教交往来说,在抗美援朝运动中,中国佛教界组建抗美援朝工作组,积极支持前线斗争。1951年6月,北京佛教界接待朝鲜人民代表访问团。1963年10月,“亚洲十一个国家和地区佛教徒会议”在北京召开,朝鲜佛教徒联盟中央委员会委员长安淑用法师出席。1983年3月,朝鲜佛教徒联盟中央委员会发来《致世界一切佛教组织的信》,中国佛教协会专函表示支持他们反对战争、争取祖国和平统一的正义斗争。1986年1月,以朴泰浩委员长为团长的朝鲜佛教徒联盟代表团应邀来华参观访问。当年9月,赵朴初会长赴朝鲜进行友好访问,这是建国以来中国佛教界领导人第一次访问朝鲜。1986年,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第十五届大会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召开之际,中国佛教界向该组织总部和东道主积极表示支持朝鲜佛教徒联盟代表参加大会。1991年夏,以周绍良副会长为团长的中国佛教协会友好访朝团访问朝鲜,受到朝鲜佛教界的热情接待。2002年11月,朝鲜佛教徒联盟中央委员会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友好访问。

  2、与韩国的佛教交往

  1990年8月,中国佛教协会正式邀请韩国佛教宗团协议会徐义玄会长访华,这是中韩尚未建交前两国佛教界的一次重要活动。翌年11月,徐义玄会长访华并取得圆满成功。1990年10月,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第十七届大会在韩国汉城召开,明旸副会长率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席,受到韩国佛教界的特殊关照。1992年8月中韩正式建交,两国佛教交流日益频繁。当年9月,赵朴初会长访问韩国,受到韩国佛教界和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和友好接待,并与卢泰愚总统在汉城青瓦台总统府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东国大学还授予赵朴初会长名誉博士称号。赵朴初会长访韩期间,出席了东北亚佛教领导人和平会议,这个会议是由中国佛教协会和韩国佛教宗团协议会协商,东北亚地区的中国、韩国、日本、俄罗斯和蒙古等五国参加,南亚地区的斯里兰卡和缅甸佛教界的领导人随喜参加的区域性国际佛教会议。

  1993年6月,以田云德长老为团长的韩国天台宗代表团来华参加天台山国清寺大殿佛像开光暨住持升座典礼,并商定在天台山国清寺建立韩国佛教天台纪念堂。

  1997年6月,韩国佛教宗团协议会会长宋月珠长老率领由曹溪宗、太古宗、天台宗、真觉宗、观音宗、法华宗、总持宗、普门宗、元晓宗、念佛宗、大乘宗、曹洞宗12个宗派总务院长组成的代表团来华访问,受到中国佛教协会和各地佛教界的热情接待。

  1998年9月,圣辉副会长率领中国佛教代表团对韩国进行了友好访问。

  2001年10月,以总务院长徐正大长老为首的韩国曹溪宗代表团来华访问,分别受到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和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王兆国的接见。

  2002年4月,应中国佛教协会邀请,韩国佛教真觉宗统理院长孝庵法师率团来华访问。

  从1993年赵朴初会长提出中韩日三国佛教“黄金纽带”关系构想以来,中国佛教协会及各地佛教界与韩国佛教各个宗派的交往不断深入,中韩两国佛教交流从最初的人员往来、参访等一般性交流,发展到互助合作、共同进行一些实质性的交流。

  3、与日本的佛教交往

  日本的佛教是在公元538年(一说552年)从中国经由朝鲜半岛传入的,自此中日两国佛教开始了长达千余年的友好交流。鉴真(688—763)、隐元(1592—1673)应邀东渡,分别开辟了日本律宗和黄檗宗。另一方面,最澄(767—822)、空海(774—835)等入唐求法僧和荣西(1141—1215)、道元(1200—1253)等入宋求法僧回国后,各自创立了天台、真言、临济、曹洞等宗。有些宗派的创始人虽未到过中国,但亦与中国有殊胜法缘。如净土宗法然(1133—1212)视中国的善导大师为该宗高祖,净土真宗的亲鸾(1173—1262)将包括中国的昙鸾、道绰、善导等人敬为“七高祖”。由于中日甲午战争(1894—1895)和抗日战争的爆发,中日两国的友好关系遭到破坏,佛教间的交流亦被迫中断。但是,中日两国人民源远流长的文化交流、法脉相通的兄弟情意依然深深地植根于两国人民和佛教徒的心中。

