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6月3日,一个代表全国各地区、各民族、各宗派佛教徒的联合组织——中国佛教协会宣告成立,实现了中国佛教三大语系、四众弟子空前的大团结,成就了中国佛教史上前所未有的奇勋。今年8月下旬,中国佛教协会将在北京举行八届二次理事会暨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周年纪念会,回顾总结六十年的光辉历程和宝贵经验,把握佛教发展的殊胜因缘和大好机遇,满怀信心规划中国佛教更加美好的未来。

当前位置: 光辉历程六十年

慈悲喜舍发心光 度生随处现桥梁

——中国佛教协会慈善公益事业六十年

 

  中国佛教协会甫一成立,便发出发扬佛教优良传统的号召,其中就包括从事慈善公益事业的传统。中国佛教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通过的章程,更是明确地将慈善公益事业列为中国佛教协会的一项重要任务。中国佛教界从事的慈善公益事业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赈灾济困,(2)施医送药,(3)修桥铺路,(4)植树造林,(5)捐资助学,(6)办养老院,(7)恤贫助残,(8)放生、救助野生动物。

  六十年来,中国佛教协会慈善公益事业的开展,大约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中国佛教协会创立到1958年“大跃进”时期。这一阶段是新中国百废待兴,革命和生产同步发展时期。佛教界热情高涨,开展生产化、学术化运动,组织起各种形式的生产队、工厂和企业,从事织造、缝纫、园艺、印刷、丧葬等工作,并尽己所能,做了大量慈善公益工作。如《现代佛学》1950年1卷2期提出“我们要努力劝募寒衣救济灾民”,得到各地佛教徒的积极响应。1951年,各地佛教界出钱出力,支持国家抗美援朝,北京市佛教界开展了捐献“中国佛教号”飞机的活动。《现代佛学》1952年2卷11期,刊载了杭州慈云庵证慈尼师兴办法云儿童院以救济失学儿童的事迹。为了绿化佛教圣地五台山,该山僧人每年展开春、夏、秋三季植树活动;1953年山上僧人手栽杨柳14050株,比丘能成当选为全国造林模范。1954年,南岳全山佛、道教徒发动植树造林,各寺观热烈响应,领植了三万株以上的树苗。在1954年武汉市的防水救灾运动中,四个僧人和一个居士因忘我为人的劳绩而被选为功臣,武汉市佛教徒为分洪农村捐献寒衣。1954年,热河地方一个僧人为了响应防灾兴利的号召,一个人绿化了五座荒山;潮阳灵山还开办了僧伽农场,栽培了许多果树经济树林。

  第二阶段,从1959年到1980年,全国城乡普遍实行生产资料全民所有制或集体所有制,佛教界的各种资产基本上都捐献了出去。加上“文革”等运动,宗教界各种活动处于停顿的边缘,所以佛教界的慈善公益事业也近乎停顿,只有局部地方的一些佛教徒个人默默地救助鳏寡孤独,或为人治病,或进行植树活动。

  第三阶段,从1981年至今,随着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贯彻落实,各地寺院和各级佛教协会相继恢复活动,自筹资金进行了大规模的寺院修建,并通过各种途径实现了寺院自养,不仅减轻了国家的负担,还为地方经济的发展注入了活力。而随着寺院经济的壮大和弘法活动的开展,各地佛教界本着佛陀慈悲济世的精神,以“取之社会,用之于社会”的宗旨,积极从事慈善公益事业,许多地方还成立了各种形式的慈善功德基金会。1983年12月5日,赵朴初会长在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上,作了《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发出提倡人间佛教思想,继承中国佛教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国际友好交往三个优良传统的号召,得到各地佛教界的积极响应。而开展慈善公益事业是体现人间佛教思想的一个重要方面,以赵朴初会长为首的中国佛教协会率先垂范,并对各地佛教界给予了必要的支持和指导。

