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6月3日,一个代表全国各地区、各民族、各宗派佛教徒的联合组织——中国佛教协会宣告成立,实现了中国佛教三大语系、四众弟子空前的大团结,成就了中国佛教史上前所未有的奇勋。今年8月下旬,中国佛教协会将在北京举行八届二次理事会暨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周年纪念会,回顾总结六十年的光辉历程和宝贵经验,把握佛教发展的殊胜因缘和大好机遇,满怀信心规划中国佛教更加美好的未来。

当前位置: 光辉历程六十年

利乐有情坚宿愿 普与恒沙结胜缘

——中国佛教协会会务工作六十年

 

  在中共中央、中央人民政府的关怀和支持下,经过佛教界知名的长老、居士多次会商,中国佛教协会发起人会议于1952年11月5日在北京召开,会议发表了《中国佛教协会发起书》,并成立了中国佛教协会筹备处。经过半年多的积极筹备,1953年6月3日,一个全国各地区、各民族、各宗派佛教徒的联合组织——中国佛教协会诞生了,实现了中国佛教三大语系四众弟子空前的大团结,由此揭开了新中国佛教一个崭新篇章。

  从1953年到1956年,中国佛教协会的工作正常开展,党和政府认真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宪法》对宗教信仰自由的专条规定,使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在国家根本大法上得到了确认和保障。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和一些地方佛教协会相继成立,许多著名寺院得到维修和保护,佛教徒的经教修学、讲经说法、收徒传戒、劳动生产等项活动正常进行。与此同时,中国佛教协会还加强了汉族佛教界同兄弟民族佛教界的联系和团结。当时的名誉会长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联袂进京,视察内地佛教工作,传法灌顶,这是国内各民族佛教徒团结和睦的一件大事。中国佛教协会护送佛牙舍利到云南边疆供各民族信众朝礼,密切了云南上座部佛教和内地佛教的联系。另外,中国佛教协会还多次组织少数民族佛教界人士到内地参观工农业建设,参访名山大寺。

  在这一时期,中外佛教传统友好关系也得到恢复和发展,中国佛教界同南亚、东南亚及日本佛教界的友好交往,成为中国民间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当时社会政治运动的冲击和影响下,佛教工作中也出现了失误,造成了不良影响。

  从1957年到“文革”初,中国佛教协会的工作继续开展,同时也经受了反复和挫折。1957年和1962年,中国佛教协会先后召开了第二届和第三届全国代表会议,一批省级佛教协会相继成立。在党和政府的关怀支持下,北京佛牙舍利塔得以重建。1959至1961年,广大佛教徒同全国人民一起经受了三年困难时期的严峻考验。1962年前后,在贯彻政策、调整关系的形势下,佛教事业一度出现活跃局面,中国佛教协会提出了开展佛教工作的规划。佛教教育事业进一步开展,中国佛学院增设了研究部和藏语班。收集、整理佛教文史资料的工作全面展开,佛教书刊的出版流通继续进行。

  1958年,全国汉族地区佛教界人士先后分片召开社会主义学习座谈会。在这些会议上,开展了反右派的斗争,并犯了扩大化的错误。由于“左”的思想影响,汉族地区佛教事业在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中遭到冲击,损失很大。藏族地区平息叛乱,进行民主改革,维护了祖国的统一,废除了封建特权和剥削压迫制度,取得了积极成果;但不少地方对喇嘛和寺院发生了严重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情况,使藏传佛教蒙受了巨大损失。1964至1965年,宗教工作“左”的思想进一步发展,在对宗教界进行三个主义(爱国主义、社会主义、国际主义)教育中,对喜饶嘉措会长错误地开展了批判和斗争,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在此期间,《现代佛学》被迫停刊,三时学会也被迫停止活动。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藏传佛教领袖十世班禅额尔德尼也受到了错误的批判和不公正对待。