  在新中国成立后不久,1952年10月,“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和平会议”在北京举行,出席会议的中国佛教界代表托人转赠日本佛教界一尊药师佛像,此举在日本佛教界友好人士中引起巨大反响。1953年初,日本佛教界人士联名给中国佛教协会筹备处回信,对日本佛教界未能制止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侵华战争表示忏悔,并热切希望重新缔结两国佛教界的友好关系。当年2月由日本佛教界及日中友好协会等组织共同发起成立“中国人俘虏殉难者慰灵实行委员会”,从1953年起,历时11年,分九批送还在日殉难的三千多中国烈士遗骨。当时存放烈士遗骨的日本东京枣寺,至今仍然供奉着“病殁华人灵牌”。1961年5月,该委员会委员长大谷莹润(1890—1973)率团访华,提交了一份六千七百余人的殉难劳工名单,并向中国佛教协会赠送由日本佛教界一千五百余人签名的“日中不战之誓”签字簿,表达了日本佛教界希望中日和平友好、永不再战的坚定决心。

  1955年7月,为密切与中国佛教协会的友好联系,促进中日佛教友好交流,日本佛教界发起成立“日中佛教交流恳谈会”,参议院议员、真宗大谷派的大谷莹润任会长。它是当时日本佛教界对华交流的唯一窗口,也是1967年5月以关东佛教界为主成立的“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的前身。1974年10月,关西佛教界成立“日中友好佛教协会”。这两家友好组织是赵朴初居士三次(1955、1957、1960年)赴日参加“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大会”、两次(1961、1964年)出席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以及1957年9月中国佛教协会战后第一次邀请以全日本佛教会会长、曹洞宗管长高阶珑仙(1876—1968)等日本佛教各宗派代表人物组成“日本佛教亲善使节团”访华等活动,积极开展与日本佛教界友好交流的结晶。特别是1963、1964年中日两国佛教界、文化界隆重举行纪念鉴真大师圆寂一千二百周年活动,增进了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为促进两国邦交正常化起了重要作用。1980年4月,在邓小平、邓颖超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的鼎力支持下,日本国宝鉴真和尚像回国巡展,掀起了中日友好新的热潮。此外,“日中友好净土宗协会”(1977)、“日中友好真言宗协会”(1978)、“日中友好临济宗黄檗宗协会”(1979)、“日中友好天台宗协会”(1984)等日本佛教各宗派友好组织随后相继成立。而且,在立正佼成会创始人庭野日敬(1906—1999)的积极斡旋下,包括中国佛教界在内的中国宗教代表团首次出席了第三届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普林斯顿大会(1979)。

  为进一步加强与日本佛教界的友好交流,中国佛教协会不仅着重恢复或修葺了与日本佛教各宗派有法缘关系的山西玄中寺、天台山国清寺、西安香积寺等祖庭,还修建了广东肇庆庆云寺荣睿法师纪念碑(1963)、宁波天童寺道元禅师得法灵迹碑(1980)、国清寺天台宗祖师显彰碑(1982)、西安青龙寺惠果·空海纪念堂(1984)、西安草堂寺鸠摩罗什纪念堂(1992)、山西玄中寺大谷莹润显彰碑(2000)等,赢得了日本佛教界的信任和高度评价。因此,赵朴初会长作为中国佛教界的代表先后获得日本佛教传道协会第十六届“传道功劳奖”(1982)、净土宗佛教大学名誉博士学位(1982)、立正佼成会庭野和平财团第三届“庭野和平奖”(1985)、净土真宗本愿寺派龙谷大学名誉文学博士学位(1990)以及日本政府授予外国友人的最高荣誉——“勋一等瑞宝章”(1992)。1986年,四川隆莲法师亦荣获日本佛教传道协会第二十届“传道文化奖”。在此基础上,两国佛教界在人才培养等方面开始了具体合作。日本佛教大学迄今共为中国佛教协会培养了六批(1981、1983、1988、1999、2000、2001)九名佛教人才、高野山真言宗一批(1989)二人、真宗大谷派大谷大学(1990、2001)二批二人。自1986年起,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还与日本佛教大学定期举行佛教学术交流会议,目前已成功举办了九届。1992年,开封大相国寺与日本临济宗大本山相国寺结为友好寺院。