  1984年3月15日,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在北京成立,各大宗教均有代表参加。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任名誉理事,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明旸法师任理事并出席了基金会成立大会。同年5、6月份,中国佛教协会和上海市佛教协会分别从布施收入中拿出人民币五万元捐赠给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1986年3月10日至23日,中国佛教协会参与由政协全国委员会宗教组与八个宗教团体、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中国美术馆联合主办的全国宗教界赞助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募集书画展览,赵朴初会长亲为《书画功德集》作序。

  1984年11月,中国佛教协会从布施收入中拨出人民币一万元,赵朴初会长书写两幅单条墨宝义卖,中国佛学院部分师生捐赠380多元,支持修复长城的盛举。同时,中国佛教协会为抢救大熊猫的工作捐助人民币3000元。

  1985年5月10日,赵朴初会长从他在日本获得的“庭野和平奖”奖金中捐出二万元人民币,支援非洲灾民。1987年5月26日,中国佛教协会向遭受特大火灾的大兴安岭林区人民捐助人民币1万元。1988年11月23日,中国佛教协会捐助二万元,赵朴初会长捐助一万元,救济云南省临沧、耿马遭受地震破坏严重地区的佛教四众弟子。

  1996年3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阿嘉活佛及教务部清远法师赴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向遭受特大雪灾的群众表示慰问,送去价值15万元的钱物。同时,救灾慰问团还受香港明爱中心、香港旭日集团、福建福鼎慈济基金会的委托,将他们价值35万元的救灾物资一并装车运往灾区。据统计,当年全国佛教界赈灾捐款累计超过200万元。

  1998年1月11日,赵朴初会长向张北地震灾区捐款10万元,中国佛教协会机关职工和广济寺僧众捐款3万元。此外,中国佛教协会还向西藏那曲雪灾地区捐款5万元。同年2月16日,十一世班禅向西藏受灾地区捐款3万元。当年夏天,中国长江、嫩江—松花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涝灾害,为此,中国佛教协会于8月8日在北京广济寺隆重举行书画赈灾义卖周活动,赵朴初会长亲书六幅墨宝,并捐出自己积蓄的10万元,由此揭开了全国佛教界规模空前的赈灾活动的序幕。据不完全统计,当年全国佛教界共向各灾区捐款达四千多万元,捐赠赈灾物资不计其数。赵朴老常说“多难兴邦”,危难之际见真情,佛教界空前广泛地参加赈灾活动,在各级政府和各地灾民中产生了良好影响。

  在植树造林方面,中国佛教协会多次组织在十三陵水库、房山云居寺、潭柘寺周围及朴老家乡安徽太湖寺前镇进行义务植树活动。佛教四大名山和各地大小寺院无不把植树造林、绿化周边环境作为恢复和兴建寺院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均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福建连江县九龙寺、宝林寺等四所寺院的僧尼,仅在1984年就种植松杉等树苗24000多株;青峰寺、莲峰寺尼众利用山坡梯地种柑桔等果树4000多株、松杉27000多株;覆釜山僧众以认真负责的态度管理和保护成林,这些都受到当地政府的表彰。1984年,青海塔尔寺已植树2万多株,德欠寺创造园林三处,栽植松树22000株、杨树6000株,化隆支扎寺经营园林两处、苗圃一处,植树2万余株,受到当地政府的奖励。甘肃省佛教协会理事、陇西县佛教协会会长、70多岁高龄的广福法师,多年来坚持在寺旁和荒山植树造林,共修整荒山60多亩,栽种松柏等11个品种的树木6万多株,育苗2万多株。此类事例不胜枚举。

  随着佛教徒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寺院经济的逐步发展,许多地方佛教协会和有条件的寺院都建立了专门的慈善功德基金会,使得佛教慈善公益事业经常化、制度化,规模有序地发展。兹举若干典型事例如下:

  1993年7月,重庆市佛教协会在会长惟贤法师的倡导下,成立了重庆市佛教界资助失学儿童希望工程委员会,率先在佛教界支援“希望工程”,不久又成立了专门的慈善功德会。1998年,该会开展了救助贫困母亲和她读书的孩子以及特困人群的活动。据统计,该会成立以来,共资助了24000多名中小学生和3404名贫困母亲,修建了21所小学校,建立了30多所希望书屋。

  厦门南普陀寺住持妙湛法师于1994年12月创办了南普陀寺慈善事业基金会,成立伊始即提出“八万四千善行,从六个一百做起”,即一年中要奖励一百位优秀教师,资助一百名失学儿童、一百名孤儿、一百个特困户、一百位孤寡老人和一百位残疾人,这一工程在短短9个月内便超额完成。1995年,该基金会还开设义诊院,救助那些无钱看病的人。当年12月,妙湛法师因病溘然西逝,弥留之际犹不忘慈善事业,写下“勿忘世上苦人多”的遗训。此后该会在圣辉法师的领导下不断发展,救助范围遍及全国各地,目前已拥有会员25000多名。据统计,该会成立八年间累计捐资17426315.62元。其中扶贫济困、资助病残、慰问孤老、资助白内障患者共226名、资助特困老人520名,用资达7724963.98元;义诊40万人次,施药价值50万元;新建19所“南普陀希望小学”,用资总计6092746.78元;印赠各类经书上千万册,用资达3605660元;护生放生用资达297186.30元。此外,该会还帮助各地佛协或寺院建立了几十处慈善机构。

  广东是一个佛教大省,在慈善公益事业方面十分突出。据省佛教协会统计,广东省佛教界从1993年至2002年,用于慈善公益事业的资金累计达一亿一千八百万元。目前该省佛教界共有六个慈善基金会、一所养老院、一所弃婴收养所。

  湖南省佛教基金会于2000年12月15日成立。据湖南省佛教协会2003年的最新统计,该省佛教界自1953年以来,用于救灾的捐款逾800万元,其中1980年以来就逾700万元;用于社会慈善事业捐款逾600万元,其中1980年以来逾500万元;用于希望工程助学捐款逾800万元,建希望小学30多座,为小学、中学、大学生设奖学金、助学金逾300万元;植树造林逾千亩。

  上海佛教界历来就有从事慈善公益事业的传统,他们建立了两个专项基金会,每年为上海贫困家庭捐赠25万元,向上海市残疾儿童教育事业捐赠30万元。据最新统计,上海市佛教协会所属寺院、团体、经济实体近二十年来用于赈灾、扶贫等项目的捐款累计达1600万元以上;为社会各界捐赠衣物、食品、学习用具等折合人民币近900万元;在云南、西藏、宁夏、甘肃、四川等地兴建了14所希望小学;认养了近百位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宝莲禅寺为了报国土恩、回报社会,近几年通过中央统战部、中国佛教协会和地方党政有关部门,在大陆贫困山区兴建、助建了170多所希望学校,用资达1000万元。

  2003年入春以来,中国许多地方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非典型性肺炎疫情,引起了佛教四众弟子的极大关注。为动员各地佛教界做好防治“非典”工作,中国佛教协会先后发出通知和《致全国佛教四众弟子的公开信》,要求全国佛教团体、寺院和四众弟子积极行动起来,做好防治“非典”的工作,并以各种方式为国家防治“非典”作出贡献。为此,许多地方佛协和寺院还成立了防治“非典”工作领导小组,制定了一系列防治“非典”的措施,同时,还积极为国家防治“非典”捐款捐物。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佛教界共为防治“非典”捐款500多万元。

  无数事实说明,只有国家昌盛,才有佛教的健康发展,而佛教发展了,才能充分发挥其独特优势,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建设服务。中国地广人多,城乡和各地区发展不平衡,再加上处于社会转型期,难免出现弱势群体和个人。为此,广大佛教徒充分发扬佛教慈悲济世精神,积极投身社会慈善公益事业,有其重要的价值和作用。可以说,中国佛教界的慈善公益事业方兴未艾,必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