  1966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佛教协会的工作被迫停顿,组织陷于瘫痪。全国绝大多数寺院被毁坏、占用,大批僧尼被赶出寺院。佛教界人士大多遭到批斗,有些人含冤而死。佛教文化教育单位和地方佛教协会被迫关闭,整个佛教事业遭受灭顶之灾。

  1980年冬,中国佛教协会召开了第四届全国代表会议,标志着中国佛教协会会务工作的全面恢复与振兴,全国佛教事业又踏上新的征程。1982年召开的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常务理事会第二次扩大会议,讨论并研究了全国汉族地区重点寺院建议名单、加强佛教人才培养和佛教书刊出版流通等问题,推动了佛教事业的开展。1983年,在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三十周年之际,召开了第四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会议总结了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来的工作,提出了提倡人间佛教思想,发扬中国佛教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国际交流三个优良传统的指导方针。1987年召开的中国佛教协会第五届全国代表会议,从理论和实践的统一上,阐明了佛教能够为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服务的观点,对中国佛教走上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路具有指导意义。

  中国佛教协会不遗余力地协助党和政府贯彻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宪法》、《刑法》等有关法律法规,以及中共中央、国务院有关文件与政策规定的制定过程中,反映意见,提出建议。恢复、收回和修整了一大批著名寺院,并且在中央和有关地方领导的过问和支持下,解决了将广州光孝寺、大足圣寿寺、开封大相国寺归还佛教界管理的“老大难”问题。为了加强和改进寺院的管理,中国佛教协会于1987年底召开了汉传佛教重点寺院管理工作座谈会,制定了《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和《全国汉传佛教寺院共住规约通则》,连同《关于汉族佛教寺庙剃度传戒问题的决议》颁布实施。对于侵犯佛教徒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和寺院合法权益的现象,中国佛教协会积极协助党政主管部门加以纠正。中国佛教协会还就所谓开展对“宗教神学”的批判、宗教方面形势的估量、宗教的五性(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长期性、复杂性)、宗教概念的界定、宗教工作的方针任务、保持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对宗教徒的要求、宗教与社会主义相协调的条件、政府主管部门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的涵义、抵制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的界限、政教分离与政教分开、宗教工作与民族工作的关系等一系列理论政策性问题发表了意见,受到了中央领导部门的重视。

  中国佛教协会十分注重加强藏传佛教和南传佛教的工作,多次召开藏传佛教座谈会,讨论研究落实宗教政策、活佛转世、藏传佛教自身建设等问题,对藏传佛教修缮寺院、培养人才给予了力所能及的资助。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十世班禅大师为上述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在西双版纳召开的上座部佛教座谈会,进一步密切了内地佛教界同云南边疆上座部佛教界的联系,对上座部佛教工作中若干重要政策性问题提出了解决的意见,并捐款资助上座部佛教事业。1988年,中国佛教协会与内地一些佛教协会和寺院,向遭受地震破坏的云南临沧、思茅地区的上座部佛教界捐助了20多万元救灾款,帮助他们重建耿马总佛寺等一批寺院。

  中国佛教协会除了在大力加强培养佛教人才与发展佛教文化事业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外,还本着佛陀救世济人的精神,多年来积极支持社会福利公益事业。1991年安徽、江苏等省发生特大水灾,中国佛教协会发出紧急通知,号召全国佛教徒捐钱捐物,香港、台湾及海外佛教界人士也纷纷解囊相助,共募集救灾款人民币五百万元。当年,中央政府授予中国佛教协会“抗洪抢险救灾模范先进单位”称号。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中国佛教协会还积极开展同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的联谊,以及国际间的友好交往工作。这不仅增进了相互了解,密切了联系,而且为促进祖国统一、维护世界和平作出了有益的贡献。