  4、中韩日三国佛教“黄金纽带”构想的形成

  继续发展同韩国和日本佛教界的友谊,是中国佛教对外友好工作的一项长期重要的任务。随着中韩和中日佛教界友好往来的不断深化,如何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是摆在三国佛教领袖面前的重大课题。“黄金纽带”构想由此应运而生。

  1993年,以赵朴初会长为团长的中国佛教协会代表团赴日本参加日本佛教界在京都举行的庆祝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活动,韩国佛教界领导人也参加了这一盛会。赵朴初会长在讲话中提出:中韩日三国佛教界的友好交流自古至今已形成一条“黄金纽带”。这一形象的比喻,概括了三国佛教关系的过去和未来,立即得到韩国和日本友人的赞同和共鸣。他们提议召开三国佛教首脑会议,以进一步推进三国友好关系的发展。

  经过三国佛教界代表的协商和筹备,1995年5月22日,首届“中国、韩国、日本佛教友好交流会议”在北京召开。来自三国的佛教界代表105人出席会议,并有韩国、日本佛教界人士500余人列席会议。会议以“友好·合作·和平”为主题,旨在构建三国佛教的友好关系,积极推动三国人民的友好交流,维护东亚稳定和世界和平。

  赵朴初会长在致开幕词时,形象地论述了三国佛教的友好关系,他说:“在地缘环境上,我们山水比邻;在文化习俗上,我们同溯一源;在宗教信仰上,我们一脉相承。有许许多多的纽带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不可分离。在所有的这些纽带中,有一条源远流长、至今还闪闪发光的纽带,那就是我们共同信仰的佛教。我曾送给它一个形象的名字:黄金纽带。回溯历史,佛教在中、韩、日三国人民的文化交流中起着媒介的作用。可以说,佛教上的合作与交流是中、韩、日三国文化交流史上最重要、最核心的内容。”他联系当前的世界局势,希望三国佛教徒继承和发扬自古以来三国友好合作的传统,让这条黄金纽带“连接更多的国家和民族,为亚洲的繁荣和稳定、为人类的和平与幸福披精进铠、作大功德”。

  三国佛教界代表在致辞和发言中回顾历史,展望未来,表示愿尽最大努力,通过佛教交流加深三国人民之间的友谊,推进亚洲和世界和平事业。

  会议通过的《北京宣言》充分肯定三国佛教友好交流对推动三国友好合作和维护亚洲和世界和平事业的重大意义,特别指出:“会议回顾了众所周知的在半个世纪前发生的那场战争给中国、韩国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会议吁请三国佛教徒提高警觉,维护公理,伸张正义,防止历史悲剧重演。会议决定,中韩日三国佛教交流大会(或委员会会议)今后轮流在中韩日三国举行,每年一次。

  后来在韩国(1996)和日本(1997)举行的大会,分别发表了《汉城宣言》和《京都宣言》,就人类共同关心的战争、环境保护、人心净化、道德提升等问题,以及三国佛教界在21世纪的友好合作和交流问题达成了共识。三国佛教代表还共同举行祈祷世界和平法会,充分表达了三国佛教徒热爱和平的共同愿望,产生了积极的社会影响。三次大会,三国佛教界均派大型代表团参加,出席会议者上千人,成为三国佛教界举办的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出席人数最多、内容最丰富、成效最好的多边国际友好交流活动。

  “黄金纽带”的构想,引起了三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1995年,国家主席江泽民亲切会见了三国佛教领导人,李鹏总理发来贺电。汉城会议时,韩国总理李寿成等政府要员会见了三国佛教界人士。日本会议期间,日本前首相竹下登出席开幕式并致贺词。这在三国佛教交流史上是空前的。

  根据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委员会会议的精神,三国佛教界互相派遣访问学者、留学生,在培养人才方面进行了诸多尝试;举行学术交流会议,互相交换佛教书刊,加强信息的沟通与交流;组团互访,朝拜佛教圣地,加深了相互了解,加强了彼此的友好关系;每年4月三国佛教徒都在本国植树,借以推进环境保护事业;选编三国佛教徒共同尊奉的圣典,以三国文字公开发行;互相派遣和接收修行体验僧,迄今为止,中国和韩国之间的修行体验活动已举行了5次,中国和日本之间也举行了3次。中国佛教协会还分别授予日本佛教大学原校长水谷幸正(1998)、阿含宗管长桐山靖雄(1998)、净土宗大本山增上寺法主藤堂恭俊(1999)、立正佼成会会长庭野日矿(2000)等人中国佛学院名誉教授称号。这都是“黄金纽带”构想在当今的具体实践和体现。

  三、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的佛教交流

  南亚、东南亚一直是佛教流传的重要地区,中国同南亚、东南亚佛教国家之间有着悠久的传统友谊。中国古代佛教徒在与南亚、东南亚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光辉业绩。法显、玄奘等大师至今在斯里兰卡、印度,还是家喻户晓的伟大人物,千百年后的今天,一提起他们,还能唤起这些国家的人们与我们之间亲如兄弟的情谊。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后,积极发展同尼泊尔、印度、斯里兰卡、孟加拉等南亚国家以及泰国、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佛教界的友好往来,在平等和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良好的合作关系,开展不同形式的友好交流活动。回顾中国佛教协会对南亚、东南亚友好交流六十年的历史,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佛陀慈悲和平教义的伟大感召力。

  1、与缅甸的佛教交流

  1956年全世界佛教徒共同纪念释迦牟尼佛涅槃二千五百周年,许多亚洲国家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缅甸举行了第六次佛经结集大会和释迦牟尼佛涅槃二千五百周年纪念活动,应缅甸政府和缅甸联邦佛教协会的邀请,以祜巴勐为团长,赵朴初、大悲为副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参加了这一活动,祜巴勐在大会上发表了祝词。印度副总统拉德哈克里希南博士为佛陀涅槃二千五百周年专门写信给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喜饶嘉措大师。应印度政府邀请,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到印度参加了释迦牟尼佛涅槃二千五百周年纪念大会。柬埔寨政府于1957年4月在金边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以持松法师为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应邀前往参加,并向大会赠送礼品。喜饶嘉措会长也致电柬埔寨王国佛教会,祝贺佛陀涅槃二千五百周年纪念大典的举行,向柬埔寨佛教徒表示敬意。1956年,中国佛教协会邀请以阿难陀·柯萨尔雅雅那长老和吉那拉塔那长老为正副团长的包括7个国家的11位僧人组成的国际佛教僧侣代表团访华。代表团一行在八个城市进行了参观、应供、座谈、说法和讲演等一系列活动,还参加了中国国庆观礼,参加了中国佛学院开学典礼,受到中国佛教徒的热烈欢迎。

  中国佛牙舍利是中国的国宝,也是全世界佛教徒崇奉的圣物。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年来,佛牙舍利曾应缅甸政府和佛教徒的礼请三次巡礼缅甸,法缘殊胜,盛况空前。1955年,佛牙舍利第一次赴缅巡礼时,缅甸联邦派遣以大长老和政府高官组成的代表团专程来华迎奉,周恩来总理接见了代表团一行,缅甸政府总理吴努到机场迎奉佛牙舍利。1994年4月至6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佛牙舍利应缅甸政府和佛教徒的礼请第二次赴缅甸供奉45天,中国佛教协会派佛牙舍利护送团和护法团护送佛牙访缅。1996年12月6日至1997年3月5日,中国佛牙舍利第三次赴缅甸巡礼,接受缅甸佛教徒为期90天的瞻礼供奉。赵朴初会长在广济寺会见了以缅甸宗教部部长苗纽中将为团长的缅甸迎请佛牙舍利代表团全体团员。佛牙舍利巡礼缅甸时,受到缅甸举国朝拜,万人空巷,盛况空前。中国佛牙舍利三次赴缅甸瞻礼供奉加强了两国佛教徒在共同信仰基础上的友好合作,增进了中缅两国人民的胞波情谊。