  1993年10月,中国佛教协会在北京召开了第六届全国代表会议,赵朴初会长作了《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的重要报告,全面回顾和系统总结了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来的历程和经验,为今后继承传统、面对现实、开拓未来制定了方针和任务,并提出了一系列的重要措施。报告着重指出:“根据当前的形势和我国佛教的实际情况,着眼佛教事业建设和发展的未来,各级佛教协会和全国佛教界都必须把注意力和工作重点转移到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提高四众素质上来。”

  中国佛教协会注重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和宗教政策、法律法规的学习,多次发出通知,要求各级佛教协会和广大佛教徒联系实际,认真学习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深入学习贯彻中共中央[1982]19号文件、[1991]6号文件和领会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得到了全国佛教界的积极响应。

  1995年以来,遵照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发表的《中国宗教界和平文告》的要求,中国佛教协会和全国佛教界于每年8月15日至20日隆重举行祈祷世界和平法会,表达了广大佛教徒渴望国家安定、人民幸福、世界和平的心愿。在此期间,中国佛教协会和赵朴初会长郑重声明,反对达赖喇嘛违反西藏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干扰和破坏十一世班禅转世灵童寻访认定工作的倒行逆施。全国各民族佛教徒一致拥护按照金瓶掣签的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认定的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却吉杰布。1997年和1999年,中国政府对香港和澳门恢复行使主权,结束了中华民族近百年的屈辱历史。全国佛教界以高昂的爱国热情,纷纷举行法会、座谈会、展览会、笔会,以各种形式庆祝港澳回归。在赵朴初会长的领导下,中国佛教协会率先开展了对邪教“法轮功”的揭露批判。在与“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斗争中,中国佛教协会被评为“全国同法轮功邪教组织斗争先进集体”。

  中国佛教协会在落实宗教政策、制止侵权行为、维护佛教合法权益方面,通过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就宗教理论、宗教政策、宗教立法、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依法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等关系到宗教工作全局的问题,表达观点,提出意见。针对各地落实政策的重点和难点问题,例如银川承天寺、西安青龙寺、北京柏林寺等,以及企业办庙、非佛教团体滥建露天佛像等现象所反映出的违反宗教政策、侵犯佛教界权益和管理体制不顺等问题,向党政有关部门提出意见和建议,并多次派出调研组分赴各地进行考察,促进了问题的解决,密切了同广大信众的联系,维护了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为了落实加强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和组织建设这一重大历史任务,中国佛教协会主要进行了如下工作:一是抓好组织落实。中国佛教协会第六届全国代表会议设置了佛教教制工作委员会、藏传佛教工作委员会、南传上座部佛教工作委员会等专门机构,召开省级佛教协会组织建设工作座谈会,制定并发布了《关于加强省级佛教协会建设若干问题的意见》,促进了省级佛教协会的组织建设。二是抓好制度落实。针对汉传佛教自身建设存在的现实问题,制定中国佛教协会教制建设的三个文件,即《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传授三坛大戒管理办法》、《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住持任职退职的规定》、《全国汉传佛教实行度牒僧籍制度的办法》。三是抓好工作落实。在佛教自身建设方面,重点加强对传授三坛大戒的管理工作。通过上述工作,僧尼队伍得到壮大,素质得到提高,佛教自身建设得到明显加强。

  由于宗教政策的贯彻落实,各地佛教界自筹资金,新建和重建了一大批寺院,一些年久失修的重点寺院(包括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都得到大规模维修,使寺院的各项弘法利生事业得以顺利开展。遵照佛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各地寺院积极开展救灾、扶贫、义诊、养老、助学、植树造林等社会慈善公益活动,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

  中国佛教协会遵照《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纪要》精神,注意加强佛教教育和佛教院校建设。中国佛学院新建了教学楼,改善了教学条件。通过举办中国佛学院四十周年、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十周年庆祝活动,促进了佛教院校的教学工作。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鼓励和支持中国佛学院和一些有条件的地方佛学院邀请境外佛教学者来院讲课,开拓了学僧知识面,效果较好。同时,为了多渠道培养人才,继续选派学僧出国深造。