  2、与斯里兰卡的佛教交流

  斯里兰卡是世界主要的南传上座部佛教国家,中斯两国佛教友谊可追溯到东晋时期。东晋高僧法显曾到师子国(即今斯里兰卡)参学,该国比丘尼铁萨罗等曾应请来华弘传比丘尼戒法。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年来,中斯佛教交流又谱新篇。中国佛牙舍利应锡兰(今斯里兰卡)政府和佛教徒的迎请,于1961年6月赴锡兰供奉。佛牙舍利出巡锡兰时,锡兰政府组成以工业、内政和文化部国会秘书阿里亚达萨率领的锡兰迎奉佛牙代表团来到北京,并代表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赠送锡兰神圣菩提树苗一棵给中国。中国佛教协会组成以会长喜饶嘉措大师为团长的中国佛牙护侍团,护送佛牙前往锡兰,受到锡兰政府和广大人民的盛大欢迎和礼敬,锡兰总督和总理都亲自到机场欢迎。佛牙在锡兰两个月,巡行了8个省、9个城市,经过了15个行政区,受到300多万人的瞻礼。佛牙舍利到锡兰巡礼以及双方使节的来往,在佛教史上具有重要意义。改革开放以来,中斯两国佛教友好交流取得了进一步发展。斯里兰卡暹罗派等三大派长老多次率团访华。斯里兰卡曾多次举行上座部佛教国际大会,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法师、明生法师曾率团参加大会并访问斯里兰卡。应斯里兰卡佛教界的邀请,中国佛教协会从1986年开始,先后选派中国佛学院、云南省佛协、闽南佛学院三批学僧赴斯里兰卡留学。

  1956年,中国佛教协会应锡兰政府和佛教界的请求,集中了国内知名的佛教学者开始英文《佛教百科全书》中国部分的编撰工作。经过数年的努力,共撰写条目330篇,约150万言,并进行了英译。这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佛教学术国际合作。1961年,中国佛牙护侍团在锡兰时,锡兰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将新出版的《佛教百科全书》第一卷第一分册亲自签名赠送中国总理周恩来并郑重表示谢意。

  3、与孟加拉的佛教交流

  十世纪游学于西藏的佛教学者阿底峡尊者,被认为是中孟两国文化交流和人民友好的使者。为纪念阿底峡尊者与我国西藏的古老法缘,推动中孟两国人民友好交流的发展,中国将在西藏保存的阿底峡尊者灵骨的一部分赠送孟加拉。孟加拉国政府和佛教会于1978年6月派代表团来华迎接阿底峡尊者灵骨。中孟两国佛教界共同举行了隆重法会,中国佛教协会还将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灯论》译为汉文、英文出版。

  中国佛教协会于1983年派团参加了孟加拉国举办的阿底峡尊者诞辰一千周年国际研讨会。

  4、与泰国的佛教交流

  “黄袍佛国”泰国既是世界主要上座部佛教国家,又是中国的友好邻邦。中泰佛教友谊源远流长。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年来,两国佛教友好交流高潮迭起,盛事不断。

  1984年,泰国佛教界赠送中国佛教协会五尊铜佛像,副会长正果法师率团赴泰参加铜佛像浇铸仪式并进行友好访问。这五尊佛像分别供奉在广州光孝寺、南京鸡鸣寺等五所寺院,成为两国友好的象征。

  泰国僧王智护尊者作为泰国佛教最高领袖,于1993年首次应邀来华访问。僧王访华期间,赵朴初会长亲自到机场迎送,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亲切会见僧王。僧王先后访问了北京、西安、昆明、西双版纳,受到中国佛教徒的热烈欢迎和隆重接待。泰僧王访华作为中泰佛教友好交流的盛事载入史册。

  中国陕西扶风法门寺佛指舍利是中国的佛门圣物,应泰国政府的礼请,佛指舍利于1994年11月29日至1995年2月19日赴泰国巡礼。佛指舍利受到泰国朝野上至国王、下至普通民众的顶礼膜拜,成为中泰两国佛教界的旷古盛事。中国佛教协会的佛指舍利护送团、护法团在泰期间受到热情周到的接待。佛指舍利赴泰瞻礼供奉揭开了中泰两国人民友好交流史的新篇章。

  中国的佛门至宝——佛牙舍利应泰国政府邀请,于2002年12月15日至2003年3月1日赴泰瞻礼供奉76天,以庆祝泰国王75岁寿辰。中国佛教协会先后组成护送团、护法团和迎归团赴泰参加活动。佛牙在泰期间,接受近五百万人的瞻礼,可谓佛光普照、法喜充满。佛牙舍利赴泰巡礼使泰国成为世界上唯一既迎奉佛指又迎奉佛牙的国家,谱写了“黄袍佛国迎佛牙,中泰友谊一家亲”的佳话。

  5、与尼泊尔的佛教交流

  尼泊尔蓝毗尼是释迦牟尼佛的诞生地,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年来,与尼泊尔佛教界建立并发展了深厚的友谊。为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发蓝毗尼园的号召,中国佛教协会于1996年开始在蓝毗尼园兴建中华寺,并于2000年5月27日在尼泊尔蓝毗尼举行了隆重的中华寺落成典礼、开光法会和住持升座仪式。中国佛教代表团一行百余人参加典礼并访问尼泊尔。中国国务委员司马义·艾买提、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尼泊尔国务委员会主席拉伊玛吉出席了庆典仪式。

  应尼泊尔佛教复兴会的请求,中国佛教协会接受两批共十名尼泊尔沙弥尼来华受戒,圆满了尼泊尔佛教界重建比丘尼僧团的夙愿。在赵朴初会长的亲切关怀下,第一批五名沙弥尼于1997年11月21日至12月18日在广州光孝寺、无着庵传授三坛大戒时得受二部僧戒。经中国佛教协会安排和广东省佛教协会的支持,第二批五名尼泊尔沙弥尼在广东韶关南华寺、无尽庵受二部僧戒。这也是中国佛教协会六十年来第一次为外国沙弥尼授比丘尼二部僧戒,这对中尼两国佛教界友好关系的发展具有长远意义。

  6、与越南的佛教交流

  近年来,中国佛教协会还发展了同越南佛教界的友好交流。1999年12月越南佛教会友好代表团来访。2000年6月中国佛教协会代表团应邀访越。2001年9月以越南佛教会常务副会长清赐长老为团长的越南佛教代表团来华访问并进行佛教教育交流。2001年,以明生副会长为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访问越南、老挝、柬埔寨,受到三国佛教界的热烈欢迎和接待。2001年,福建厦门闽南佛学院(女众部)还接受了四名越南比丘尼留学;2003年6月,她们圆满完成了学业。

  四、与西方国家佛教团体的友好交流

  本着多交朋友、广结善缘、促进世界和平的宗旨,中国佛教协会积极开展与西方国家佛教团体的友好交流活动。

  1、与法国的佛教交流

  中国佛教协会于1994年1月12日至2月14日,应邀组成以净慧副会长为团长的中国佛教文化代表团访问法国并在巴黎举办“中国佛教文化展”,并开展了一系列弘法讲学活动,取得了圆满成功。法国梅村坐禅中心导师一行禅师分别于1999年、2001年、2002年率团来华访问交流,受到中国佛教协会和各地佛教界的热情接待。2000年10月,圣辉副会长应邀率团访问法国梅村坐禅中心及其在欧洲各国的分支机构,与欧洲佛教徒进行了广泛的交流。

  2、与澳大利亚的佛教交流

  为了在西方世界弘扬中国佛教文化,中国佛教协会分别于1996年、2000年在澳大利亚举办中国佛教文化展览,促进了东西方文化交流。

  3、与俄罗斯的佛教交流

  在欧洲佛教组织里,中国佛教协会与俄罗斯传统佛教僧伽会建立并发展了友好交流。以俄罗斯传统佛教僧伽会副会长吉德堪布为团长的俄罗斯佛教代表团于1997年5月16日至27日来华进行友好访问。以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丹迥活佛为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于2001年7月应邀访问俄罗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法师、副会长兼秘书长学诚法师于2003年2月24日,会见了俄罗斯传统佛教僧伽会会长堪布喇嘛阿尤舍耶夫一行。

  抚今追昔,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年来,积极参与国际间的各种组织与活动,开展与世界各国佛教徒的交流与合作。通过友好交流,不仅使世界了解了丰富悠久的中国文化,而且加深了世界各国对我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认识,从另一方面也表达了中国佛教界对祖国统一、世界和平的期冀与祝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