  中国佛教协会编辑和出版了一批质量好、品位高的图书和期刊,赢得了学界和社会各界的普遍欢迎。通过纪念中国佛教两千年活动,深入宣传了佛教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与作用。在法律、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一批有条件的佛教协会和寺院纷纷创办了佛学研究所、佛教博物馆、佛教图书馆、佛教杂志,建立佛教电子数据库、开设佛教网站等。通过以上活动,涌现出一批文化水平较高、年富力强的佛教教育人才和佛学研究人才。

  中国佛教协会遵照“在教言教、爱国爱教、爱好和平”的原则,积极发展同各国佛教界的友好交流。继续发展了同日本、韩国佛教界的“黄金纽带”关系。通过两次护送佛牙舍利赴缅甸巡礼供奉,先后送佛指、佛牙舍利赴泰国巡礼供奉,加深了与东南亚佛教国家的传统友谊。除了接待日本、韩国、朝鲜、印度、尼泊尔、缅甸、泰国、越南、老挝、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美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家佛教界友好人士来访外,还分别组团赴日本、韩国、缅甸、尼泊尔、泰国、越南、斯里兰卡、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法国等国家进行友好访问。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实现了十世班禅大师和赵朴初会长在佛陀诞生地尼泊尔蓝毗尼兴建中华寺的愿望。中国佛教协会还积极参加“世佛联”、“世宗和”、“亚宗和”、“世界宗教领袖会议”等重要国际活动,对增进国际合作与维护世界和平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法师、净慧法师、学诚法师先后参加日内瓦国际人权会议,宣传中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揭露“法轮功”邪教本质,维护了佛教正信,捍卫了国家尊严。

  中国佛教协会十分重视与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佛教界的友好交流,如组团参加香港天坛大佛开光法会、护送佛牙舍利赴香港供奉、护送玄奘大师顶骨舍利赴台湾玄奘大学供奉、护送佛指舍利赴台湾地区供奉瞻礼、在厦门南普陀寺举行由两岸四地佛教徒参加的降伏“非典”国泰民安世界和平祈福大法会等活动,均影响深远,意义重大。两岸四地佛教界的频繁交往,增进了彼此间的了解和深厚的法缘、血缘、亲缘关系,对推动祖国和平统一大业的早日实现,起到了积极作用。

  2000年5月,深受全国各民族佛教徒衷心爱戴的赵朴初会长与世长辞。赵朴初会长是新中国佛教界的杰出领袖,他伴随和领导中国佛教协会走过了47年不平凡的历程,中国佛教事业的恢复振兴以及取得的各项成就,无不凝聚着他的心血与汗水,他的逝世是中国佛教事业的重大损失。近十年来,贡唐仓活佛、圆拙法师、明旸法师、真禅法师、茗山法师、却西活佛、妙善法师、妙湛法师、宽霖法师、清定法师、明开法师、遍能法师、仁德法师、李荣熙居士等一批高僧大德也相继辞世,四众弟子无不痛悼。

  值得庆慰的是,2002年9月,在中央党政主管部门的关怀、支持下,中国佛教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在北京召开,产生了以一诚法师为会长的新一届领导班子,顺利实现了中国佛教协会领导人的新老交替,佛教事业出现了崭新的面貌和气象。近一年来,新一届领导班子在贯彻中共“十六大”精神、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和第七次佛代会精神,加强机关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协助政府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维护佛教界的合法权益;加强佛教自身建设;开展佛教文化教育、宣传出版和学术研究;进行对外友好交往与海外联谊等方面做了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受到党政主管部门和各地佛教界的高度赞誉。

  总之,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六十年来,为新中国的团结与稳定、文明与进步、繁荣和富强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谱写了光辉的篇章。在政通人和、法轮常转的今天,中国佛教协会必将团结全国三大语系各民族佛教徒,坚持爱国爱教传统,高举“人间佛教”旗帜,实现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伟大理想,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祖国统一、世界和平、人类幸福贡献力量。